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路高升笔记〕〔我有一座灵力银行〕〔丹武至尊〕〔灰塔的黎明〕〔重生南非当警察〕〔大明皇长孙〕〔现代妖怪生存指南〕〔从种树开始〕〔战婿归来〕〔大明皇长孙:朱元〕〔保护我方族长〕〔尸祖在上:娇妻亿〕〔独战一生〕〔虎夫〕〔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毒医狂妃:邪帝请〕〔武映三千道〕〔男人三十〕〔我是剑仙〕〔贞观悍婿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光阴之外 第二十三章 那一刀 (4300字,算大章吧?)
    他看到了金色的光!

    来自神庙内墙壁上,所有模糊的人像。

    它们每一尊,都是一个小光源,此刻光芒汇聚,使整个神庙变的无比光明,但最大的光源,并不是它们。

    是……那尊被供奉在神庙之中的主像,那尊持石刀的石雕!

    许青在这金光中,心神震动,他还看到在神庙大门的地方,那里站着一团黑色的雾气身影,望不清样子,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形,于金光里正在扭曲。

    其对方身后庙宇外,如这模糊人形一样的黑雾身影,密密麻麻足有数百,有人形,也有兽形。

    此刻全部都在这一瞬散发出惊人的冰冷,汇聚在一起,化作滔天的阴寒,仿佛与踏入神庙的黑雾无形的连接。筆趣庫

    使这唯一进入神庙的黑影,此刻在这金色光芒的映照下,缓缓抬头,发出一声仿佛可以撼动灵魂的嘶吼,再次踏出一步。

    这一步,似有了冒犯,似碰触了禁忌!

    在落下的瞬间,许青心神骇然的看到那尊光芒万丈的持刀石像,竟如同活了一样,直接从所在之处走下。

    带着无上的威严,带着难以形容的神圣,仿佛天神下凡,迈着大步,在地面传出轰鸣中,走向黑影。

    手起刀落,一刀斩下。

    这一刀,朴实无华,很是简单,但偏偏在这简单中似蕴含了某种大道神韵,惊天动地。

    耳朵听不见,但灵魂却能感知的凄厉之音,从那黑影身上蓦然散出。

    雾气刹那蒸发,露出了其内一个全身腐烂,衣着残破的躯体。

    能看出那是一个老者,眼洞是空的。

    下一瞬,其身体就直接崩溃,和雾气一样蒸发消散。

    而外面的那些黑影也都纷纷被影响,各自身体外的黑雾有所模糊,使许青借助金光的扩散,看到了那些身影里,竟有一个熟悉之人。

    那是……血影队长!

    此刻的他在那群黑影里,干瘦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随着金光的弥漫,整个身躯好似被净化一样消散开来。

    直至半晌后,外面的黑夜里,那些没有消散的身影慢慢退后,最终完全消失。

    而神庙内的金光也逐渐减少,那尊神武惊人的身影转身,带着光芒回到了原位,随着身上光芒彻底的消散,他似乎重化石雕,站在那里,遥望大门的方向,似乎在等待,似乎在守护,一动不动。

    许久,一切恢复正常,唯有在石缝内看到这一切的许青,呼吸急促,眼睛里露出无法置信。

    明明死在了歌声雾气里,亲眼所看化作尘埃的血影队长,竟还存在。

    明明只是普通的神庙,夜晚里居然金光万丈。

    明明一动不动的石雕,却如天神下凡般走下,那一刀,浩瀚无双。

    此刻外面的天色,出现了阳光,新的一天到来。

    许青用了很久,才将心神的震动平息下来,默默的从石缝内爬出。

    他看了看外面的光芒,又看向四周墙壁的人像,最终目光落在那持刀的石像上。

    他不知对方是什么样的存在,是活着的还是故去的。

    也不知这片神庙群所在的年代是多久,又有怎样的辉煌。

    但昨夜发生的一切,带给他的震撼极大。

    尤其是那浩瀚的一刀落下时蕴含的气势,让许青深深震撼,似刻在了灵魂中,无法忘记。

    他无法想象,在这满是凶险与危机的禁区内,居然还有这么一片黑暗无法踏足的区域。

    而此事雷队没有和他说过,或许……就连雷队也都不知晓。

    显然如昨夜的一幕,出现的并非很频繁,同时能与他这般在禁区长久停留的人,在营地里是没有的。

    所以就算有人见过,也是极少数,更多的是慢慢将此事化作了一个不曾验证的传说。

    许青沉默,向着持刀石雕与四周的人像,深深一拜。

    想了想后,他从皮袋里取出一截蜡烛,放在了石雕前,将其点燃,随后再次一拜。

    转身离开了神庙。

    直至走出神庙群,他还是不时回头遥望,似要将这里牢牢记在心底,同时脑海不断浮现那一刀落下的画面。

    这画面在他脑海无比清晰,以至于离开了神庙群范围的许青,走在丛林内,也都右手抬起,本能要去模仿。

    而每一次临

    摹,都让他感受颇深。

    如果说海山诀的修炼,是观想魈图模仿的话,那么此刻的许青,就是将魈图替换成了脑海的那一刀画面。

    在这模仿中,他的修为不知不觉间突破,海山诀晋升到了第四层!

    或许是因临摹那一刀的缘故,所以这一次的提升,不但力量与速度倍增,更有一些似精神方面的突破。

    这种突破,让许青的思绪更为敏锐的同时,右手抬起落下中,竟隐隐有了那么一丁点神像落刀的味道。

    这让许青很是惊喜。

    渐渐两天过去,或许是因处于外围,也或许是因神庙那日夜晚的震慑,使得回去路上的他,没有再遇到诡异的脚步声。

    而异兽这里,许青遭遇了一些。

    但修为的提升,使他保命的能力提高,小心翼翼下还算顺利。

    虽天命花和驱疤石没有寻到,但他七叶草的收获不小,回去卖掉,也能换取不少灵币。

    此刻黄昏将至时,许青也看到了丛林外的世界,正要走出,但脚步忽然一顿,他低头看向身边的一株草。

    此草的样子,与天命花有些相似之处,可哪怕以他微薄的草木知识,仔细查看,都能辨认出这不是天命花。

    不过许青想了想,有些心虚的四下看了看后,迟疑一番,最终还是将其采摘下来,放入皮袋内。

    一路快跑,出了丛林,回到营地时已是夜晚。

    此刻不是深夜,营地还很热闹,尤其是帐篷上有羽毛的区域,更是嬉嬉闹闹中夹杂着阵阵放肆的喘息之音。

    许青没去留意这些,回到了居所时,刚刚推开院子门,就看到了雷队从屋舍内走出的身影。

    注意到许青这里虽狼狈,但没有什么不妥后,雷队才有所放心。

    “怎么去了这么久。”

    “去了趟神庙。”月光与屋舍的灯光映照下,许青看到了雷队眼中的红血丝以及神色上的疲惫。

    显然是这段时间并没有休息好,而什么原因……他已经意识到了,于是心头有些温暖。

    “神庙?”雷队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许青居然跑了这么远,此刻招呼他进入厨房,撸起袖子,在许青的等待中,将已经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这个文字冒险游戏〕〔开错外挂怎么办〕〔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海余烬〕〔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真没想重生啊〕〔病美人和他的竹马〕〔蛊真人之行天下〕〔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