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老公特别甜〕〔乡野小地主〕〔本尊夫人有点狂〕〔帝国大叔霸道宠〕〔无敌小神医〕〔萌宝36计:妈咪,〕〔超级无敌强化〕〔妖孽神医在都市〕〔最佳词作〕〔南宋游记〕〔婚期365天〕〔诸天万界剧透群〕〔江湖唯一玩家〕〔超级小医神〕〔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的神秘老公〕〔怪谈异闻〕〔玩家凶猛〕〔重生蜜宠:战少恶〕〔非正常实验室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劫主 第九百七十一章 我有一种预感
    三千年前,当时还是孩子的琅琊阁主白悠然因为说了错话,被先生打了三戒尺!

    那三戒尺,当然打的极重。

    只不过,再重的戒尺,也不可能打出三千年都无法愈合的伤痕!

    可如今,就在他苦心布局,营造局面,彻底将天元的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里,只消挥下手来,便可以永远的改变天元之时,却忽然间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早就已经愈合的手掌,忽然在这时候出现了三道清晰的鞭痕,疼痛入骨,就好像是当初刚刚挨过戒尺一样!

    琅琊阁主白悠然痛苦不堪,抬起了头来。

    在苍穹里,他仿佛看到了一双清明而严肃的眼睛,冷冷的看着他。

    这一刻,他的心忽然颤抖了起来。

    戒尺不是打在了手上的,那戒尺,打在了他的心上。

    三千年时间里,他已经思索了无数回,他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他确定自己是在极为理智的情况下,做出了这个选择,所以哪怕是面对东皇道主的时候,他也足够冷静,足够理智,因为他确定自己并不是为了报复,自己是真的觉得这条路最适合拯救如今的天元……

    正因为这些理智的思索,才让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底气做出选择!

    可是如今,他忽然发现这个底气没有了。

    看着手掌之上那清晰的三道鞭痕,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很小的时候……

    内心里的一切底气与自然,在这时候轰然崩塌!

    那一只手掌,硬生生的挥不下来……

    ……

    ……

    “方师弟,你还真是了不起啊……”

    琅琊阁主忽然道心大乱,手掌悬在了半空,那位已经鼓荡起了一身气机,随时准备出剑的枯瘦老者,便也在这时候停下了手,只是目光凛凛的看着。

    倘若琅琊阁主道心不乱,他当然会不顾一切的出手,只是哪怕出手,他也没有多少把握。

    而如今,他便更不敢随便出手了,到了这当口,他反而担心自己冒然出手会激怒了如今的琅琊阁主,适得其反。

    心里,也不知是否想起了谁,倒是轻轻感慨了一句。

    “你……你倒是快些啊……”

    太厄魔主在这时候变得焦急了起来,他豁出了一切,缠住东皇道主,就是为了琅琊阁主的计划,他也知道如今三千年过去,仙道昌盛,魔地根本就没有机会撑到下一次大劫降临,局势已经把他逼到了死路,所以他才会被琅琊阁主说动,一切按着他的计划来。

    可谁能想到,如今分明机会就在眼前,居然出了这变故?

    明明只是一挥手的事,便可以彻底的改变如今天元的格局,但他居然道心乱了?

    堂堂七大圣地之一的琅琊阁主,当世最具智慧的人之一,可以暗中谋划,在仙道、魔地、神族之间长袖善舞,将一切推衍的透彻无比,可以以一己之力推衍出黑暗转生法,甚至可以凭一己之力改变整个天元格局的存在,如今居然在关键的时候,心里生出了犹豫?

    足足三千年了啊,究竟是什么样的先生,才能给他这么大的影响?

    “若是留手,便斩不得他,若不留手,却……”

    一切发展极快,就在琅琊阁主白悠然道心大乱,动作犹豫之时,东皇道主也已心神绷紧。

    在这时候,他都感觉到了后怕,有种无力之感。

    太厄魔主当然很强,自己前后三次都没能够杀得了他。

    但这也并不代表自己做不到……

    问题只是在于,如今的自己,并不敢真正的出手。

    天元这方天地,还是太弱小了。

    弱小到并不能够承受某种超越了这方天地的力量。

    他担心如果自己真的全力出手了,那么不等到琅琊阁主改变这方天地,这方天地就先因为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而崩溃了,也正是因为这种担忧,所以他这一千年来,不敢随便出手,而在刚才,也正是因为他心里有这个念头,所以才会被琅琊阁主抓住了那一个机会!

    太强大了不是好事,反而会束手束脚。

    想要斩杀太厄魔主,只能在这片天地承受的力量之内施展手段。

    自己愈强,在这时候反而显得愈弱。

    因此,本是修为最高的自己,在这时候反而成为了最没有办法的一个人。

    “退去!”

    在这时候,反而是别人尽皆争抢着出了手。

    大自在天魔尊反应比别人慢些,但也不会一直袖手旁观,眼见得神族出手,将琅琊阁主白悠然守在了里面,他终于认定了自己的对手,眉眼冷了下来,忽然提起了大刀,大踏步向前走去,一身红莲之火烧透了半片虚空,刀气暴涨,犹如大江一般直向神族冲去……

    轰隆!

    神族没有出手拼个你死我活的底气,如今的他们,只是展开了大天罗旗,抵挡着三位仙尊的进攻,好留给琅琊阁主足够的时间来做到这一切。

    但他们也没想到琅琊阁主会在这时候道心出问题,心里自是焦躁,尤其是白狐剑首、九重天女帝、八荒城主三位仙尊修为本就极强,给了他们无尽的压力,仅凭着大天罗旗,也只是苦苦的支撑着不被他们破势而已……

    也就在这时,他们忽然看到了大自在天魔尊出手。

    那一刀挟着无尽红莲之火冲来,像是苍穹之间,出现了无尽的火烧云!

    哗啦啦……

    那一刀斩在了大天罗旗之上,红金两种光芒交织,引发了无尽的耀眼光芒。

    大天罗旗乃是神族降临人间之后,花费了无数代心血才参衍出来的异宝,甚至连魔息都可以抵挡,堪称最强防御之宝,但如今,迎着大自在天魔尊那一刀,却忽然生出了异变!

    大天罗旗并没有被这一刀彻底斩破,只是巨大的力量撞击而来,却将旗面狠狠压得向后面缩了进去,在大天罗旗后面躲着的神族三圣都异常吃惊于这力量,猝不及防之下,只能鼓荡起一身的法力来抵挡,同时身形已经止不住的向后退去,将身后的神族大军震乱。

    “唰”“唰”“唰”

    三位仙尊一见此乱势,立时便抓住了机会,身形闪动,直冲了进去。

    神族大军心间叫苦,急要追上前去,但背后却又不得不防着那位可怖的魔神!

    早早便已商量好了,苦苦营造出来的完美局势,已在这时候被破开。

    而随着三位仙尊快速的接近,琅琊阁主白悠然,却还在这时候怔怔的站在当场,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三道鞭痕,就在他不远处,枯瘦老者剑意沉浮,不敢走,也不敢出手。

    一时间,局面出现了诡异的僵持!

    ……

    ……

    “大势去矣……”

    正与东皇道主恶战的太厄魔主,眼见得琅琊阁主迟迟没有举动,一时也自觉心惊了起来。

    刚才还处于狂喜之中的他,如今心情便像是坠入了冰窑,又愤又恨,只想大骂琅琊阁主没用,但他自己也知道,如今必须赶紧做出决断了,便立时一咬牙,身形变幻,气机纵横,猛然掀起了偌大魔息,直向着东皇道主涌去,而自己却忽然间抽身急向后遁去……

    东皇道主大袖挥拂,便将魔息尽皆扫去。

    这些魔息,甚至根本伤不得他,但偏偏,他也伤不得太厄魔主。

    就像是明明有足够的力量,一拳便可以将太厄魔主镇压,但他这拳头,却不敢捏起来。

    “你不做决断,便让本座来替你做……”

    太厄魔主身形化入了魔息之中,搅起一团乱势,直向着琅琊阁主冲去。

    如今正在围住了琅琊阁主,却没有人敢冒然向他出手的三大仙尊,以及那位天魔军里的枯瘦老者,霎时间明白了太厄魔主的用意,心神大惊,一时间倒是顾不上琅琊阁主了,急急转过了身来,神通交织,隔绝了天地,只是要阻止太厄魔主在这时候靠近琅琊阁主。

    太厄魔主怒发如狂,身形变幻,犹如将这一方魔地化作了他的天地,在他绝望之下,所发挥出来的力量远超众人想象,哪怕是三大仙尊,在这时候居然也无法立时制住他。

    而修为最高的东皇道主,偏偏在这时候只是远远看着,似乎已不敢出手。

    混乱之中,太厄魔主强行欺近,又得了神族大军相助,眼见得愈发靠近了琅琊阁主,魔息之中,也露出了他森然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意愿,魔息化作大手,抓向了琅琊阁主头顶之上那一方黑色大印,就像是一个变化无穷的魔头,在最后时刻,伸出了他的魔爪……

    “没办法了……”

    东皇道主面上闪过一抹愁容。

    望着凶狂可怖的太厄魔主,他背在身后的手掌,缓缓握起了拳头。

    “喀”“喀”“喀”

    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他拳头握起之时,以他的拳头为中心,周围的虚空忽然片片破碎,像是崩碎的冰面,一片一片向周围蔓延了开去,在他某种力量提升起之时,这一片天地,似乎变得无比脆弱,哪怕他还没有真的出手,只是握紧了拳头,天地便已现出了崩碎之相。

    察觉到了周围天地的变化,东皇道主微生犹豫。

    但望着气机凶狂的太厄魔主,他只能坚定了心念,继续提升了那道力量。

    天地崩碎的越来越厉害了……

    东皇道主心意渐冷……

    ……

    ……

    “唰……”

    但也就在这一刻,不待东皇道主真的出手,天地之间,忽然有一道血光划过。

    那血光出现的极是突兀,也极是短促。

    只是眨之间,血光出现,然后又消失,但天地却像是被定住了。

    空中涌动着的无尽魔息,忽然在这时候僵停在半空之中,然后慢慢消散。

    那无尽的神族大军,也忽然像是响起了什么,上上下下,面上皆露出了恐惧之色,包括了三位神族圣主在内,所有人都从刚才的攻击之势,变成了小心翼翼的防守之势……

    仿佛,他们在害怕着什么东西,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前。

    “本是件这么简单的小事,生生被你们搞得这么麻烦……”

    如同凝固了的虚空里,慢慢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漫天漫地的魔息,轰然倒塌,像是黑雾垂落,而在这黑雾里,则走出了一个身穿黑袍,手里持着一柄血刀的男子,此人生得面目极为俊美,看不出多少年纪,两鬓皆已斑白,但面容却如生铁铸就,没有半点表情,也没有半点皱纹,光滑如玉。

    他也不知是刚刚才出现,还是早就隐藏在了这里,如今慢慢的出现,手里拎着一颗双目圆瞪的头颅,正是太厄魔主,这堂堂魔地大能,如今居然被他这么随随便便提在了手上。

    最关键的是,他的脸色气定神闲,倒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倒是他手里的刀,气机暴涨,血光浮动,映亮了周围虚空,仿佛是在狂笑一般。

    “居然是……”

    见到了这样一位高人出面,周围众仙道弟子却心里猛得打了一个突,一点兴奋不起来。

    不仅是他们,各方高手同样也兴奋不起来,反而心间微微发寒。

    而在不远处,几大仙尊面上,也都神色复杂。

    太厄魔主终究还是死了,只是没想到,会死在这个人手里。

    “你还是来了!”

    东皇道主看向了这个人,倒是轻轻一叹,无奈的一笑。

    背在了身后的拳头,终于慢慢松了开来。

    周围已经一片一片破碎的虚空,也随着那力量的消失,开始缓缓的复原。

    “你的修为越高,便越没用了!”

    怀抱血刀的男子有些讥诮的看了东皇道主一眼,他能够感觉到东皇道主身后的虚空变化,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力量,但他还是很不屑,很骄傲,像是在看着一个废物一般!

    大概世间也只有他敢这么看东皇道主。

    而东皇道主听着这话,居然也只是苦笑了一声,没有反驳。

    怀抱血刀的男子不再多言,转身向前走去,身形所过之处,三百丈内,无人敢靠近,就算是神族大军,也仿佛被他身上的气势影响,不停的向后凹陷了过去,最后居然直接让开了一条通道,使得他可以轻轻松松,直接走到被神族大军包围在了里面的琅琊阁主身前。

    只有九重天女帝看到了这个人,口唇微启,但那一声“皇兄”终究没叫出口来。

    天元最为神秘,也最为狠辣的人,自有这番气魄。

    他出身九重天,却又被逐出了九重天,自此开始,便性情大改,反而像是找回了自己,尤其是在得到了血刀之后,更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已经不被九重天所容纳,却自封为至尊邪皇,他在九重天时,本是有着人皆称诵的仁德之名,但离开了九重天后,却杀戮渐起,血刀之下,不知斩下了多少人头,愈发养成了一种人人胆寒的杀意,邪中至邪!

    他便是至尊邪王,李太一!

    或许他的实力不是仙道十尊里最强者,但他无疑是仙道十尊里最可怕的人。

    如今他便怀抱了血刀,慢慢走向了琅琊阁主。

    在这时候,谁都不敢轻易的刺激琅琊阁主,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但他却毫不在意,径直走到了琅琊阁主身前,将太厄魔主的脑袋丢在了他身边。

    堂堂的魔主,如今的脑袋,便像是一个冬瓜,在地上转了两圈。

    “真以为你先生去了,就没人能治得住你了?”

    他带了些讥诮之意开口,仿佛将琅琊阁主当成了小孩子。

    琅琊阁主沉默不语,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掌。

    “我有一种预感……”

    至尊邪王忽然开口,声音非常的轻松。

    琅琊阁主神色迷茫,抬起了头来看着他。

    至尊邪皇声音里仿佛带了些调侃,道:“你的先生没有死,所以你一定还会挨几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阎王,来刷抖阴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捉鬼天师〕〔宠妻入怀,天价娇〕〔千亿隐婚:甜妻,〕〔柳潇潇的结局〕〔天才萌宝神医娘亲〕〔铁匠又疯了〕〔重生之都市狂仙〕〔[主文野]横滨恋爱〕〔史上最强狂帝〕〔异能大佬是女生〕〔不负情深不负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