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老公特别甜〕〔乡野小地主〕〔本尊夫人有点狂〕〔帝国大叔霸道宠〕〔无敌小神医〕〔萌宝36计:妈咪,〕〔超级无敌强化〕〔妖孽神医在都市〕〔最佳词作〕〔南宋游记〕〔婚期365天〕〔诸天万界剧透群〕〔江湖唯一玩家〕〔超级小医神〕〔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的神秘老公〕〔怪谈异闻〕〔玩家凶猛〕〔重生蜜宠:战少恶〕〔非正常实验室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劫主 第九百七十九章 对手,和自己
    ,。“吼……”

    那群魔物,明显没有什么太好的耐性,刚刚聚啸而来,涌至了天人关前,无边黑暗深处,便隐隐响起了某种犹如魔咒般的细微声音,细若蚊蚋,偏听着让人心神不宁……

    所有的魔物听见了这声音,立时便躁动了起来,只接着只狂性大发,蒙头向着天人关冲了过来,狰狞可怖,厉啸刺耳,遍目所及,皆是铺天盖地的魔物与那浓郁可怖的魔息,给人的感觉,那根本就不是只只的魔物,他们的对手,简直就是片黑色的大海!

    迎着这份凶势,哪怕是天元众修,早已做好了准备,这时候也不禁有些胆怯。

    “既然来了,便是为了此番征战!”

    东皇道主看向了那片魔物之海,却也是笑了声,对于他这等境界的人,本来就不需要什么准备之类,轻轻洒洒的笑,便已飞身而起,身道蕴鼓荡,使得他两只大袖在这时候都飘了起来,左右,像是两道大江,纵横交错,直向着前方挥舞了过去!

    “哗!”

    这似乎是他第次真正在悟道之后施展自己的神通,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动作,却瞬间便引动了难以形容的威势,虚空之间,霎那便充斥了某种玄奇道威,精纯法力凝结,却在空形成了无尽的刀枪剑戟,成群成片,自九天镇压了下来。

    就如同下雨般,不知有多少魔物,都在这瞬间被他的神通彻底镇压,撕成了碎片,他身前千里之内,忽然间成了片空白,只有些天魔抵挡住了这神通,继续向前冲来。

    “这就是失去了束缚的感觉?”

    东皇道主并不将那些天魔放在眼里,只是自己微微思索。

    如今的他,尚是悟道之后,第次真正出手,而这出手,自己便感觉到了某些不足之处,心间立时推衍了起来,可以说如今的他,每出手次,神通便会更圆满分。

    “我也很想试试自己的刀!”

    至尊邪皇望着那些向前冲了过来的天魔,也是声呼啸。

    在他怀里,那柄妖刀瞬间散发出了浓重的血腥味。

    这柄妖刀,如今便像是至尊邪皇的命根子,哪怕被琅琊阁主借了去推衍魔息之时,至尊邪皇也直盯着,直到它的使命完成,便又回到了至尊邪皇手,好说歹说,总算是没有葬送在那魔地大阵之,而如今,自己全力挥刀,究竟有多强,也成为了至尊邪皇的道执念,尤其是当着剑守天关三千年的方原,至尊邪皇更是有着强烈无比的出手之念……

    “咻!”

    他越众而出,拔刀而向!

    星空之间,便忽然出现了道直直的血痕。

    这道血痕,横过了天际,也不知斩出了多远。

    星空之间,从左至右,仿佛有时光凝固了那么瞬,而后哗声,大片魔物都僵在了半空之,半晌之后,才忽然间同时分裂,每只,都被精准无比的斩成了两半,甚至包括了这片区域之内的天魔,都被这刀斩开了道源,悄无声息的在半空之解体。

    也与东皇道主般,至尊邪皇看了眼自己的战绩,便微皱眉头,明心自悟。

    “再不出手,更待何时?”

    眼见得东皇道主与至尊邪皇接连出手,周围诸修,也都缓过了神来。

    既然说了是上天战,那么当然要有这战。

    魔物虽然凶狂,但如今有史以来最强的天元仙道,却也不见得就会怕了。

    最早出手的,便是个接个的仙道高人。

    白发女仙金寒雪看了方原眼,也早早越众而出。

    身边风雪大作,像是带来了片茫茫无尽的雪原。

    在这雪原之,只有片洁白,万物不存,只有风雪之纷飞的雪花,若是定睛看去,每片雪花,都如同个小小的符篆,随着她身形飞起,所过之处,冰霜蔓延,所有狰狞可怖的魔物,便都化成了冰雕,然后又被那冰雕继续冻住,块块的崩碎了开来。

    出手之际,她不经意回头看了眼,只见方原袭黑袍,正向着这里看了过来,目光之,似有些赞许之意,心里便忽然觉得轻松了起来,道蕴流转,前所未有的顺畅。

    九重天女帝,身皇威冲天而起,仿佛形成了巨大的华盖。

    洗剑池剑首则负手而前,所过之处,就连距离他近些的魔物,都成为了他手里的剑……

    “列阵!”

    城主韦龙绝森然大喝,御下十大神将便各率部仙军冲向前来,左右排出,森森麻麻,战意冲天,百万魔边大军,在这时候展开在了天人关前,便像是铜墙铁壁,闪烁着寒光的甲戈向前刺出,正面迎上了那漫漫无际的黑色大潮,生生抵住了那无边无际的魔物!

    “杀……”

    而其他修士,则不像魔边将士般令行禁止,但既有魔边将士守在了天人关前,他们自然也不必龟缩于后,于是纷纷祭起法宝,越众而出,直接冲向了那无边无尽的魔物群大杀特杀,远远看去,或是龙魂飞舞,盘绕在战场之上,或是驱雷掣电,于空隐现,又或是各般古宝、符篆、飞剑,便像是各色各样的棋子,将魔物大军分割成了片片……

    仙道高人在前,诸方道统在,魔边大军于天人关前布守,虽然只是苍促之间,依着各方修士自己的习惯形成的战阵,但在这时候,却形成了个极为有效的防守,眼见得远处那无穷无尽的魔物大军正浪接着浪的袭来,但却尽被阻在了天人关前,靠近不得!

    “这三十三天的魔物看起来吓人,倒也非阻挡不住!”

    在这片战阵后方,还有诸多修士没有出手,便如神族大军、妖族大军,都还在后方观望,而黄沙老怪宋龙烛,在与根本懒得搭理他的白虎痛快的叙了半天的旧之后,便也走到了前方来,看着这片战场,略略放心,笑嘻嘻的搭着方原的肩膀开口。

    “如今的天元,确实很强了!”

    方原也在看着那片战场,或说是看着如今出手的各方修士。

    这句感慨,倒不是假的。

    想当初,天元修士实力最强者,也不过是大乘,而那时候,次次的大劫之,最为可怕的,便是天魔,可如今,从这片战场之上便可以看得出来,就连天魔,都已经很难成为天元的威胁,仙道十尊之,已有好几位,已经有了突破大乘,达到不朽的实力!

    这个结果,自然让等了三千年的他十分满意。

    “说的是,如今的天元与以前可不样了,凭我老宋的本领,居然都入不了十尊之列!”

    宋龙烛与方原勾结搭背,先是抱怨了句,又笑嘻嘻的问道:“老方啊,如今有天元大军相助,这些魔物何足挂齿,不过之前可没人帮你,你平时就靠了自己来抵抗这些魔物?说实话,三千年前我不如你,但如今我也得道了,不知你修为到了何种境界啊?”

    方原听了这个问题,却只是苦笑了声,没有开口。

    宋老怪还正要接着再问,忽听得旁边洛飞灵开口道:“没有魔物继续赶来了,难道说这次也和之前样,只是那个家伙的次试探,故意派这些东西过来乱你心绪的?”

    “次试探?”

    宋老怪听得微微怔,已然是这等规模的魔物来袭,难道还只是小小试探不成?

    他脸色有点古怪,想到了天人关周围,那如山如海般的魔物尸骸。

    方原如今也望向了那片魔物,淡淡道:“这三千年时间里,魔物时时来袭,但那厮只出手了三回,甚至鸿蒙生灵都很少出现,我知道那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的成长起来,对上我并无把握,但又不想让我安心悟道,所以故意送来魔物袭扰的,不过这次,应该不样了!”

    也就在方原等人轻声说着时,远处无尽的黑暗里,忽然又出现了某种变化。

    如今天元众修齐齐出手,杀出了性子,倒没有了起初的惊惶,愈战愈稳,尤其是些修为高绝的人物,更是将如今这战当作了是自己磨砺道法的良机,愈是出手,愈是觉得道心明悟,法力流畅,眼前这片魔物大潮,已经被他们前后纵横,撕裂成了片片。

    哪怕是这场大战里的个小小兵卒,在这时候都能感觉到,战局已定!

    可也就在这时候,每个人的道心之上,忽然都多了缕压力。

    尤其是冲在了最前面的东皇道主与至尊邪皇等高手,都忽然间心间沉,法力横扫,将周围的魔物荡开,然后身形后退,凝神聚气护着了自己,这才缓缓抬头向前看了过去。

    前方的黑暗之,慢慢浮现了张巨大的面孔。

    那张面孔,生得很是英俊,完美,每寸都像是尺子精细测量过的。

    他闭着眼睛,像是沉睡的天地。

    而在这张巨大的脸旁边,也有密密麻麻百余道身形浮现。

    他们皆悄然不动,但身上的气机流转,却像是蕴藏了个世界般的恐怖。

    东皇道主等人,在这时候都心间微惊。

    他们感觉到了极其强大的压力,而这压力,居然是那张巨脸周围的身影给他们的。

    他们离开了天元,来到了三十三天,感受到了那种超越大乘的境界,如今也在趁着这战,稳固自己那个境界。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他们如今这个境界,在大仙界被人称作为“不朽”,不过他们能够感觉到,这种境界之强,已经超越了天元先辈们的想象!

    这应该是个无敌的境界!

    可是看到了那张巨脸旁边的身影之后,他们忽然心间发沉。

    这个境界,原来不是无敌的……

    ……自己面对的敌人,原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很多?

    “唰!”

    也就在这时,那张巨脸,忽然睁开了眼睛。

    两道有若实质般的目光,忽然间便横贯了虚空,刺穿了整个战场,向着天人关击去。

    在众修的识海里,已经看到了这两道目光刺穿无数的修士,甚至是仙尊,然后击向了天人关,将整个关口崩碎的画面,他们感受到的,乃是种心间无力,不可抵挡的卑微感。

    那种身在天地之间,天地却偏与自己为敌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是绝望降临的感觉!

    不过,那幕画面,只是出现在了众修的识海里。

    那只是因为那张巨脸的气机,影响到了他们的神念而已。

    在那张巨脸出现的霎,天人关前的方原向前踏出了步,进入了战场之。

    “哗!”

    霎那间,道肉眼可见的波纹,倾刻间横贯了整片战场。

    在这道波纹所过之处,所有的魔物,甚至包括了天魔,都忽然便被定在了半空之,而后缓缓消解,化作了碎片,方原的身形,像是忽然之间,便出现在了东皇道主等人之前,双手背在了身后,静静的向前看了过去,他没有急着开口,但身边却是道蕴悠悠……

    那张巨脸眼的精光,在这时候尽皆消失,只有淡淡的目光看向了方原。

    而那拥有着不朽之力的身影,在这时候则像是受到了什么恐惧,尽皆悄无声息的向后退云,融入了身后的无尽黑暗之,生怕距离方原太近,会被他身上的气机伤到般!

    “嗯?”

    东皇道主等人,皆抬头看向了方原背向着他们的影子。

    在这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道心之上的压力消褪,重新变得安宁。

    只是道心之上,没有了恐怖的阴影,却又多了些复杂的滋味。

    “剑守天关,护佑人间三千年,原来现在的他……”

    哪怕是道心坚定如东皇道主,心性狂傲如至尊邪皇,在这时候也不由得生出了些许黯然之色,倒是白发女仙金寒雪,九重天女帝李红枭等人,眼神在这时候都是微微亮。

    最为崩溃的,便是天人关下的宋老怪。

    他张脸都快要哭了出来,颤抖的指着方原的背景,哀绝道:“他……他还是人吗?”

    旁边的洛飞灵沉思了番,道:“不得不说,你这个问题问的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阎王,来刷抖阴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捉鬼天师〕〔宠妻入怀,天价娇〕〔千亿隐婚:甜妻,〕〔柳潇潇的结局〕〔天才萌宝神医娘亲〕〔铁匠又疯了〕〔重生之都市狂仙〕〔[主文野]横滨恋爱〕〔史上最强狂帝〕〔异能大佬是女生〕〔不负情深不负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