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塔的黎明〕〔重生南非当警察〕〔大明皇长孙〕〔现代妖怪生存指南〕〔从种树开始〕〔战婿归来〕〔大明皇长孙:朱元〕〔保护我方族长〕〔尸祖在上:娇妻亿〕〔独战一生〕〔虎夫〕〔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毒医狂妃:邪帝请〕〔武映三千道〕〔男人三十〕〔我是剑仙〕〔贞观悍婿〕〔封侯〕〔大明镇海王〕〔仙者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_:聘为妻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梁夫人从叶台回来的第二天, 便带着女儿登了傅家的门,去给傅老夫人拜年。

    京里的规矩,过了腊月二十五后,便可各家串门走动拜年了。梁夫人想着秋穗从前是傅老夫人身边的爱婢, 深得她老人家的喜欢, 记得上回余家一家登门来提亲时, 秋穗还特意来了傅家一趟,给她老人家磕头请安。

    如今既刚从叶台余家回来,阖该先去她老人家那里坐坐, 说说叶台的见闻趣事儿,或许她老人家也爱听。何况,傅家的五郎还是女儿同余家大郎的媒人,本两家就是姻亲, 如今又多了这层关系,也阖该是要把傅家放在第一个去拜年的。

    梁夫人携女登门,阖家女眷自然齐聚老太太那儿, 尤其是侯夫人, 最不会缺席的。

    梁夫人对小女儿的这门亲事极是满意, 言辞间,也不乏对未来女婿的夸赞。既然夸了自己女婿,自然也会夸一夸旁人。说他们一家父子三个都极好, 如今个个闷家里认真温书,都在为来年的考试做准备。

    老太太提起了秋穗, 梁夫人也把秋穗这些日子经历的事儿全告诉了她老人家。

    “当地有个地头蛇, 自称自己是望族。得知余家同当地的县令和我们家都定了亲后,就非要叫余家把余娘子嫁到他们家去。那一家子的郎君都不行,没一个成器的。你说没有大才, 略普通些,但只要品性好,人踏实本分些,人家也不至于翻脸生气吧?可那家人倒是好,将一个眠花宿柳,秦楼楚馆里的浪荡子常客说给余娘子。见余家不答应,他们竟让那个纨裤子去挑逗余娘子。余娘子不愧是您老人家身边呆过的,遇事不慌,胆子也大,当即就挥了鞭子打了那人。后来,这事惊动了你家五郎,他身为提刑,立即就插手了此案。”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那高家这些年在叶台那地儿横行霸道,一家子身上背负了不知道多少桩案子。这些事儿,呈报到御前,怕是陛下都要动怒。”

    傅老夫人听后,也是浑身颤抖。她一辈子仁德心善,最恨别人仗着家世地位横行霸道了。

    何况,若不是五郎恰好在那儿,秋穗如今还不知是怎么样的呢。

    老太太骂道:“黑了心肝的一家人,仗着祖上有点权势地位,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叶台也不是什么偏僻之地,离皇城也不远,怎的这些人也敢!”

    老人家年纪大了,梁夫人也怕她真动了肝火会伤身,于是忙安抚着说:“谁说不是呢?不过余家还好,我去时他们说给我听,都是当笑话来说的。傅提刑怕有人会暗中报复余家父子,还把自己的宅子腾出来给他们住了。如今他们一家住在城里,有护院,倒也不怕。”

    老太太却重重叹息了一声,颇有些悲春伤秋之意:“不过一个小小的叶台,还算是在天子脚下,就敢有人做出这样的事,何况那些偏远边陲之地呢?我不信那家在当地没有官员庇护。很多读书人,一旦高中后做了官,就失去了读书人的气节。为财为名,也不知做过多少伤天害理之事。”

    梁夫人也忙顺着老太太话道:“谁说不是呢,若这天下能多几个傅提刑这样正直的好官儿,能为百姓们鸣冤情做实事,那是苍生之福,社稷之福。”

    老太太说:“五郎自幼就刚正不阿,他的师父和他的父亲,都待他极严。不是我夸自己的儿子,他长到如今这么大,除了这婚姻之事叫我头疼外,旁的事上还真从没叫我操心过。”

    提到婚姻之事,梁夫人便说:“缘分到了,婚事自然就来了。五郎还不大,有的是机会。”

    “还不大呢,过了年都二十五了。你家郎君同他差不多大的年纪吧?你可是早做了祖母了。”

    梁夫人自也有自己的烦心事儿,她也埋怨道:“我是做了祖母,可又有什么用?儿子在任上呢,一年也见不上一两面。我说叫他媳妇带着孩子回京来,恰好我家老爷如今调任回京了,一家子人呆一起多好?但他们不肯。非说他们一家三口要齐齐整整呆一处。我后来想了想,也觉得对。他们小夫妻两个好好的,没道理为了我的私心拆散他们。如今晴儿还能留我身边,但再过一两年呢?也留不住了。”

    说起这些,梁夫人都要哭了。长子在任上,长女没嫁在京里,如今也就一个次女常伴膝下,也还要嫁人了。

    老太太闻声,便也反过来安慰梁夫人:“只要他们小夫妻俩感情好,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就比什么都好。再过两年,等你家大郎也调任回京了,不就能常团聚了?”

    梁夫人也不愿在人家家里一个劲倒苦水,没的坏了人家的好心情,所以趁着傅老夫人安慰她的时机,自己也就顺着道:“是啊,我如今也是这样盼望着的。”

    老太太喟叹一声说:“谁家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各人有各人要劳心的事儿。看得开点,也就好了。”虽是这样说,但老太太心里还是挂念着幼子的婚约的。想着,曾去道观里给小儿子算过姻缘,那观里的老道士说他的正缘在二十五岁这年,若老道士所言不假的话,那也就是过完年了。

    想到这里,老太太心里还有些小紧张和小雀跃。待梁夫人走后,老太太不免又拉着侯夫人说起了此事。

    侯夫人抿了下嘴角,对自己的姨表妹没能嫁给自家小叔这一事,她心中还是颇多遗憾的。她是万没想到,姨父姨母竟真就把晴表妹许给了那个还什么都不是的余家大郎。

    不是不可下嫁,可这下嫁得也太多了些。日后余家待晴娘好还好,若是苛待她,又何苦来着?

    她也是有女儿的人,且女儿再没两年也该议亲了。所以对待表妹这事儿,不免就会想到自己女儿身上。若换作是她,她可不愿给女儿定下这样的一门亲。

    “要说般配,小叔还是同晴娘最般配的。只是可惜了……原多好的一对儿。”侯夫人至今对他们二人没能成一对儿这事耿耿于怀。

    老夫人却笑着说:“姻缘乃天定,人力不可违。他们身份门第差的那样多,如今也仍是力排万难在一起了,说明他们有缘分,这很难得。这事既过去了,之后就别再提了,人家女郎已有未婚夫,而且梁家夫妇都挺满意,咱们再念叨,也实在不好。何况,我五郎如此人才,也不是非梁家娘子不可的。”

    侯夫人说了声是,然后道:“儿媳也就是在您身边念叨几嘴,姨母那里可是不会这样的。”又说,“过了年小叔二十五,正合了那道士所说的有正缘的一年。母亲还请放心,儿媳身为长嫂,定会把小叔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的。”

    傅老夫人对长子长媳还是很放心的,她连连点头说:“你们夫妇办事,我是极放心的。五郎是你们看着长大的,想你们也不会不管他。”

    长兄为父,长嫂为母,傅煜夫妇对傅灼这个幼弟,颇有点视如己出的意思。傅灼并不比世子傅长衡大多少,且府上老侯爷又去得早,傅煜夫妇自然挑起了照顾幼弟的担子来。

    不说别的,就傅灼婚约一事,他们夫妇定会慎之又慎的好好挑一挑。

    因有把此事放在心上,所以从老太太闲安堂回去后,见丈夫这会儿也在家,侯夫人便直接寻到了丈夫的书房去。傅煜是武将,掌管着京城侍卫亲军马、步军二司衙门。因身居要职,位高权重,故常常在家也不曾闲着,而是呆在书房看书、布阵。

    听下人来禀说夫人来了,傅煜立刻扣下书,起身到外间来。侯夫人吴氏给他请了安后,问:“侯爷可忙?”

    傅煜让她坐,然后他自己也坐了下来,这才问:“可是有什么事?”

    二人做夫妻十多载,彼此间虽算不上多恩爱,但却是相敬如宾的。做了十多年的夫妻,也早有默契在,比方说,若妻子没什么要紧的事的话,是万不会特特寻到他书房来的。

    吴氏道:“今儿姨母来了,去母亲那儿坐了坐。晴娘最终还是定了那余家郎君,我看姨父姨母都十分称意。既如此,小叔那里自然是不好再盯着人家了。母亲的意思是,你我身为长兄长嫂,弟弟的终身大事,也该放在心上。你们兄弟两个都是大忙人,平时不是你不在家,就是他不着家,我想的是,正好趁着如今年底,大家都能聚一起时,侯爷去找小叔谈一谈吧。有些话,你们兄弟之间说,总好过我一个嫂嫂去找他说。”

    五郎的婚事,也的确该提上日程了,傅煜听后点头,应下道:“你放心,这事我记下了,会去找他谈。”

    傅煜是个行事雷厉风行之人,既应了下来,也就没再闲等。吴氏一走后,他便打发了个长随去了修竹园,要他打探一下五老爷这会儿在不在府上。若在的话,他可即刻去找,若不在,就给那边的人留一句话,他们郎主回来了,过来禀一声即可。

    很快,打发出去的长随回来禀说:“五老爷这会儿正在府上,说是才回来一会儿。”

    傅煜点了点头,又扣了书在案上,他则起身负着手往修竹园去。

    平时兄弟两个都很忙,常各忙各的,也就是上朝下朝时那片刻功夫能有时间说上几句。但傅灼这些日子奉命去辖内各州县走访了,人不在京中,回来后这几日,也多少为着叶台高家的那几桩案子来回奔波,兄弟二人都还没能有时间和机会碰个面。

    傅灼即便这会儿在家中,也是在伏案查阅各种卷宗卷案,不曾有片刻的休息时间。正入神,听下人来禀说侯爷来了,傅灼忙撂下手中之事迎了出去。

    对这个兄长,傅灼倒不是说怕,只因他年长自己许多,又自来威严,傅灼打从心里敬重他。

    父亲离世时他还是个不到舞象之龄的少年郎,之后的日子,多是受教于长兄。所以在傅灼心中,眼前之人,亦兄亦父,他不敢怠慢。

    便是如今他也大了,成了正四品的朝廷命官,骨子里对兄长的尊重和敬爱,也都还在。

    傅煜既身为一家之主,身上自带着一家之主的风范。威严,肃穆,不苟言笑。他又是带军之人,身上更是有种冷厉的肃杀之气。

    这样的人物一出现在修竹园,立马衬得傅灼这个素有冷面阎王之称的刑官都立即可爱温和了许多。

    请着兄长落座后,傅灼便命人去奉茶。

    见就只一个婢女室内伺候,傅煜不免觉得他这里过于冷清和寒酸了些。傅灼却笑着说:“小厮们伺候也是一样的,至于端茶送水的婢女,有一个就够了。”

    见弟弟节俭,傅煜也就没再说什么,只直奔正题道:“你我兄弟如今都各有公务忙,轻易聚不到一处去。趁着眼下年关你尚能在京中多呆几日的这个时机,我也想来问问你,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到底是怎么想的?”

    傅灼闻声面上没什么反应,但却下意识转起了套在拇指上的金扳指来。他略想了想,才答说:“婚约之事不急,一切随缘即可。”

    婢女奉了茶来后,又立刻站去了门外候着。

    傅煜说:“过了年你二十五了,实在不小了。从前你说要先立业再成家,如今业已成,阖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再过两年,你侄儿都得定亲了。”

    傅灼大可这个时候就向自己兄长坦白,说他已有心仪之人,望家中兄嫂能请了媒人去女家提亲,赶紧尽早定下此事。但他理智的知道,此时此刻若真坦白了,之后他同秋娘之事怕是有得磨。

    眼下显然不是个好时机。

    一来,秋娘也还没答应他,若他擅自提起此事,便是有违誓言。二则,兄嫂是什么样性子的人,他心中再清楚不过,梁娘子同余丰年定亲一事他们尚且耿耿于怀,何况他想娶余家娘子。

    傅灼深知,想平静的定下这门亲事,必须智取。

    所以,傅灼开始顾左右而言其它,既提到了傅长衡,傅灼便歪了话头,问道:“长衡已是秀才之身,明年真不让他下场考举人?”

    有关让长子从文还是从武,傅煜思虑了良久。最终还是觉得,他们傅家祖上既是以军功受的荫封,自然还是得保留一人走军中的路子。家中已有个走科举为官的幼弟,长子日后还是继承他的衣钵的好。

    宫里有贵妃和二皇子,他们傅家在军中不能没有人。

    “以后想考什么时候都能继续再考,先让他多在军中历练几年再说。”傅煜道。

    傅灼点头,又谈起了朝政之事:“宫里尚未立太子,想陛下也还在斟酌中。裴家兄弟把持着整个殿前司衙门,兄长如今虽统领马军步军两司衙门,但若论培植亲信,总归还是自家人更稳妥些。让长衡去军中历练,我看很好。”

    傅灼知道兄长的心病在哪儿,也知道他眼下最在意的是什么。所以,话头一旦拐出去,就没再收回来过。

    所以这一场交谈,就变成了兄弟间对朝堂局势的分析。

    等兄弟二人一番畅谈结束后,傅煜告别离开了修竹园时,才突然想起自己今日是来做什么的。但人既已出来,便不好再回去继续找他。他忙,他也忙,兄弟两个都没太多的空闲时间。

    又想着,左右眼下过年期间,他总得会在家呆到年初八。还有时间谈及他的婚事,不急在今天一天。

    但傅煜的这趟造访,却是给傅灼提了个醒。为日后同秋娘的这门亲事能顺当一些,他也该着手提前做些有必要的准备了。

    *

    转眼便是除夕,这是余家十二年之后,过的第一个团圆年。一家五口一个不少,齐齐整整聚在了一起。

    下人们将团圆饭备好了后,余乔氏便给他们派了压岁钱,然后叫他们都不必候着,自己下头聚一聚去。饭厅内,就只剩下自家的一家五口后,彼此间说话也都更放松了些。

    今年一整年都好事连连,余家一家都对如今的日子十分满意。

    因过了年余丰年就要考试,所以,一撂下碗筷后,他便即刻又钻进了书房去温书。余秀才和余岁安父子倒不急这一时一刻,所以吃完团圆饭,也能有时间说些闲话消遣消遣。

    没一会儿功夫,余岁安便被马家差遣来的人叫了过去,说是县令大人要请未来女婿一起吃这个年夜饭。余岁安走了后,余秀才夫妇也有些夫妻间的体己话要说,秋穗便主动提出要去外面院子里坐着看烟火,便把房间腾出来留给了父母用。

    大家各自都有各自的事忙,秋穗难得能忙里偷会闲儿,自己安安静静呆上一会儿。

    烟花很美,绽放在空中,绚烂的一大朵,是视觉上的盛宴。一朵接着一朵在空中绽放,也不知看了有多久,突然武丽娘匆匆走了过来,蹲身禀说:“娘子,傅郎主来了,正门外候着呢。傅郎主说不惊动府上别人,只是来寻娘子的,叫娘子出去门外一叙。”

    秋穗有迟疑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她立即站了起来。

    “他人在何处?”秋穗忙问。

    武丽娘说:“在门外,没进来。”

    秋穗想了想,到底还是急急迎了出去。

    门外,傅灼一人一马候着,在这除夕夜热闹繁华的映衬下,略显萧瑟寂寥。但见朱色大门后面现出了那抹窈窕身影时,他则在一片绚烂的烟花下展颜一笑,然后几步便迎了上来。

    秋穗惊奇问:“你怎么来了?”问完才想起来要给他行礼。正要蹲身,却被他那双温热的大掌稳稳扶住。傅灼手臂稍稍提力,便托起了她。

    然后答她的话。

    “在家陪着老太太吃了年夜饭后,想着没什么事,便寻了过来。”他说得轻松,就像是在除夕之夜能瞒得过全家,再快马一个多时辰寻来,是件极容易的事一样。

    秋穗心里什么都明白,此刻很暖心也很感动,她也关心了几句,问他:“你冷不冷?怎么不进去坐坐。”

    “是来找你的,就不惊扰你父母了。”傅灼解释,“惊扰了他们,怕他们还得想着要分些时间来招待我,彼此都不自在。不若你陪一陪我,也不算我这趟白跑了。”

    傅灼是一个人来的,身边没带人。武丽娘是个识趣的,见状后,便忙退去了门里边候着。

    而秋穗呢,则陪着傅灼一起坐在了门外的石阶上,两个人一起抬头看着天上的烟花。两个人没有挨得很近,中间空了一点儿,但即便这样,也算是靠得很近了。傅灼但凡稍稍动下身子,他身上的衣料都能碰到身边的人。大冷的天,风从鼻尖拂过,一阵一阵的,秋穗能闻到他身上的气味。

    干净,清冽,又带了点淡淡的苦,竟十分好闻。

    两人就这样肩并肩的挨着坐,即便不说话,也都觉得很安心。自从八岁后,秋穗把自己卖进了侯府,不得不逼着自己学着要独立起,她就再没过这种安心的时刻。

    还是很小的时候,同家里父母兄弟们在一起时,她才有过这种感觉。

    可时间是会带走很多东西的,如今虽又是回到了从前,但总归也不太一样了。哥哥和安儿如今都有自己的前程可奔,他们也都定了亲,即将会同另外一个人成为一家人。爹爹娘亲呢,年纪大了,如今家里好不易日子好过些,他们也想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片刻安宁时间。老夫妻两个,也想清清静静的自己呆上一会儿,忆苦思甜。

    各有各的事做,秋穗无疑就成了落单的那一个。

    而此时此刻,身边能有个静静陪着她一起看烟花的人,无疑显得弥足珍贵。

    时间越近子时,天上绽放的烟花就越少。见原本绽放的花朵,变得只剩零星几个,傅灼这才开口打破了这份安静,问身边人道:“你今天放烟花炮竹了吗?”

    秋穗摇头说没有:“那都是小孩子玩的,我们如今都大了。”

    “想玩吗?”他问,言语间带着诱惑。

    秋穗蠢蠢欲动,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才问:“你……有?”

    傅灼这才起身,去马背上的袋子中拿了烟花炮竹出来。秋穗见状,立即站起了身子。

    傅灼又拿了火折子来,对秋穗说:“一会儿你站远一点,我来点火。”

    秋穗又兴奋又激动,也还有点小害怕。她果然听话,立马站去了墙根底下呆着,尽量离他那儿远远的。

    傅灼将炮竹放置在平地上,点了后,他便也快步朝秋穗这边走来。正好走到秋穗跟前时,他背后,一朵硕大的烟花绽放在夜空中,久久都未曾消散去,一时间,似是要把整个黑夜都点亮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掉30个红包~

    成年人之间的爱情啊~~~~~

    感谢在2022-06-15 17:33:14~2022-06-16 17:49: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ing颖 5瓶;泠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这个文字冒险游戏〕〔开错外挂怎么办〕〔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海余烬〕〔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真没想重生啊〕〔病美人和他的竹马〕〔蛊真人之行天下〕〔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