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巧女喜当家〕〔升级太快怎么办〕〔英雄学院之我的个〕〔爱上神秘总裁〕〔按摩圣手〕〔灵驭星魂〕〔道烬沧桑〕〔末日起源录〕〔宗主日记〕〔阴师〕〔宇天域主〕〔奇门风云录〕〔修道红尘间〕〔我能看见经验值〕〔万古第一骚〕〔天渊路〕〔逆神寻路〕〔浩瀚仙魔〕〔末世之剑指星空〕〔异界之最弱龙骑士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第1019章 容玄宗
    然后眯成线的眼睛看向元烈,“齐王,师妹我们就交给你了,尽管她可能不会需要你帮什么忙。”

    嗡,萧然明显感觉到元烈身上的冷气直接上升,毕竟她这师兄明明白白的说她萧然不需要元烈一样。

    可任天涯却没有任何退缩,伸出胖乎乎的手,拍了拍萧然的肩膀,“师妹,保重。”

    “本来也想跟师兄说保重。”萧然是半点客气都没有的捏了自家师兄胖的比她大腿还粗的胳膊,全是肉,因为皮肤好软软绵绵,而且还白,但油腻啊。

    “师妹我还是喜欢师兄正常的体态,帅气俊美,比现在好看多了,若是师兄恢复之前在天音阁见到的样子,铁定有大把的姑娘不要钱也往你身上扑。”

    “是么!”任天涯拿回自己的手摸了摸肉乎乎的下巴,嘴角含笑,“师妹喜欢。”

    然后特地的看了眼元烈。

    元烈抿嘴。

    “喜欢啊,只要是帅哥都喜欢。”

    “行,下次见面,师兄就瘦回来。”虽然如此说,任天涯显然不太愿意,对自己的满身肥肉万般不舍啊。

    萧然看得出来,她家师兄估计也就说说而已。

    “还有我,萧然下次你在见到我,你师姐一定会变成,嗯。”想了想曾经萧然对她说的话,“善解人意的知性美人。”

    说完自己都狂笑了起来。

    “小然儿。”

    看着刚刚还严肃的胡子拉碴的大汉师傅,眼下马上泪眼蒙蒙的起来了,若是放到二十一世纪演哭戏绝对不要眼药水,谁来就来。

    “徒儿知道师傅舍不得。”萧然忙开口,“但,师兄不是说了还会见面的么,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也是。”转眼,她家师傅袖子一擦,哪里还有什么泪水,但看向元烈的时候,眼神多了一丝霸气之感,“王爷。”

    让萧然没想到的是,元烈冷淡的神色多了明显的尊重?

    当她师傅是长辈的原因么?

    可面对封老他都未曾如此。

    “别的且不多说,若有一天你让我家小然儿伤心了。”药王嘴角微勾,看上去莫名有种严厉不可逾越的感觉,“我必定会让王爷付出惨痛的代价。”

    “元烈谨记。”元烈微冷的眼神似是带着承若。

    “如此甚好。”随后又恢复了邋遢大汉的样子,“本来还想要看看我那两个小徒孙了。想到小包子还要静养也只能作罢了。”

    随后又感叹了两声,但也与任天涯任盈盈一样露出了对萧然的不舍。

    萧然也趁机送了她不少的水果给他们,毕竟那些水果出自她空间,十分甘甜。

    三个人因为早已将萧然当成了家人自己人,自然没什么客气的。

    并且任天涯药王练出的丹药虽然不怎么好,却还是挑选了比之前拍卖会还要好的丹药给了萧然。

    而这些丹药可用了天音阁最好的药炼制出来的。

    将三个人送到门口后,萧然没有看到来接任盈盈离开的人,也没有询问元烈是否查了这件事情。

    与元烈一同回房间的时候,萧然想起了一个人。

    “容大哥呢?”许默那天阵法破了就离开了,她也是看到了,那身手明明她已经是灵阶六层了,还是看不透,可见许默一定不是九州大陆的人。

    想来也是,当初他能随便在锡州找个大家族的当少爷,那么在九州大陆又怎么不能有个掩人耳目的身份了,只要给他们足够多的利益,在不触犯他们安危的情况下,谁不愿意接受,况且依照他本事根本就不需要靠他们的家族做些什么。

    万一他们家族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他还能帮衬帮衬,如此一举几得的事情,傻子才不做。

    想来若许默真的来着蓬莱仙岛,那么青丘许家还能得到其他的优待。

    这可是对他们许家来说,十分荣幸的事情。

    元烈没有回答萧然,带着她往另外的方向去了,是这个院子内的客房。

    毕竟这院子内房间很多,还与江枫等人的特地隔开了。

    萧然推开门就见到那房子厅内坐着瘦弱不堪的人,面色苍黄,眼神暗淡无光,在他前面的桌子上摆了饭菜。

    萧然看了下天色已经中午了,旁边还有伺候的仆人,静静的等待。

    可饭菜没有动过。

    “拜见王爷王妃。”旁边的仆人见到萧然与元烈进来之后,单膝跪地行礼,然后退居到了外面。

    纵使如此,容玄宗也没有动作。

    直到萧然走进他,看着他无华瘦弱的脸,轻声叫到,“容玄宗?”

    在萧芸溪的前世里,萧然见到容玄宗曾对她做过许多不好的事情,但都是萧芸溪蛊惑他做的,甚至还差点伤害过小包子,却因为不忍,从萧芸溪手中又将小包子放走了。

    为此引得萧芸溪大发了一通脾气。

    熟悉的声音让容玄宗微微抬了头,恍惚中看到萧然那张绝美的容颜。

    微微一笑,笑容苦涩难看,“她死了。”

    萧然皱了眉头。

    “我对不起义父,也对不起你。”容玄宗忙低着头咳嗽了起来,见到萧然朝着他手腕伸出手的时候,忙将自己的手腕收紧。

    “你病很重,而且身上还有伤需要处理。”若是前世萧然杀他真的不会留情,可今生不同,他没做过什么坏事,甚至为了护住她父亲,自愿留在萧芸溪身边任其发泄脾气。

    萧芸溪死的时候也没有出手阻止,关键时刻还帮了她一把。

    容玄宗却摇头,嘴唇发白,且有些偏紫。

    “我不需要治疗,这样挺好的。”

    萧然看到他眼神带着坚定,然后收回了手,看了眼那未曾动过的饭菜。

    “等小包子好了,我让他来见见你。”

    容玄宗的笑容温暖了许多。

    小包子也是有医术的,希望他能改变心意。

    但也仅这一次,算是对他帮忙的报答。

    若他还执意要死,萧然不会拦着。

    说完,转身便走了。

    容玄宗看着萧然的背影微微出神,然后将眸子放到了在她身边一直未曾开口默默守护她的人。

    两个人的背影都如此的契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上门龙婿〕〔大龄剩女之顾氏长〕〔重生之都市狂仙〕〔花掉1000000亿〕〔重生之都市仙帝〕〔误惹摄政王:臣女〕〔武极神话〕〔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都市绝品狂尊〕〔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都市最强龙尊〕〔奶系甜心:吸血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