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塔的黎明〕〔重生南非当警察〕〔大明皇长孙〕〔现代妖怪生存指南〕〔从种树开始〕〔战婿归来〕〔大明皇长孙:朱元〕〔保护我方族长〕〔尸祖在上:娇妻亿〕〔独战一生〕〔虎夫〕〔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毒医狂妃:邪帝请〕〔武映三千道〕〔男人三十〕〔我是剑仙〕〔贞观悍婿〕〔封侯〕〔大明镇海王〕〔仙者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13章 第十三章
    _:聘为妻 第13章 第十三章

    忠肃侯口中的所谓棘手的案子,是一桩夫妇合谋杀害了男方姘头的投毒案。

    在京兆府衙门审理时,罪犯张大全是已经伏法认罪了的。但案件移交到了刑部复审后,这张大全又翻了口供,死活不承认是自己杀的人,并一口咬定是京兆府的人为了结案对他施以了严刑逼供。

    因是杀人案,刑部不敢怠慢,所以这桩案件便先移交到了提刑司衙门,交到了傅灼手上。

    傅灼看过案卷,整个证据链都是完整的,他们夫妇有作案的动机,也有作案的证据。有足够的人证可以证明张大全在案发前一天去京中的荣顺药铺买过灭鼠的药,而那被害人袁江氏,则正是被下了足够剂量的灭鼠药而毒发身亡。

    被毒而亡后,张大全夫妇又找了根绳子将袁江氏吊在了房梁上,以试图造成是袁江氏自缢而亡的假象。伪造好一个新的案发现场后,张大全夫妇这才装作什么前情都不知的样子,匆匆跑去了京兆府衙门报案。但衙门里的仵作检查了尸身和案发现场后,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蹊跷,毒死还是吊死,尸体上呈现出来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张大全夫妇是报案人,京兆尹立即差衙役将人押回了衙门审问。

    夫妻二人是分开审问的,可能还没来得及串供,所以一拷问便露出了许多破绽来。

    因袁江氏是中了灭鼠的药而身亡的,所以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查,很快就查到了荣顺药铺,也就是找到了张大全买过灭鼠药的罪证。起初张大全死不承认药是自己买的,后来和荣顺药铺的掌柜当堂对证,他便又改了口供承认了,但却说是袁江氏托他买的,还说袁江氏可能是误食,他并没下药。

    如今袁江氏已经死了,他说的药是袁江氏托他买的这条,早已死无对证。

    证据链一应都是完整的,但如今就是张大全夫妇死不承认,一口咬定袁江氏的死和他们无关。

    傅灼已经提审过他们夫妇二人,在他们身上也再问不出什么来。傅灼不免也会尝试换一个思路去想这个问题,若是张大全夫妇真的没撒谎,袁江氏真的不是他们杀的,那她到底又会是谁杀的?

    又这么凑巧的,三人同桌而食时,袁江氏恰好被毒死在他们夫妇二人面前。若凶手另有其人,又有谁有这个本事能在三个人一起吃饭时,这么精准的,恰好就把大剂量的灭鼠药只下到了袁江氏碗中。

    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同袁江氏有仇,还是同张大全夫妇有仇,想以此行嫁祸,借刀杀人。

    理出了新的头绪后,待散了朝,傅灼又带着人去了趟袁江氏生前所赁的屋子。

    而那边,秋穗只在屋中稍歇了一会儿,便又往闲安堂去了。算着时辰,老太太这个点应该在园子里散晨步,她便没去打搅,而是直接转身去小厨房寻春禾。

    之前二人说好秋穗要教春禾一些厨艺的,但才教了没几日,秋穗便就被调去了修竹园。如今老太太的一日三餐,就得全靠春禾尽心准备了。

    但春禾的厨艺实在一般,昨儿三餐经她手做出来的吃食,老太太都没吃几口。可老人家不提日后不再继续在小厨房做饭的事儿,春禾也不好主动提,只能硬着头皮做。

    这会儿瞧见秋穗过来,惊讶之余,忙像是瞧见了救星一样,喜道:“神天菩萨,妹妹来的可正是时候。”又说,“难怪老太太舍不得放你走,我如今都舍不得你走了。你就昨天一日不在,我瞧老太太都少吃了一半的饭食。”

    秋穗很是善解人意的道:“我知道姐姐为难,所以算着时辰就过来了。”一边说,一边已经麻利的拿了襻膊来系在身上,“说起来,这事还是因我而起的。姐姐如今摊上这样的难事,也是为了我,我怎好不闻不问?”

    看到她人来,春禾心已经踏实了一半,再听她说这样的话,春禾算是把心彻底落回了原处。秋穗这话的意思,想来是不会不管这摊子事了。

    若说此事的起因,的确是因秋穗而起。当初二人商议时,就是因为觉得老太太对秋穗依赖太大了,所以秋穗才起了教春禾厨艺的心,想让老太太渐渐去依赖春禾去。只是没想到,计划没赶上变化,很快她还是调去了修竹园,都还没来得及教会春禾几道菜。

    仍是秋穗主厨,春禾一边看着,一边帮忙打下手。

    二人配合打得很好,虽忙碌,却有条不紊,做事效率极高。一边手上不停歇的忙着,一边秋穗还能同春禾说几句话。

    “我那儿活儿也挺轻减,尤其白天五老爷不在家时,几乎都不需要做什么。我已经想好了,之后每天都争取寻个空当过来一趟。”

    春禾心里虽踏实了,但挺有些难为情的。

    “其实你如今走都走了,可以不必再管这边的事了的。这也就是你,若是换作旁人,早不知寻了多少个由头甩手不干了。”春禾感慨。

    秋穗却笑回她道:“若是换作姐姐,也会同我一样吧?”

    春禾认真想了想,若今日易位而处,她恐怕也会同秋穗一样。说到底,还是她们都心地善良。

    “不说这个了。”春禾对她侍奉新主的近况也很好奇,笑着凑近去压低声音问,“五老爷如今是什么意思?他昨儿先打发了你回来,后又转头亲自接了你回去,到底为何?”

    二人虽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但秋穗深知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的道理。尤其如今,她们还已经各有其主。

    所以她同五老爷主仆间的约定和承诺,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的。就算要让第三个人知道,那这些话也不能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

    且她不同春禾说,也是为了春禾好。免得日后真相大白时,老太太舍不得怪自己儿子,却去迁怒知情不报的春禾。

    她还有家人,还有别的路可选,但春禾这辈子都是必须捆死在侯府的。老太太虽仁厚,可毕竟是主家,她必也有动怒发脾气的时候。为了自己的事,一再将春禾牵扯进来,秋穗也实在不忍心。

    所以秋穗只说:“就是换了个地方伺候人,也还挺好的。五老爷是有孝心之人,他是实在不忍心老太太一再为他的事操劳了,这才收了我。至于别的,五老爷暂时没那个意思。”

    春禾不疑有他,只说:“那事情还不算太坏,你自己心里有底就好。”秋穗冲她笑了一笑。

    二人提着食盒一道从小厨房出来,秋穗望了望天,见时辰不早了,便告辞说:“我就不去给老太太请安了,如今毕竟是修竹园的人,不好离开自己的位置太久。”

    春禾能理解,便说:“那你赶紧回吧。”

    二人正道别,那边香珺不知从哪个方向莽莽撞撞的冲了出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若不是春禾避让的及时,怕是手中的食盒都要被她撞落在地上了。

    香珺本就有些做贼心虚的样子,撞见她们二人后,更是吓得一愣。

    但她很快便反应过来,立即又拿出了那副傲慢姿态。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未来的秋姨娘吗?怎么秋姨娘才去五老爷那儿得宠了一天,就又被赶回来了?”香珺对秋穗说话始终话里带刺,尤其是如今五老爷没看上她,反倒是选了秋穗。

    而秋穗呢,并不是喜欢干架起哄的性子。且香珺的话,也并不能激怒她。

    所以秋穗并不理睬香珺,只是同春禾道了别,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而秋穗越是如此,香珺的反应就越是大。

    “她这什么意思?她算哪根葱?这还没做上姨娘就这么横,日后要真叫她得势,还了得?”香珺难听的话说了一箩筐。

    春禾却白她一眼道:“她算是五老爷房里的葱,你呢?”到底不是刻薄的人,嘲讽了一句,就不忍再多说下去了,只数落她别的道,“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这蓬头垢面的,是打哪儿来的?”又训道,“你得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你是来做婢女的,不是来当小姐的。”

    香珺平日里嘴巴不饶人,很难有不回嘴的时候。可今日,挨了春禾这样一顿数落,她却并不反骂回去,反而是逃开了。

    春禾觉得她今日真是稀奇,但也没太当回事,只提着食盒往上房去。

    秋穗回到修竹园后,见也没什么事做,便先回了屋。午间有人来给她传话,说是郎主不回来用午食了,叫她午后可以稍作休息,养养精神,所以秋穗难得的能在午后睡上一觉。

    许是夜里时刻警惕着不敢深睡的原因,秋穗午后这一觉睡得倒挺沉。

    等睡饱醒来时,常拓便又差人来传了话。

    “常二管事说,郎主晚上回来用饭,还请姐姐做好准备,届时过去侍奉。”

    秋穗点头说:“我知道了。”

    但那来传话的婢女显然话还没说完,又继续道:“二管事还说了,知道姐姐一手的好厨艺,连老太太吃了姐姐做的菜都欢喜。如今姐姐既来了郎主身边侍奉,还望姐姐能像待老太太一样待郎主。二管事说叫姐姐酉时初时去小厨房,望姐姐能亲自为郎主做一顿夕食。”

    这也是分内事,秋穗自然应下。

    厨房里的活对秋穗来说,简直是得心应手。煎炸煮炖炒,样样信手拈来,看得一旁打算偷点师的常拓是一愣一愣的。

    “姑娘瞧着纤瘦文弱,没想到还能颠勺。就你这样的手艺,去外头随便哪家的酒楼应聘,怕是都得抢着要吧。”

    “二管事谬赞了。”秋穗一如既往谦虚。

    不过口中虽说着谦虚的话,但心中也的确是有这样的壮志的。待日后赎了身,她也不可能真就回乡后随便嫁个人,然后在家相夫教子,只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她也想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一片真正广阔的天地。

    所以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赎身。

    想到要赎身,秋穗更是卖力的专注着手中活计。装盛出来的菜,一道比一道香。

    待外面夕阳西落,天渐渐一点点暗沉下去时,傅灼也踏着暮色回来了。而这时,正好秋穗也忙完了厨房里的活,已经拎着食盒先等在了书房。

    傅灼才进院子,便隐隐闻见了阵阵饭菜香。再抬眸朝屋中看去,就见书房门前盈盈立着个纤柔的女子。瞧见他后,那女子便匆匆几步跨下台阶朝他走来。

    此时此刻,傅灼倒突然有种置身在烟火俗世中的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这个文字冒险游戏〕〔开错外挂怎么办〕〔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海余烬〕〔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真没想重生啊〕〔病美人和他的竹马〕〔蛊真人之行天下〕〔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