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成狂:闪婚总〕〔我,穿梭在影视万〕〔NBA之老兵不死〕〔修行路上我有树〕〔神医嫡妃:邪王宠〕〔极品狂医〕〔名媛S小姐大曝光〕〔重装天师张狗蛋〕〔末日赘婿〕〔第七财团〕〔网游之一剑覆天〕〔营销大亨〕〔萌宝来袭:爸比九〕〔我家别墅穿诸天〕〔明教教主〕〔午夜中介所〕〔我就是人懒钱多〕〔灵鼎山人传〕〔武神龙尊〕〔重生之天帝归来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劫主 第九百六十三章 鱼会死,网不会破
    雷光震世,魔息滔天。

    随着青阳宗与独角魔候率领的魔物大军正面相抗,死寂一片的魔地之间,骤然间乱将了起来,到处可见抱团私杀的混乱,你来我来,魔息仙光,一团一团,一片一片,夹杂着鲜血与残骸碎肢飞在漫天之中,巨大的法舟撕开魔物战阵,犀利剑光绞杀了成片的魔物。

    魔物凶残可怖,但青阳宗弟子却也一往无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青阳宗便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妖魔必须死!”

    这句话已经喊了三千年,早已印在了青阳弟子心间。

    所以无论是之前对抗大劫与魔偶,还是后来征战神族,青阳宗从未后退过半步。

    在这等大战之前,青阳宗终究还是势盛了一筹。

    这一众魔物散漫不堪,虽然有三、四代魔偶牧守着它们,但天性里的混乱是改变不了的,因此初上遇上,其势无匹,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些魔物反而愈发的势弱,青阳宗弟子却合纵连横,彼此配合,诸般大阵施展了开来,越来越沉稳,发挥出来的实力也越来越强。

    不仅是抵住了魔物的攻袭,还在稳狠压向前去。

    战阵之上,魔物凶狂之势已被压住,而在上面半空之中,青阳宗主陆青官与独角魔候之战也正激烈万分。

    独角魔候实力本就不弱,尤其是在这滚滚魔息之中,更是如虎添翼,本拟对上了陆青官这等没有踏入大乘境界的修士,应该赢的并不艰难才是,却没想到,这位平日里异常低调的青阳宗主,在这一次居然爆发出了超人想象的力量,远比外界评价更高!

    一番大战之下,独角魔候也已用尽了手段,却半点便宜也没占到。

    眼见得周围战局之中,自己一方已不占优势,而自己面前,除了这青阳宗主之外,还有几位长老也在虎视眈眈,分明伺机出手偷袭,心间惊惧之下,便也有意识向后退缩了起来。

    愈是退入魔地深处,魔息愈浓,他们的优势便也更明显。

    而如今,攻入了这片魔地的,不仅仅是青阳宗。

    仙盟在这一次,联络了各部仙道势力,齐攻魔地,青阳宗作为当世最大道统之一,选择了从正南方向攻来,而其他各方,也有仙道势力攻来,浩浩荡荡,随着战圈的收缩,他们便也渐渐有了交集,青阳宗弟子们,已经远远可以看到一些正在左近与魔物们交手的势力。

    “哗啦……”

    正在与魔物们厮杀中的青阳宗弟子,忽见得西方有一片魔云翻天。

    转头看去,便见到半空之中,有一只背生黑色双翼的禽状魔物,身形足有数百丈之长,两只魔翼向下拍击,天地之间,便狂风骤起,大地都一层一层的被掀翻了起来,那等威势,别说直迎着他这凶狂之势的人,就算是如今距离如此之远的青阳宗弟子,也不仅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心间生出惧意。

    “那个,应该是黑翼魔候吧?”

    有人低声叫了出来,知道这魔候乃是十大魔候里面凶名极盛的一位。

    实在不知如今正抵挡着它的是谁!

    “孽畜,何敢猖獗?”

    正思及间,便听得一声暴喝声响起,在那黑翼魔候头顶之上,忽然有一道人影踏破无尽魔息,从天而降,只见那人身穿白甲,生得瘦削,一脸苍须,双手之中,各持一道烂银长枪,犹如流星一般划过了虚空,像是船浆在水面上划出了长长的痕迹,他的长枪过处,也在虚空里拉出了两片法则涟漪,同样像是两只巨大的翅膀,反而从半空之中向黑翼魔候镇压了下去!

    “那位是……”

    “……白甲战仙韦龙绝!”

    众青阳宗弟子见得了这一幕,心里皆有些激动。

    没想到就在他们西面进攻的,居然乃是七大圣地之一的八荒城,更没想到,可以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看到名满天下的八荒城主亲自出手,与这凶名昭著的黑翼魔候厮杀!

    八荒城作为天下七大圣地之一,向来都是名满人间。

    尤其是在对抗大劫与魔偶,还有与神族征战的这若许年里,更是立下了无尽功德,天下修士对八荒城的这份敬意与尊崇,乃是发自内心的,而如今提起了八荒城,便不得不想起两个人来,一个是如今的八荒城主韦龙绝,另一个便是魔边十大神将之首的仙将云舟。

    他们两人一个镇守魔边,一个征战天下,乃是八荒城的代表人物。

    尤其是,他们二人,也皆是如今的仙道十尊中人。

    仙道十尊,便是如今的仙道之中,修为境界最强最高的十位大能,强势无匹,每一位都是不世出的绝顶人物,震古铄金的存在。

    曾经有人说过,如今的魔地也好,神族也好,只要仙道十尊肯一起出手,都不会成为问题,只是也不知为何,这两千多年来,已经极少见到仙道十尊里的人出手,他们面对天元这混乱的局势,一直都袖手旁观,不知在想些什么。

    无论如何,此时忽然见到了这仙道十尊里的当世强者,青阳弟子们自然心情澎湃。

    “哗……”

    白甲战仙韦龙绝两道银枪自空中划落,结结实实打在了黑翼魔候两道遮天大翅之上,巨大的力道从天而降,犹如整座天地都镇压了下来,任是黑翼魔候的修为,在魔地十候里面已是排名在前的佼佼者,在这时候也是厉吼一声,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来,半空里的魔息都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向上浮了过去,似要将他接住,但却还是被他穿破魔息摔到了地上。

    大地震颤,道道龟裂痕迹向着远处蔓延。

    黑翼魔候挨了这一下重击,闷吼连声,才忽然掀起万丈岩屑,生生爬了起来。

    这也亏得是在魔地之中,周围皆是充斥了魔息,宛若另一个天地,大乘修士在这魔息之中,实力是被削弱了一些的,而这些魔物在这魔息之中,实力却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加持。

    否则的话,仅仅是这一击,恐怕便可以要了黑翼魔候的性命。

    “尔等仙道,居然如此霸道,非要灭吾转生一族才肯罢休吗?”

    正在八荒城主韦龙绝大步赶上,似乎要对黑翼魔候痛下杀手之际,忽听得远处有人痛吼,然后见得魔地深处,凭空出现了无数座高大无比的青铜门,里面黑烟滚滚,数道强横无边的黑影从中钻了出来,一个个皆生得形貌殊奇,魔意滚滚,而御下则是一支一支的森然魔物大军,如潮如海而来,似乎是整个魔地里面的魔偶与魔物,都在这时候从深处涌了出来。

    便是在这三千里,天元也很少出现这样规模的大战。

    那无尽魔物,远远排了开去,浓的像是海,其数简直可以百万来计。

    而在这大军之上,道道黑烟凝聚,足有六七位魔候现身,统率着一只又一只的三代与四代魔偶,在这魔地之上,有若神魔,高高在上俯视着人间修士,目光森森凶性难掩。

    一直在向前冲锋的青阳宗弟子与八荒城将士急急收住了脚。

    看这形式,怕是捅了马蜂窝,整个魔地里面的魔物们全都涌了出来了。

    他们这点人数,与对方相比如同天壤,恐怕冲了上去,立马就是一个被吞没的结局啊!

    正在考虑要不要暂行后退,且避其撄之际,忽然间在他们的后方,声声战鼓响起,震彻天地,其音律简单,但却沉重,每一下都仿佛敲击在了人心之上,让人热血沸腾……

    “魔偶与人间,一方是死,一方是生,当然非要绝灭了一方才行!”

    远处的滚滚黑烟里,有一个声音森然响起,由远及近。

    “哗啦……”

    忽然间有剑光自远处来,将近前的魔息绞碎,露出了一条通道,而后只见得数千名袍服作黑白两色打扮,背后负剑的修士赶了过来,每一个都气机锋锐,仿佛自身便是一柄剑,无数道剑气凝聚在了一起,哪怕气机不动,也有剑气倾泄,将这一片天地分割成了一片一片。

    “洗剑池的人到了……”

    青阳宗弟子皆目光欣喜,转头看去,目光落在了为首一人的身上。

    那人容貌生得甚是丑陋,有着无尽的疤痕,甚至一只眼睛都变成了灰白色,但身形倒显得瘦高,脖子上围了一件灰暗的狐裘,双手背在了身后,有一柄黑色的剑悬在了他身边。

    “白狐剑首居然亲自赶来……”

    望着那男子,众青阳宗弟子里又心生无尽涟漪。

    对于这位洗剑池的传奇剑首,他们也知之甚详,实在是此人经历精彩至极。

    据传他本是洗剑池白袍剑师,位列真传,地位尊崇,但却曾经在洗剑池三出三归,三次叛离了洗剑池的剑道,又三次回归洗剑池的剑道,据说是因为他生出了心障,认为洗剑池的剑道不够强大,也不够圆满,所以想尽了一切办法去补足洗剑池的剑道,追求无缺。

    第三次叛出之时,他被洗剑池长老擒住,扔进了剑池之中,自此之后容颜大毁,性情大变,但还是活了下来,而后蛰伏百年,再度回到了洗剑池,这一次,他已剑道大进,一人一剑,屠尽了不尊自己剑道的同门,用一种近乎冷血的手段,将洗剑池牢牢握在了自己手里。

    到了这时候,已经有许多人称之为邪剑修。

    可就是这位邪剑修,曾经在与魔偶和神族的大战里,一人一剑守玄关,屠尽十万魔军,凭着这份功德,硬生生让世人将他这“邪剑修”里面的这个“邪”字,给抹去了。

    “唰……”

    白狐剑首现身之后,并未多言,只是冷目向前扫去。

    场间形势,尽归于眼底,而后他便直接一步踏出,黑剑飞到了半空之中。

    一片流光暴闪,现出了无尽黑色剑影,犹如瀑布。

    半空之间,乌云暴涨,一柄一柄的剑影紧密排列,自半空之中斩将了下来,让人讶异的是,那些剑影,看起来居然像是真实的,而且每一柄剑,走的剑道都不一样,像是穷尽了剑法之变化,虽只是一剑斩出,却可以给人一种包罗万象,穷尽天下剑道之意,玄妙无端。

    “嗤”“嗤”“嗤”

    一剑斩去,足抵千军万马。

    汹涌而来的无尽魔物,在这一剑之下,不知被粉碎了多少。

    便是大军碾过,都不见得如此时般干净!

    “屠我族群,便不怕遭了天谴吗?”

    前方的黑色大门之外,两道魔息森森的身影忽然交织而来,其中一个,乃是身披黑甲的白骨将,手持白骨化就的长枪,另一个则是生得人身蝎尾,身上披着一张散发出腐臭气息披风的男子,仔细看去,可以看到那披风之上,赫然便是一张又一张的人皮缝合而成,最关键的是,那些人皮居然像是还活着,脸上露出了无比痛苦的表情,一直无声张口呐喊着。

    这赫然又是两大魔候,此时联手向着白狐剑首攻了过来。

    “若被天谴覆灭,那剑便不是真正的剑!”

    白狐剑首不喜多言,但听着这两大魔候的话,却意外的多说了一句。

    而后他抬手向着空中一抓,将那一柄黑剑抓在了手里,在身前轻轻一横,天地之间,便似乎关上了一扇大门,这世界分隔成了两个,两大魔候的神通,尽皆阻在了外面……

    “魔地覆灭,便在今日!”

    虚空里,又响起了一声轻叱。

    远远的,只见到一团仙云迅疾自南方而来,云内现出了一尊一尊的女将,皆身披金甲,英姿飒爽,立身于最前方的一个,乃是身穿黑袍,雍容华丽,眉宇之间,颇有英气的老妪,她手里执着一个拂尘,无尽尘丝在空中飘扬,仙云还没有到时,那尘丝便已如银瀑一般向前涌了过来,接下了一尊正在伺机从白狐剑首背后偷袭的魔候,动作轻盈而从容……

    “忘情岛……”

    “忘情岛也来了……”

    “那位,便是忘情岛的吴妃老祖宗吧?”

    场间各部弟子更是兴奋异常,接连看到圣地现身,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具信心的事情。

    尤其是在如今魔地妖物尽出,大势碾压之时。

    “哗啦啦……”

    还不等他们的惊喜之声落下,东方远处,又有黑云破开,露出了一部一部,战甲鲜明的大军。

    每一部大军前面,都立身着数位气机横狂的老修,身边打着硕大的战旗,有的为“王”,有的为“陆”,有的为“秦”,任何一方的气魄,都不输于当世大道统,而可以有这么多的势力联合率大军而来,那么这些势力的来历便不难猜测,正是中州诸世家率兵赶来了。

    青阳宗与中州诸世家的关系向来尴尬,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如今众青阳弟子见到了中州诸世家赶来,心里多少也有了些底,只是抬眼望去,又不免有了些失望……

    中州诸世家,向来以东皇山为首。

    他们看到了中州诸世家赶来,但却没有看到东皇山道主现身。

    可惜,这最后一战,居然还是看不到这位仙道十尊之中排名第一的大圣人出手。

    “这一次,尔等仙道果然要拼个鱼死网破了么?”

    眼见得仙道一方,赶来的大势力越来越多,魔地大军之中,也有无数人狂吼,其中一人,乃是生得三首,各有一面,或喜或怒或悲,如今三颗头颅同时狂吼,坐在了一辆白骨战车之上,魔息荡荡,直向前赶来,身上六只手臂,各持一件黑色魔宝,同时向着正陷入了与独角魔候大战的青阳宗宗主陆青官身后斩了过去,居然想要趁此机会,先除去一位强敌。

    “何止是仙道……”

    但也就在他六件魔宝几乎皆要同时斩在了陆青官身上时,忽然一个声音淡淡响了起来。

    “唰!”

    几乎与此同时,一道血光划过。

    那三首魔候颈上的三颗头颅,居然于此一霎间,同时飞了起来。

    而在三首魔候身后的虚空里,则出现了一个身材魁梧至极的大汉,他看起来也不知多少寿元,整个人身高十丈,右手提了一柄黑色的大刀,左手却抱了一个花瓶在怀里,一身肌肉,便如生铁铸就,身形微动之时,有无尽的红莲之火,于虚空里若隐若现的燃烧着。

    “难道是……”

    众青阳宗弟子见到了此人,皆想起了一个传说,心间微微激动。

    但还不等他们说出口来,西方虚空里,已缓缓出现了一支黑色大军,那赫然是一支魔意缠绕的大军,数量不多,约有百余人,但这百余战士,却每一个都沉默如生铁,手里皆持着各种诡异的魔宝,给人一种森然可怖之意,仅仅是站在了那里,缓缓向前走来,便可以隐约看到他们头顶之上,有无尽的血气与魔气,交织缠绕着,像是一只变幻不停的魔兽。

    大军前面,却有一个瘦削的老头儿,举着一杆烟袋,笑眯眯的抽了一口。

    缓缓吐出了烟圈,露出只剩了两三颗牙的嘴,笑道:“鱼会死,但网破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柳潇潇的结局〕〔[主文野]横滨恋爱〕〔第一战神〕〔手机系统有点坑〕〔快去创造世界〕〔灰烬之燃〕〔捡来的男人登基了〕〔神话之我是传奇〕〔重生做神医〕〔葫芦娃里蜈蚣精〕〔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当豪门Omega娶了七〕〔穿越之富贵小锦鲤〕〔千金归来:傲娇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