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90年代:带着〕〔巨星从搞笑开始〕〔天才萌宝:总裁爸〕〔大宋第一状元郎〕〔大督军的征服日记〕〔超品小神农〕〔紫卿〕〔狂武战尊〕〔绝地追杀〕〔凌霄大圣〕〔西游之取经算我输〕〔欧神〕〔南明日不落〕〔貌似大魔王〕〔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快穿之盈满〕〔楚少的暖婚旧妻〕〔奶爸他不务正业〕〔重生毛利小五郎〕〔邪魔之主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劫主 第九百七十二章 将功弥过
    魔主已被至尊邪皇一刀斩下了头颅,偌大魔地,便也就此崩溃,无尽散乱的魔物蒙头乱冲,尽被布守在魔地外围的各方道统拦下,大肆杀戮,虽然这其中还隐藏着数位没有现身的魔候,但在这仙道全力出击,大势压头之下,想必这些魔候,也如过街老鼠,性命不久了。

    神族于关键时候,撕毁了刚与仙道签订的契约,想要支撑琅琊阁主实现黑暗转生,但他们却也没想到琅琊阁主会在最头关头乱了道心,如今见得琅琊阁主已被团团围住,各方仙道高手降临,而太厄魔主被斩,也是一时心神大乱。

    事已至此,他们便是想闹个鱼死网破也不成了,急切间,三位神族圣主挥舞着大天罗旗,缓缓后退,避缩于一隅,静观其变,也不知在琢磨些什么。

    而东皇道主、至尊邪皇、九重天女帝、白狐剑首、大自在天魔尊、八荒城主等人,如今则已团团围住了琅琊阁主,在这时候,他们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琅琊阁主只是枯坐场间,太厄魔主的首级,便在他的脚畔。

    他像是一瞬间老了一千年,又像是回到了三千年前挨戒尺时的小孩模样,有些垂头丧气,又像是抽离了所有的精气神,有些无奈,有些悲苦,又有些叹息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这一次的祸事,惹得够大吧?”

    周围是一片喊打喊杀之声,这是因为各方道统都在围剿着散乱的魔物。

    但在最核心的这片区域,却给人一种死寂之意。

    足过了很久,琅琊阁主微微苦笑,慢慢说了一句话。

    听到了这句话,场间诸位仙尊,忽然都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东皇道主看着琅琊阁主白悠然,轻轻点头,道:“你这一次的祸事,确实闯得很大!”

    众仙尊心里都明白,这何止是大?

    整个天元的命运,都险些被他一个人生生的扭转。

    独自推衍,将黑暗转生法再现于世,勾结神族与魔地,坑害仙道。

    这位琅琊阁主白悠然,究竟有多大的魄力?

    过了许久,这位琅琊阁主才忽然抬起了头来,长长叹了一声,他慢慢起身,周围荡起的法力,也随着他起身,开始尽皆收于体内,头顶之上,那一方大印,慢慢变淡,再度化入了黑色道书之中,而那黑色道书,也在急速的变小,变淡,缓缓的消失在了这一片穹顶。

    “看样子,我不如我的父亲,也不如我的先生!”

    他脸上露出了些似是自嘲的笑意,慢慢说了一句。

    东皇道主听了这话,倒是点了点头,像是十分认同,道:“你的父亲,不会在最后关头留手,而你的先生,从一开始就不会生出这样的念头,所以,你确实不如他们两个!”

    琅琊阁主白悠然似乎不想再说这个问题,只是看向了东皇道主:“你们会怎么对我?”

    东皇道主保持了沉默。

    这个问题,哪怕是他,也无法随便说出口来。

    本来这一役,便是为了联合神族,覆灭魔地,然后集结力量,等大劫降临。

    可是如今,魔地虽已覆灭,却因着琅琊阁主一个人而使得局面更复杂了,神族本来已经与仙道签订了契约,却又临头反扑,那么这样的神族,还究竟值不值得信任?

    如今魔地确实已经被覆灭,那么接下来的,究竟是全力出手,再覆灭了神族,还是做些别的什么?

    琅琊阁主代表着琅琊阁,七大圣地之一。

    他做出了这等事,琅琊阁是不是也需要付出代价?

    但这毕竟是堂堂圣地啊,影响深远,真个覆灭琅琊阁的话,这世间岂非又要大乱?

    一团乱麻也似的局面,谁知道该怎么处理?

    ……

    ……

    倒是琅琊阁主白悠然,在这时候显得非常的自然,甚至是洒脱。

    他背负了双手,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几位仙尊都跟在他的身后,看起来倒像是他的随从。

    慢慢走着,他也像是若有所思,走过了神族大军龟缩的区域之时,他的目光向那方向淡淡扫了一眼,可以看到大天罗旗庇护之后,三位神族圣人正向他投来又失望又愤恨的眼神。

    “局面确实很棘手啊!”

    不知是否是因为放下了心头一块巨石,琅琊阁主表现的非常轻松,笑吟吟的,道:“信不信神族是一回事,杀不杀我又是一回事,想要覆灭神族,不付出极大的代价是不可能的,但是再度联盟的话,心里又总是有个阴影,我倒是简单,大不了献出我的首级,谢罪天下,可是琅琊阁三千年经营,也有自己的一帮人,若在关键时候离心离德,问题还是不小!”

    几位仙尊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琅琊阁主说的当然很有道理,但有道理有什么用?

    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如今倒要来说风凉话?

    “这个烂摊子,无论是你们里的谁,都是不好收拾的!”

    琅琊阁主也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倒是自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笑的轻松,仿佛是在说一件非常平常的小事,道:“所以,还是由我来处理这个局面吧,应该比你们更圆满!”

    这一句话把周围诸位仙尊都说得愣了!

    你来处理?

    你本来就是一个等待被处理的好吗?

    面对着这么一个天方夜谭似的提议,倒是东皇道主表现的非常平静。

    他甚至有些好奇,向琅琊阁主看了一眼,道:“你要怎么处理?”

    “我不如我父亲,也不如我先生,但我毕竟是我父亲的儿子,是先生的学生!”

    琅琊阁主笑了笑,长吞了一口气,道:“所以我也总该表现出点不凡的地方来,这次的事情因我而已,但我既然想起了先生的教诲,没有走出最后一步,那总该是先将这局面调整回来再说,多多少少,这也能算得上我为自己做下的事,微尽心力,稍做弥补吧!”

    听着他的话,场间几位仙尊眉头都皱了起来。

    他们与琅琊阁主,三千年征战之中,配合不少,多少都有些交情,再加上琅琊阁主是那个人的学生,因此他们无论如何,也都对他另眼相待些,可事已至此,大祸虽未铸成,终究是引发了大乱,到了这一步,琅琊阁主不思悔改,还说些这样的话,岂不让人心寒?

    口口声声说要弥补,到了这一步,你又能怎么弥补?

    似是察觉到了众人的不快,琅琊阁主笑了笑,看向了周围,道:“如今魔地确实已经覆灭了,但你们想过没有,这些魔息又该如何处理?真的只是放进了玄天盏之内留着?”

    众仙尊听了此言,微微一愕。

    魔息怎么处理,他们当然想过,想了三千年了。

    但如今,除了先放进玄天盏之内,又还有什么办法?

    “玄天盏并不能真正的消除魔息,这是我很早就能确定的事情,这一方异宝,只是根据我先生三千年前传下来的仙典之中某些法门推衍出来的,可融万物,可化万物,你们将这一理念推衍到了极致,所以看起来,玄天盏确实可以消融魔息,甚至可以借魔息提升威力,但终究,此为治标不治本之法,存得久了,或许玄天盏,便又成了另一种魔息之源……”

    琅琊阁主的话很轻松,也没有扯什么复杂的玄理。

    只是将最本质的东西说了出来。

    其他几位仙尊,没有参与昆仑山的推衍,自不明了,皆看向了东皇道主。

    而东皇道主,在这时候也只是一言不发,过了半晌,才点了点头。

    每个人心头都像是压了一块巨石!

    他们这些立于世界巅峰的人,跟普通修士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普通修士刚才一见玄天盏,便喜极而泣,以为真的看到了可以化解魔息的方法,但他们却不一样,因为位置够高,所以看到的东西与想到的问题也不一样,从一开始看到玄天盏,他们心里便有些隐忧,隐隐觉得,这件异宝,或许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有用……

    ……而今,东皇道主的态度,恰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魔息,终究还是无法化解么?

    那么,待到大劫降临时……

    待到神族口中说的三十三天破灭之力降临,那又如何化解?

    “我惹的祸事当然不小!”

    琅琊阁主白悠然在这时候,慢慢开口道:“但总不如化解魔息之事更大吧?”

    “嗯?”

    一语激起千层浪,周围无数目光,齐唰唰向他看了过来。

    就连东皇道主这等修为,都有些按捺不住,失声道:“你有办法?”

    “本来是没有的,但刚刚倒有了些想法!”

    琅琊阁主轻轻笑了笑,身形继续向前走去,道:“无论如何,总是可以一试,只是我需要一些东西!”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指去,指向的正是神族大军的方向,道:“昆仑山的玄天盏,是我所需要的一宝,而神族若是肯将他们的大天罗旗交出来,也可折得一功了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继续向前走去,口中说着,袍袖翻飞,说不出的潇洒淡然:“除此二宝之外,易楼推衍魔息所得的经典,魔边药谷生出的宝药,再加上我的转生道书……”

    “综合起来,当有些用处了!”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顿,看向了至尊邪皇,似笑非笑,还有些调侃。

    “对了,我还需要你的刀!”

    一听他提到自己的刀,至尊邪皇脸色立时变得有些难看。

    “你也说了,先生可能没死……”

    琅琊阁主白悠然倒是笑的轻松,道:“那为了少挨几板子,我总得做点功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阎王,来刷抖阴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捉鬼天师〕〔宠妻入怀,天价娇〕〔千亿隐婚:甜妻,〕〔柳潇潇的结局〕〔天才萌宝神医娘亲〕〔铁匠又疯了〕〔重生之都市狂仙〕〔[主文野]横滨恋爱〕〔史上最强狂帝〕〔异能大佬是女生〕〔不负情深不负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