刚刚更新: 〔男神今天又求婚了〕〔我行走在诸天世界〕〔嫡女嚣张:鬼王独〕〔宝贝老婆,乖一点〕〔宴先生,她回来了〕〔妃同反响〕〔超牛女婿〕〔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婚宠:霍爷的〕〔仙师无敌〕〔贵女重生:侯府下〕〔青梅很强势:小狼〕〔我,活了万年〕〔超时空魔咒〕〔名门凤归〕〔萌宝来袭爹地超级〕〔造个系统来读书〕〔在冬天中央等你〕〔施法诸天〕〔公子别客气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第1009章 隐竹的身份
    他们喉咙都被割破了,流出了血。

    他们死了。

    他的师伯师叔师姐师兄都死了,师傅身后也是尸体,全是他宗门内的师兄弟。

    唯独他师傅还活着。

    他们阵宗覆灭了!

    元烈眯了眼睛,自然不会听这老头的话,挥手,力量即将爆发出来的时候。

    阵宗宗主动作极快跪倒元烈的跟前,距离一米的地方。

    “不要。”阵宗宗主压低,似是带着强大的痛苦。

    “他是你族人,他是神龙族的人!”

    元烈手顿时定住了。

    也在这个时,阵宗宗主不顾隐竹瞪大的眼眸,直接拉住了他右手,然后推开他的衣服,露出了白皙胳膊,不知道他手上抹了什么东西,瞬间在隐竹的手臂上出现了一个五叶草的图案。

    隐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上居然还有这个印记。

    阵宗宗主带着愧疚看着隐竹,老泪纵横,“隐竹,是老夫对不起你,是老夫当年藏了你的母亲,强了她,目的便是为了让她生下你,怕你身份暴露,最后去母留子,将你给你现在的父母抱养,甚至为了不让人看出异样,给你喂养克制你本该属于你修炼天赋。”

    然后颤抖的从自己的袖子中拿出了一个药瓶,“这是解药。”

    隐竹不敢相信。

    “当初杀你一族,我们阵宗每一个人都有份。现在死了,也好,也好!”

    在阵宗宗主开口说那番话的时候,元烈便直接用冰屏蔽了那些人的耳目。

    加上阵宗宗主说话的声音很小明显不想让其他的人听到。

    说完这番话之后,阵宗宗主慈爱的看了眼隐竹,然后正正经经的看向元烈,直接跪下,“隐竹是无辜的,被我们蒙骗了。神龙族虽然灭了,但老夫知道,您是那一族的嫡脉,隐竹是你的族人啊,求您放过他。”

    说完之后,磕了几个响头,拿出匕首狠狠刺入自己的心脏。

    见到这一幕的隐竹已经说不出话了,但双眼却蓄满了泪水,夹杂着痛苦说不出的复杂。

    元烈依旧面无表情,对于猎杀过他族人的人,死了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心疼的。

    可这个隐竹,该怎么处置?

    眼眸轻抬,可以见到他的前面突然多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中年男子。

    他听到多少?

    元烈下意识的想要出手,击杀他。

    只见此人轻轻一抬手居然破解了他的寒冰。

    转而一闪便从元烈的眼前消失了。

    从这个人出现到消失的时候,远处许默似是察觉到了他气息,看了眼萧芸溪的方向,闭上眼睛,等到睁开的时候变得淡然,然后一闪便离开了。

    元烈眉头轻皱的看了眼掉落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隐竹,暂且留他一命,等萧然发落。

    江枫周福此时正对付这浑身被黑色气息以及虫子围绕在身侧的螟蛉国的人。

    不得不说,这随处可见,却又不能随意触碰的虫子,真真烦人。

    他们的人也因此死伤不少。

    比起其他的人,螟蛉国的人显然更加难以对付。

    突然冰冷的寒气袭来的时候,螟蛉国穿着法袍的国师本来勾笑的嘴角僵硬了下,挥动手中的权杖,黑气更胜的将他包裹住了。

    若是仔细看,可以清楚的见到他周围哪里是黑气,明明是密密麻麻很小的虫子。

    在他身边翻滚着,吞噬着一切靠近他的异物,包括武器,仿佛任何材质的武器在他面前都会被吞噬一样,更何谈血肉之躯的人类。

    可纵使如此,随着他周围的寒气越来越重,那黑气似是开始凝结出冰花,转眼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住了,还保持着围绕他的样子。

    咯吱咯吱的声音,法袍中那双阴毒的眼眸瞪得极大的看着他权杖上的蕴养蛊虫的水晶球。

    冻结上了,老者迅速的扔了法杖,逃离出这冰冻的地方,可已经来不及了。

    这冰不似寻常的冰,里面含着巨大的力量,若是一般的冰,是无法如此的对付他耐寒耐热特殊炼制出来的蛊毒的,包括他体内的生命之蛊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但现在他体内的蛊烦躁不已,这是遭受到巨大威胁的时候才会如此。

    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头,当见到那俊美如天神一样却丝毫没有表情的脸出现的那一刻,国师下意识的拉了旁边的人阻挡,果然未曾见到他出手,他前面的人便冻结了成了冰块。

    而本来对付他的江枫以及周福两个人,见到了自家爷过来了,江枫收起了身上暴躁的力量,脸上的红色鼓起的血丝也在缓缓的消失,最后恢复了平常清秀的样貌。

    挥着沾满血的扇子,似是感觉到这腥味,顿时皱了眉头,将手上的扇子一扔,不知道从那里又摸出了一把新的扇子,外带了一个香囊,使劲的闻了下,似是闻到了他喜欢的味道,那皱着的眉头才舒张开。

    然后看好戏一般的看着不断躲藏逃跑的国师。

    最后整个身躯被冻住,那些从他身上跑出来的各种各样的蛊还未接触到他家爷伟岸的身躯便冻住了。

    “冰之力,可不是那么简单。”江枫风凉的说道,然后看着面对着他的国师身上包括法袍冰霜凝聚,最后冻成兵人。

    江枫没有半点留手的趁机往他身上扇了一扇子,这犀利的风带着力量,直接将国师切成两段,下落的时候触碰到了地,碎裂成了渣渣,至于他体内的那些蛊毒,同样碎裂了。

    “有时间养蛊,还不如想想怎么增强自己的实力来的实在。”那些外在东西,总有靠不住的时候。

    萧然与元烈此时给所有九州大陆的人上了十分深刻的一刻,什么叫做实力至上。

    并且这超出他们常识的实力,也许正是蓬莱仙岛那些人的实力。

    强大的让他们遥望不及。

    却更多的也是向往,向往这种力量。

    萧然这边,因为萧芸溪没了珠子,光有五行之力的火之力,更不是萧然的对手。

    她也眼睁睁的看着她养大的六翅烈焰鸟在被萧然击杀之后,残忍的被白泽小白以及血蟒分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极品逍遥少年〕〔我一定是到了假的〕〔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柳潇潇的结局〕〔神医毒妃太嚣张〕〔特种兵之神级教官〕〔总裁爹地:敢不敢〕〔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无敌从满级属性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