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霄之上〕〔混沌神王〕〔桃源俏美妇〕〔末世抽奖,开局获〕〔诡异调查局〕〔星辰之主〕〔日月风华〕〔禁区之狐〕〔傻子医仙〕〔红楼之剑天外来〕〔全军列阵〕〔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虎夫〕〔深空彼岸〕〔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九龙归一诀〕〔重生后我嫁了未婚〕〔上门姐夫〕〔仙王奶爸〕〔最佳赘婿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_:聘为妻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秋穗不懂为何他话头转的这么快, 但仍是如实说了:“没有吧,奴婢没听兄长提起过。”

    “我知道你兄长未成亲,但有没有过定亲的对象……或是两家、双方有意向的对象?”傅灼之前也派人去叶台查过余家,得到的消息也是余丰年尚未婚娶, 甚至连定亲的对象也没有。但这种事, 很多也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所以他查到的未必准确。

    秋穗是他嫡亲的妹妹,此番兄妹二人又相聚了大半个月,应该算是无话不说, 彼此间没有秘密的。所以,问秋穗,应该能得到一个准确答案。

    秋穗没有迟疑,直接又摇了一下头, 还是之前的话:“没有过。”怕郎主不信,她又多解释了几句,“奴婢兄长虽到了婚娶的年纪, 但因这些年一直很忙, 尚还无暇顾及自己的终身大事。而且他是仵作行当, 小地方人比较信神鬼之说,或许畏惧,所以婚事可能也并不太顺。”

    “没有就好。”傅灼应了一声。

    秋穗还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但他说完这句后,就再没有后话了。

    秋穗猜不到他突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好奇心被他勾起后, 她也不肯轻易罢休,便笑着说:“郎主何故突然这样问呢?是不是有好的人选,想给阿兄介绍保媒?”

    傅灼几乎是从鼻腔中轻哼出来的一声, 他目光深邃望着跟前之人,语气散漫中又透着点责备之意,问她:“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喜欢当这个中间的媒人?”

    秋穗知道他暗指自己撮合他和梁娘子一事,但秋穗并不在意,她只腆着脸笑道:“郎主是外头办大事的人,自然是没有闲情雅致忙姻缘这种事的,但奴婢是内宅侍奉的人,不比郎主忙碌,且眼界也小许多。照顾好郎主一应饮食起居才是奴婢的头等大事,其中自然也包括郎主的终身大事啦。”

    “你倒是会说。”见她言语“顶撞”,傅灼也并不生气,只是仍继续同她闲扯道,“可惜了,怕是要叫你失望了。”

    秋穗知道他可能暂时并没有同梁娘子结亲的意思,但这种事嘛,来来往往多接触几次,相互了解得更多些了,或许就能生了情意了。所以秋穗仍委婉劝他道:“郎主您先别急着拒绝,或许多接触几回,您就能喜欢了。”又说,“梁娘子不论出身,还是品貌,或是性情,都是极好的。而且还沾亲带故,日后她嫁到府上来,想和老太太还有侯夫人她们也能处得极好。内宅和睦,郎主您在外头办大事,是不是更没了后顾之忧?”

    秋穗说着说着,言语间便带了诱哄之意。但她游说的对象是傅灼,傅灼可并不吃她这一套。

    傅灼就静静望着她在那边吹得天花乱坠,等她吹完了,傅灼才冷静着突然泼她一盆冷水道:“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老太太送你到我跟前来的用意了?你以为你这样讨好老太太,她就能把身契还你了?”又说,“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说要将你收了房,你看她老人家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秋穗吓得一个激灵,彻底投了降。

    她本来就没有能同他谈条件的资本!

    秋穗道:“奴婢的身家性命都握在主家手上,奴婢的婚嫁自由肯定也是。奴婢其实每每都很庆幸,竟能侍奉这样好的主家,先是老太太,再是郎主您。尤其是郎主您,您知道奴婢的心意,是最不会为难奴婢的。”

    傅灼说:“那我若是为难了你,倒是我的不是了?在你心中,也就称不上一句‘好’了?”

    “奴婢万万没有这个意思的。”秋穗突然心累。

    她也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要同他闲扯这些呢?

    在郎主这样的人面前,不论是讲心机,还是打口舌之战,是能让她占到便宜还是怎的?她为什么那么想不开,要开启这个话头。

    相处久了,难道还不了解他吗?他又什么时候是能被她牵着鼻子走的。

    想糊弄他,以言语麻痹他,简直做梦。

    一番较量下来,秋穗后背都起了冷汗。若再说下去,恐怕他能把自己再卖了,她还得在一旁拍手叫好呢。

    秋穗忙适时打住了话头,问了别的去:“郎主一会儿可要吃点夜宵?奴婢去准备。”

    傅灼不过是兴致来了逗她一逗,见她投了降,也就没再继续惹她,只说:“算了,时间太晚了,不必再折腾。”说罢起身,往一旁长案边去。

    秋穗仍还记着他问兄长可有婚配之事,实在忍不下这个好奇心,秋穗跟了过去后,迟疑了几番,还是问了出来:“那郎主为何突然问奴婢兄长可婚配了呢?”

    傅灼已经走到了长案边,闻声瞥她一眼后,先坐了下来。

    “你不知道?”傅灼反问她。

    秋穗连连摇头,一脸的困惑:“奴婢不知,还望郎主能解惑。”

    傅灼却并没讲,只一边抽了一旁摞在边上的一卷案宗来看,一边头抬也没抬一下,只道:“不知道就算了。”

    秋穗:“……”

    但见他这会儿开始忙碌起来,秋穗知道不能再继续打扰,于是识趣的退到了一边去。这些日子都是这样,郎主在家时,她也能跟着进来看点书,顺便侍奉他笔墨。见他这会儿并不需要侍奉笔墨,秋穗则拿了这几日在看的一本书,自己默默坐去了窗下看。

    秋穗离开且安静下来后,傅灼才又抬眸朝她看来一眼。见她也心安了下来,沉浸到了书本中去,脸上也再无浮躁之意,傅灼又收回目光,认真忙起手中事来。

    但秋穗显然没忘了这事,次日午间再去提刑司衙门送饭食时,秋穗趁傅灼人暂时没在,悄悄问了哥哥道:“阿兄,这几日郎主有没同你提过公务之外的事?”

    “公务之外的事?”余丰年诧异。

    “嗯。”秋穗一边忙着将饭菜一样样从食盒中拿出,一边悄悄注意着身后左右,小心着不被人听去,一边则继续同兄长悄悄说话道,“昨儿晚上回去,郎主突然向我打听你的事,问我你在乡下时有没有谈婚论嫁过。”

    余丰年愣住。

    显然,他也不知上峰这样打探的缘由。

    “他可还说了什么?”余丰年继续打探。

    余丰年倒不担心上峰打探自己什么,只是他同妹妹关系如此敏感,他挺怕他谈及这些事的。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但妹妹是无论如何也得带走的。

    “没有了。”秋穗摇摇头,见兄长此番表情很是严肃,她也郑重道,“我追问他了,他还反问我一句,说我竟然不知道?然后说我不知道就算了。”

    “他没提你的事?”比起自己的事来,余丰年显然更关心妹妹的事。

    但秋穗在兄长面前是尽量报喜不报忧的,郎主昨天其实也有说吓唬或者是敲打她的话,但这样的话秋穗肯定不会同自己兄长说,所以她摇头:“没有。”

    余丰年若有所思了一番,然后笑起来:“那就没什么,别担心。许是他见我年纪也不小了,便想打探一下我的情况。又或者,只是闲来无事,随口提了一嘴而已。只要他没说要留你在府上,就都不是什么大事,放心吧。”

    秋穗心想,他就不是那爱管闲事的人。既特意提了,自然有他特意提出的道理在。不过,本来问兄长也只是为了打探他有没有同样问过兄长这个问题,既然打探到了,再说下去也没必要,秋穗便不提了。

    正好这会儿傅灼也出来了,秋穗便站在他身旁为他夹菜布菜,再没说话。

    *

    傅灼和梁晴芳在遇仙楼用饭一事,被一个熟人瞧见了。那熟人心下好奇,便打探了一番,于是七传八传之下,消息便传去了梁家夫妇耳中。

    梁氏夫妇得知消息后,立即差人叫了女儿到身边来问话。

    梁大人虎着一张脸,很明显的不高兴。梁夫人呢,虽然平时很温柔,也很宠女儿,但这会儿事关女儿名节问题,她不得不也摆出了副严肃的表情来。

    “晴儿,你自己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梁夫人怕丈夫一旦发火了事态便一发不可收拾,所以索性她自己先冲女儿发了这顿火。

    梁晴芳还不知道父母说的是什么,一脸无辜问:“爹爹娘亲怎生这般严肃,女儿怎么了?”

    梁夫人道:“之前你表姐登门来说和你同傅家五郎的事儿,你不答应。为了这事儿,为娘有好几日没脸去见你表姐。怎么突然的,你又同那傅提刑去遇仙楼吃饭了?你们一起吃饭,叫人看见了。亏得两家是有亲戚关系的,拿亲戚的情分说事儿,外人也不好多嘴,否则的话,你们这不清不楚的单独见面,你名声还要不要了?”

    梁晴芳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为这事儿生气。

    但梁晴芳却道:“女儿两日前的确同傅提刑去遇仙楼吃过饭,但却不是单独见的面。当时除了女儿和傅提刑外,还有秋穗和余公子也在。而且我们也是坦坦荡荡的,虽定了包间,可包间的门却是开着的。”又嘀咕,“若非如此,也不会叫有心的人瞧见,然后再碎嘴子乱说话,竟传成了这样。”

    梁家夫妇倒不知道还有别人在,以为只是女儿同傅提刑单独见的面。可若有别的公子小姐在,那瞧见的人怎么不提?

    “秋穗……和余公子是谁?”梁夫人想了一圈,竟也没想出余姓公子会是哪家的公子,而秋穗又是哪家的小娘子。

    原本梁晴芳自知坦荡,提及上面那些,她也是理直气壮的,丝毫畏惧和退缩之意都无。但这会儿提起余丰年兄妹来,她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开始慌了。

    她自己心里也知道,若她告诉父母她的心思的话,父母怕是会一时接受不了。到时候,连母亲也生气了的话,她怕是连门都出不去。

    而这个节骨眼上若出不去门,她和余公子怕此生真就再不会有交集了。

    忽又想到了那日午后的初见,他一身浅色袍衫,身上气质干净,为人也内敛又稳重,她一眼看去就觉得心下怦然一动。活到十七,还是第一次有过这种感觉,她也不知为什么,只觉得,若是此生嫁人的话,她定要嫁给他这样的人。

    原以为他是侯府的亲戚,一番打探下才知道,原他是府上女婢秋穗的兄长,如今在提刑司衙门任仵作一职。

    梁晴芳知道父母肯定不会看得上他的出身,所以她跟谁都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思来。还是后来同秋穗闲聊时,偶尔得知其实余家也不算差,也是出了两个秀才的,她这才又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再接下来便是打探他在乡下有无婚娶,有没有定亲。一切都打探清楚后,她才敢制造机会和他再次邂逅。

    而余公子这个人是越接触下来越觉得他好,他是不比傅家五郎出众,可他的温和稳重,总叫人莫名有种踏实感。他对她妹妹极好,想来这样温和的一个人,对未来娘子也会很好吧?

    梁晴芳想了很多,有些神游了,梁夫人夫妇面面相觑,还是梁夫人又喊了她一声,梁晴芳这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后,梁晴芳倒是如实说:“之前去表姐家玩儿时,认识了府上一个女婢。那女婢原是侯府老夫人身边的一等婢女,极得老人家喜欢,后来被调去了傅家五郎身边当差。起初女儿只是觉得她与寻常的女婢不一样,人很聪慧,气质也好,像是读过书的。后来认识久了后,她便同女儿说了她家里的一些事儿,原来她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只因幼年时家中遭了难,这才不得已卖身为奴的。她家里一门两个秀才,父亲是秀才公,家中幼弟以十三之龄也中了秀才。女儿见她身世可怜,便从未拿她当女婢看,一来二往的,倒处成了知己。她就是秋穗,余公子是她兄长,原是周边县衙的仵作,后因能力出众,便被提刑司衙门借调了过来。”

    “所以,女儿同傅提刑在遇仙楼吃饭,不是因为傅提刑,只是因为秋穗,女儿始终都是和秋穗呆一起的。爹爹娘亲若不信,大可去傅侯府找了秋穗姑娘来问,女儿句句属实。”

    梁晴芳尽量不在父母面前提余丰年,只辩说她同傅灼是没有的事儿。因她同傅灼之间无事是真的,所以她说起来是坦坦荡荡。

    梁夫人自然信了的,她叹口气说:“那女婢再好,可她毕竟是傅家的女婢。你既不愿同傅家五郎结亲,还是莫要同他的婢女走得近的好。女孩子家名声最是重要了,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梁晴芳知道如今不是摊牌的时候,她只能顺着母亲话应是。

    *

    常拓被傅灼派去京外办事,这两日常拓回来复命了。傅灼得了他的复命后,没再另外交给他差事,但也没提要他还秋穗值夜的事儿。

    常拓以为郎主是一时忘记了,便主动提了道:“郎主,那奴今日当差吗?”

    傅灼的确是忘了,若非常拓提起,他都不记得从前一直都是常拓守夜一事了。如今想来是习惯了秋穗的侍奉,若再恢复到从前,傅灼觉得自己或许可能会要再重新适应。

    “不必了。”所以傅灼道,“之前不是一直抱怨内宅拘着你,都不能去外头敞开手做事吗?如今既然调你去外院做事,就不必再回来了。”

    常拓从前是为自己管着内宅而憋屈,觉得自己不能像哥哥一样在外面帮郎主。可如今只替郎主办了这一回差,他便有些想念从前的日子了。能外头闯荡固然是好,可也辛苦啊。不说旁的,就说他连日来快马加鞭,那双腿木得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人都有惰性,常拓便犯了难。犹犹豫豫的,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傅灼望他一眼:“觉得苦了?”

    常拓嬉皮笑脸道:“是奴从前太高看自己了。”

    “但你这差事的确办得不错。”傅灼肯定了他的付出,“凡事都是需要历练的,一回生,二回熟。第一次办差能办成这样,属实不错,下次也只会更好。”又说,“之前不让你出远门历练,是因为你年纪尚小,你哥哥也担心。如今你年纪不小了,的确该给你派几件像样的差事做。男子汉大丈夫,该志向远大些,而不是躲在深宅内院打理家事。”

    常拓被肯定了,还没来得及高兴一场,就又听主家数落他没有进取之心,不免也难为情起来。

    常拓挠挠脑袋,仍是一张笑脸,他嘻嘻哈哈道:“能得郎主的认可,奴便觉得自己还是有用的。的确是懒惯了就总想舒服些呆着,但男儿志在四方,奴也想日后成为郎主的左膀右臂。郎主放心,奴会好好干的。”

    傅灼自然信他,也晓得他这一趟来回着实辛苦了,便叫他先回去歇着。

    常拓退下去后,傅灼便也暂且撂下了手中的公务,一时陷入到了深思中。方才常拓来问换班之事,他本能反应便是如何搪塞。私心里,倒是希望能留秋穗一直在身边值守。也就是说,如今他们二人的相处,他是觉得轻松且愉悦的。

    这种对一个人的依赖感,倒是从前不曾有过。

    而不管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到底出乎了他的意料。

    傅灼有些分神,难再沉浸到公务中去。

    而常拓离开后,秋穗便奉了茶进来。搁在一旁案头后,秋穗仍站在边上,没离开。

    其实她也想问问,如今常二管事回来了,她是否可以同之前一样,不必日日留宿书房值夜了。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掉30个红包!

    感谢在2022-05-03 17:42:59~2022-05-04 22:0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夜汐凌、扶摇直上九万里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院子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马腊鸡 10瓶;lucyh 5瓶;41575137 3瓶;荆棘鸟、成为高冷仙女、elle_zj197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斗神狂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病美人和他的竹马〕〔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请公子斩妖〕〔国民法医〕〔仙人只想躺着〕〔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用闲书成圣人〕〔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