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成狂:闪婚总〕〔我,穿梭在影视万〕〔NBA之老兵不死〕〔修行路上我有树〕〔神医嫡妃:邪王宠〕〔极品狂医〕〔名媛S小姐大曝光〕〔重装天师张狗蛋〕〔末日赘婿〕〔第七财团〕〔网游之一剑覆天〕〔营销大亨〕〔萌宝来袭:爸比九〕〔我家别墅穿诸天〕〔明教教主〕〔午夜中介所〕〔我就是人懒钱多〕〔灵鼎山人传〕〔武神龙尊〕〔重生之天帝归来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劫主 第九百八十章 攻向太皇天(四千五百字大章)
    “等了三千年,你就等来了这么些人?”

    无尽魔息之中,方原与那一张巨脸相对而立,看起来他们似乎身形相差悬殊,但在气势之上,却势均力敌,那一张巨脸看着方原,说不清目光里是嘲弄还是仇恨,过了许久,才有沉浑声音响起,像是幽灵荡漾在虚空之中,倒是显得有些轻松,似乎压制住了方原。

    也不知怎的,听着他的话,天元众修心头,都莫名出现了一抹压力。

    又或者说,是卑微。

    那声音里不像是含着某种神通,只是听在了耳中,便自然而然可以影响人的心神。

    “他们来了,已经够了!”

    方原回答的也很平静,很肯定。

    “哈哈,笑话!”

    那一张巨脸忽然冷笑。

    随着最后一个字响起,在它身边,忽然有荡荡魔息滚滚而来。

    这魔息之中,蕴藏着某种至高无上的邪气,那种邪气,便类似于九重天女帝一身的皇威,只是更为可怖,像是这无尽天地的主宰,已经超出了言出法随的境界,心间微一动念,便牵引了这一方天地,随着他的念头,足以镇压所以与他为敌的存在,绝不容人逃脱。

    感应到了这种力量,无论是东皇道主,还是至尊邪皇等人,尽皆色变,更不必说后面的各方道统与仙军、神族了,在这种气息之下,他们甚至生出了一种想要伏地膜拜之念!

    可同样也是在这时候,方原抬起左手,挥了挥大袖。

    看起来也不像是动用了什么力量,只是挥挥衣袖而已,便自有一种浑然道意升腾而起,与那邪气一者自上而下,一者自下而上,两相撞在了一起,便以撞击之处为中心,陡然间化作了无形的力场,直向着周围扩散了出来,肉眼看过去,便像是虚空忽然分成了两半!

    “哗!”

    那一张巨脸忽然崩溃,化作了浓郁的魔息,散入了周围。

    方原也身形一震,向后飘飞了过去。

    无尽天元众修,在这时候都是心里大惊,抬眼看去,便更是心间一沉。

    那一道波纹力量之强,将周围无尽的黑暗魔息都驱散了。

    在天元众修的视野里,便渐渐有一片望不见边际的魔物大军浮现出了身影。

    于是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法力,在这时候都像是凝固住了。

    他们看到的,已经是无法用数量或是某种等阶来衡量的魔物。

    那根本就是好几层天地叠加在了一起!

    最下层的,便是无尽魔物,那种数量只能说是无穷无尽,天元来的修士,数量已是非常之多,可是和那些魔物比起来,却简直不值一提,便如一碗水与一片海洋的差距。

    而更上首,则是一只接着一只的天魔,交织而成,化作了一片不停蠕动的乌云。

    天魔之上,则是一道道负手而立的身影,他们有的化作了人形,有的则形如鬼怪,每一个人身上的气机,都比天魔还要强,更重要的是,从他们的眼睛里,分明可以看出他们皆是拥有智慧,拥有灵性的生灵,如今望着天元众修,便像是在盯着一只一只的猎物也似。

    而在这些人之上,则有一方黑色的王座,上面只坐了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那一张魔息中的巨脸向后飘飞,落在了王座之上化成的一个人,与那巨脸一般模样,但却显得生动了许多,他这时候悠悠自在,坐在了黑色王座之上,目光似笑非笑,向着前方的方原看了过来,饶有兴致的道:“你好像又提升了不少,可达到帝境了?”

    后面的东皇道主等人,皆是眉头微皱,似乎有些想不明白帝境是什么。

    “你可以来试一下!”

    方原随口回答,然后看向了那王座之上的人,道:“你呢?成长到帝境了?”

    黑色王座之上,帝虚笑吟吟的,道:“你猜?”

    话说不下去了。

    千万里虚空寂寂,更没有人敢在这时候说些什么,打破这寂静。

    好在帝虚很快便又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不过,成不成帝境,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如何打破你这神关,才是最重要的,你在这关前等了三千年,我也足足准备了三千年,如今你等到了你想等的,我也做好了我也准备的,或许,咱们真正分个胜负的时候也来了!”

    方原慢慢背起了双手,望着他,道:“哦?”

    帝虚轻轻摇了摇头,微微抬手。

    仿佛有某种气机散发了出来,天地忽然颤了一颤。

    那是因为他御下的无穷魔物,皆在这时候向前涌了一下,不过是数百丈而已,但那无穷无尽的庞大魔物,这般一动,却似乎连天地都要晃动了起来,天人关前,无尽天元众修,在这时候都不由得跟着心脏剧烈的一颤,下意识的人人祭起法宝,一个个严阵以待……

    “哈哈……”

    帝虚看到了这一幕,似乎很是开心,大笑声中,左掌摊开。

    在他的掌心里,却飞出了一面小小的旗子。

    随着旗子升空,也变得越来越大。

    只见那旗面伸展了开来,一片黝黑,像是整个旗子,都由最纯粹的魔息炼就,而在这旗子之上,偏又缠绕着某种道蕴,像是蛛丝一般洒了出去,贯穿了整个三十三天,铺天盖地的魔物,在看到了这面旗子时,都忽然变得暴躁了许多,仿佛被人钳住了脖子的野兽一般……

    “嗡”“嗡”“嗡”

    而随着这旗子出现,周围诸方天地,也齐齐颤抖,散发出了震荡人心神的声音。

    只见得上下左右,诸方天地齐齐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从那口子里面,黑压压如同蜂群也似的魔物齐齐涌了出来,像是无尽的乌云,蔓蔓而起,交织一处,遮天蔽日……

    在这无尽的魔物面前,那赫赫天人关,忽然变得渺小至极。

    那雄纠纠而来的天元众修,也皆在这时候心生瑟瑟之意,已不知有多少人,抬眼看着那无穷无尽的天地,以及那无穷无尽的魔物,眼眸里都生出了某种惊惧,最初的雄心壮志,已经随着这些魔物的出现,变得荡然无存,只剩下了一颗被天地压到无法喘息的心!

    “你在这里呆了三千年,或是已经熟悉了!”

    帝虚望向了方原,轻轻的笑着:“但你还是不该忘了,这里是三十三天!”

    他坐在了黑色王座之上,慢慢展开了双手,道:“这里是我的世界!”

    然后他才看向了那面旗子,笑吟吟的道:“以前我最多只能调谴三方天地,五方天地的魔灵来攻你,可是这三千年里我也没闲着,我已炼出了这一道三十三天鸿蒙旗,圣旗一出,诸天魔灵,皆听我号令,你这神关,可抵住一方天地,三方天地,乃至十方天地,但如今三十天皆来攻你,却不知你还有几分把握,继续守在这里护佑那人间的一丝希望?”

    帝虚的话,不只是方原听见了,所有的天元生灵都听见了。

    虽然他们不甚明白,但在这时候,也都不禁脸色大变,意识到了某种恐怖。

    后方神关之上,白虎与青龙,在这时候也都脸色微变。

    他们明显更懂得帝虚所言的份量。

    洛飞灵在这时候,也低声自语:“看样子他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

    黄沙老怪宋龙烛听了这话,身子不由得一颤。

    “哗啦啦……”

    那一面黑色旗子在空中展开,猎猎作响。

    而周围诸天,无尽魔物齐齐变得暴躁,仿佛已经狂性大发,但又偏偏被某种力量压制,使得它们不敢直接扑向前来,而是缓缓的逼近,这立时形成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仿佛是一颗心在被剧烈的挤压,心神不由得收缩。

    许多懂得排兵布阵的神将,在这时候心神更是紧绷了起来。

    他们已然发现,这三十三天的魔物,远比他们天元的魔物更可怕。

    魔物凶狂,众所周知。

    但魔物也有自己的弱点,那便是一片混乱,各自为战。

    在这样的大战里,人族仙军阵列有序,便很容易占得上峰,可如今却是不同,这些魔物居然受到了羁勒,不再是混乱疯狂的模样,如此一来,大战起时,人族便优势不再!

    而在这种压力不断增加之时,帝虚仍然没有停止说话,他还是笑吟吟的,目光只是看着方原,声音却传遍了诸方天地,在魔息里面来回回荡,像是八荒诸天同时开口发声:“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三十三天,这里是无尽魔息的世界,你从天元请来的这些人,哪怕真有几分用处,又如何能够弥补自己的法力,仅凭他们一己之身的话,又能够撑得多久呢?”

    “哗……”

    这一句话,立时在不知多少天元修士的心间,荡起了层层阴影。

    这个问题,其实早就有许多人想到了。

    不知有多少修士,真个以为来到了这天人关前,只需要豁出性命,大战一场,便可以拯救天元于危难,甚至拯救三十三天,可是当他们真正面对了这诸天魔物,才意识到自己实在是把问题想简单了。

    那无穷无尽的魔,就算是任凭他们杀,恐怕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杀得完的啊,而若是陷入了长时间久战之中的话,他们的一身法力,又如何经得起消耗?

    更有人因着这个问题,想到了另一点……

    ……镇守天人关三千年的方原,又是如何补充自己一身法力的?

    “所以,你以为自己是号召人族群雄,与我鸿蒙一战,但实际上,反而是你,将整个人族文明最后的希望送进了死路,此一战后,无尽寰宇,再无你人族任何气运了……”

    帝虚的声音最后响起,黑色大旗陡然飞到了九天之上。

    无尽魔意散发了出来,诸天魔物,同时仰天长吼,自四面八方冲将了下来。

    几乎一瞬间,整座天人关,便已经被魔物淹没。

    “快……布阵……”

    “死……死战……”

    不知有多少天元修士,各部仙军神将,同时大喝,调谴军马布守。

    但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如今连他们心神都已乱了,大喝声中,声音都在颤抖。

    但凡有识之士,甚至都不必有多么高的修为,都知道帝虚是在攻心。

    他只是用了最简单的攻心之策!

    大战之前,先乱了天元众修的心!

    只不过,越是简单的计策,在这时候反而愈是难缠,因为懂得这个道理又怎样,便是道心坚定如东皇道主,在这时候也只能做到自己道心不受影响,却改变不了其他人的想法,帝虚说的是真的,他没有编些谎言,他只是将最真实的事情说了出来而已,而这些最简单最真实的话,在如今便比最强横的道法都有用,更能够影响天元众修的一身战意……

    这一战,仿佛还没有开始,天元众修,便先输了一半。

    若是这样下去,这天人关,又能守得几何?

    难道,在天人关失守时,真就是人族最后一丝希望绝灭之时?

    周围混乱已经开始,但却有许多目光心不在焉,急急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而在无穷魔物身后,一直按兵不动的帝虚,也正有两束目光,森然落到了方原脸上。

    “你说的其实不错!”

    方原仍背负了双手,立身虚空之中。

    他周围道蕴散发,自然不会使得普通魔物近身,在他身边让开了好大一片空白,而他自己,也仍然保持着平静,只是目光轻轻看向了帝虚:“无论如何,天人关都是守不住的,足以绝灭三十三天,仙帝都无能为力的破灭之力,又岂是我区区神关可阻?”

    东皇道主抬手镇压了身边的两只天魔,眼神里已露出了无尽担忧之意。

    而帝虚则是眼睛微亮,似乎没想到方原会这么说。

    言语之中,好像自己已经占据了上峰?

    但方原很快便说出了后面的话:“可谁说我们要守了?”

    帝虚的眉头忍不住微微一皱。

    方原在这时候,已然抬起了头来,眼底,似乎有某种凶悍之色!

    他身形忽然高高飞起,身周力量,荡开了无尽虚空,他的身形在这一刻,已无尽变大,宽袍缓袖,漫漫展开,足以遮天蔽日,目光明亮,如同星辰,声音也直接响彻了整片战场,传进了每一位天元修士的心底:“独守神关三千年,我等的不是什么帮手,而是希望!”

    “我说他们来了便够了……”

    “不是说我们可以抵挡住整个三十三天的破灭之力……”

    “而是指,有了这一丝希望,便够了……”

    “轰!”

    在他的话音落下时,手掌已经重重拍向了那一座天人关。

    被帝虚觊觎三千年,无时无刻不想毁掉的天人关,如今居然被方原一掌拍得轰然倒坍,坚不可摧的神关,重又化作了一座散乱的世界之力,像是无尽星辰荡漾在了这片虚空里。

    无论是东皇道主等人,还是远处的帝虚,都忽然直起了身子。

    大战才刚起,他便自己毁了神关?

    “有了希望,我们便不必再守!”

    而在众人惊愕之中,方原掌心里散发出了无尽道蕴,向下铺展开来。

    这无尽的道蕴缓缓流转,便使得那一片散乱的世界,开始重新法则交织,幻化,从一座神关,化作了一艘巨大无比的战舟,突兀而惊奇的出现在了这一片虚空里,各种精妙细节缓缓成形,说不出的神圣,也说不出的阔大,因为那毕竟,是一整座世界幻化而成的……

    “你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人族最后的气运之争!”

    方原立身于舟首之上,目光穿过了无尽的战场,直落向了帝虚的脸上,声音则于此一霎震荡无尽诸天:“所以,这最后的机会,我们不会浪费在防守之上,我们要进攻!”

    “攻向太皇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柳潇潇的结局〕〔[主文野]横滨恋爱〕〔第一战神〕〔手机系统有点坑〕〔快去创造世界〕〔灰烬之燃〕〔捡来的男人登基了〕〔神话之我是传奇〕〔重生做神医〕〔葫芦娃里蜈蚣精〕〔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当豪门Omega娶了七〕〔穿越之富贵小锦鲤〕〔千金归来:傲娇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