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保护我方族长〕〔尸祖在上:娇妻亿〕〔独战一生〕〔虎夫〕〔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毒医狂妃:邪帝请〕〔武映三千道〕〔男人三十〕〔我是剑仙〕〔贞观悍婿〕〔封侯〕〔大明镇海王〕〔仙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影后的嘴开过光〕〔从神探李元芳开始〕〔神级小渔民〕〔重生1983:我把老〕〔神婿叶凡〕〔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112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_:聘为妻 第112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会儿功夫, 在坐的几位,也就余岁安同余乔氏母子二人还没瞧出端倪了。就连余淮方,也开始隐隐觉得不对劲起来。

    同马家接触也有不少日子,马家夫妇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不可能不了解。若说只因为他们如今同裴家杠上了就立刻过来撕破脸, 这还是没有可能的。

    也起了疑心的余淮方悄悄抬眸朝一旁长子和女婿望去, 似是想从他们二人脸上试探出什么来一样。傅灼仍纹丝不动坐着,感受到了一旁泰山大人的目光,但却没回应眼神。而余丰年呢, 悄悄冲父亲蹙了下眉,后又自然的挪开目光,暂时也未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

    余岁安置身在此局中更深一些,所以就没能立刻跳出来多想到别的。他同兰娘虽然一开始遵从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可多日相处下来,也是很有些感情在了。如今突然说悔婚就悔婚,余岁安总觉得心中承受不了。

    而且凭他对兰娘的了解, 凭兰娘对他的喜欢和依赖, 她怎么可能会丝毫没有自己主见的就只听父母的意思呢?

    余岁安还在极力争取:“我不信。就算她也有退婚的意思, 我也希望她可以当面来同我说。”

    余岁安能有这样的态度,马尚儒心中还是极高兴的。他高兴一是因为,觉得女儿果然所托非人, 这个女婿心中还是有女儿的,如今发达了能如此挽留, 日后必然也会待女儿一如既往的好。二则是, 他如今是被胁迫,所以才不得不说出这些话来,他照做了, 就能保得住妻女的性命。但若是余家这边不答应呢?余家的态度,可不是他能够掌控和左右得了的。

    心里高兴着,嘴上却仍是说:“我家兰娘最是知书达理的好女郎,退婚这样的事,她怎会亲自抛头露面?也不必多说了,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此事就这样算了吧。”

    “算了就算了,难道我们还会求着你们家吗?”余乔氏实在忍不住了,开始撵人走,“把聘礼留下,这里也不欢迎你们,赶紧滚吧。”

    余岁安还欲说什么,余丰年开了口道:“岁安,不必再争取了。我看马县令态度坚决,想来是不会再有丝毫改变的余地的。既如此,就尊重人家的选择吧。”

    “可是我不甘心。”余岁安性子有些烈,也不够稳重,这会儿他也是真的很生气很愤怒,所以才一再的失去理智,“凭什么当初议亲的时候去他们主动提出,如今退亲,又是他们家主动?我不信兰娘真是这样的人,我想见她一面后再做定夺。”

    若说起初过来,马尚儒心中还有恐慌在,怕余家会顺驴下坡,正好就顺势客客气气的退了这门亲。可如今这一番较量下来,他是再没什么可怕的了。不说二位亲家心中也没有退亲之意,就是这位女婿,那也是极看重他们家兰娘的。

    哪怕如今飞上枝头变凤凰,极尽富贵,入了不知多少勋贵的眼,他也从未动摇过立场,丝毫未想过弃了兰娘再娶贵妻。

    只要他们马家这一关能过,日后女儿的一辈子是不必愁了。

    马尚儒突然沉默住了,没再说话,态度似乎也不比之前坚定。他身后的家丁看到,便提醒说:“眼瞅着天就要晚了,夫人小姐还在家中等老爷呢。老爷,您可要速速回家去?”

    马尚儒知道这是在拿妻女的性命威胁自己,他垂眸拿余光瞥了眼身后,到底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又再说:“探花郎,就不必再见我家兰娘了。此事既已做定,那马某便就此告辞。”

    马尚儒说完立刻转身就走,余岁安要追上去,却被一旁余丰年强拉住了。

    直到马尚儒带着那家丁彻底走远了,完全消失在了余家人视线中后,余丰年这才松开拉着弟弟的手。而那边,余岁安突然愤怒的一拳捶打在了柱子上,余乔氏则也震怒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想当初马家夫妇是多好的人呐,如今竟也会这般落井下石。”

    余乔氏心中很失望很难过,但又觉得,这样的人不配得到她的失望和难过。所以气完了后,她反而镇定下来去劝儿子,道:“算了安儿,说起来也是你们两个没有缘分。你也别气,兰娘未必是真心愿意退婚的,只是若她父母态度坚定,她也没有办法。婚退了就退了,日后也不是娶不着别的好娘子了。千万别为这个,而气坏了身子。”

    余丰年侧首望了一旁傅灼一眼,见傅灼冲他颔首后,他则又看向一旁父亲。余淮方是没什么太大的主见的,小事上他能做得了主,但这种大事上,他是完全听长子和女婿的。所以,他并不给出任何意见。

    见父亲没异议,余丰年便说:“娘,安儿,可觉得方才跟在马大人身后的那个家丁眼生?”

    不知道长子为何突然提到这个,余乔氏猛地一愣。再回想起刚刚跟在马尚儒身后的人,的确眼生,余乔氏便点头说:“是眼生,从前没见过。怎么了?”马家有一个家丁,是时常会跟在马县令身边当差的,马县令但凡出门都会带着他。而今天这个……

    余丰年道:“或许……马家一家是被胁迫的,也未可知。”

    “什么?胁迫?”余乔氏惊住了。还能这样吗?她真是不敢想。

    余岁安也突然醒悟过来了,他静下来细细一想后,突然豁然开朗起来。他就说呢,怎么马家态度会变换得如此之快呢?这实在不是他们一贯的行事作风。

    “那会是谁胁迫的?”余岁安想到这一层,又冷静下来后,脑子自然也就跟得上了。

    余乔氏到底慢了一截,她听小儿子这样问后,也顺口问:“对啊,这会是谁胁迫的?”又兀自说道,“马家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小百姓,大小也是个一县之官啊,又有谁胆子这么大,敢去威胁朝廷命官?难道是……”其实答案呼之欲出。

    大家都想到了裴家,但却对裴家这样做的原因,尚不明晓。

    大家都在各自思忖,想着裴家此番举动的原因。余乔氏是急性子,她自己兀自想了会儿实在想不通后,便问:“裴家是为着什么?”

    是啊,裴家是为着什么呢?

    若说是为了同傅余两家作对,想一一铲除掉两家的同盟和臂膀,那他们兄弟为何不胁迫梁家,而只胁迫马家呢?论起地位和家底来,梁家可不知要比马家强多少。

    余丰年道:“此事怕还得再多探一探,暂不清楚。如今只知一点,马家乃为胁迫,他们也是不想同咱们家解除婚约的,所以,日后待事情有了定论后,这门亲事,还得续上。”

    余乔氏本来气就是气马家的出尔反尔以及落井下石,如今既得知是被胁迫的,她自然不再多说什么,她说这是自然的,难得两个孩子如此情投意合。又问说:“若是胁迫,如今马家一家三口岂不是有危险?”

    这时候,傅灼总算开口了,道:“此事岳母不必担心,我会暗中差人去叶台先探探情况。若真是裴家下的手,目的是为了逼迫两家解除婚约的话,如今目的既已达到,想来他们也不会愿意再节外生枝。所以,马家一家算是暂且逃过了此劫数。”

    认真想了想后,傅灼又道:“若我没猜错的话,或许……裴家是冲二郎来的。”

    “二郎?”余乔氏不懂,“为什么?他们之前不是一直针对大郎的吗?”

    傅灼想到的,余丰年差不多也能想到。所以,听傅灼这样说,余丰年就觉得自己猜的也没错。

    所以她向母亲解释说:“那日二郎打马游街,之后几日,还记得有多少人家登门提亲吗?或许……裴家也有适龄的女郎,也正好看中了二郎。如今逼得二郎同马家退了亲,正好他们裴家可以趁虚而入。另外……”余丰年突然话说一半,不再继续说了。

    “另外什么?”余乔氏着急。

    余丰年朝傅灼望去一眼后,这才又说:“另外,裴家以为余家是同傅家有姻亲关系,这才同傅家同一立场的。若他们裴家嫁了个女儿到咱们余家来,日后余裴两家也都是姻亲了。这样一来,余家是帮傅家,还是帮裴家,之后自可掂量。而若余裴两家真做了亲家,什么梁家,甚至是江家,他们都觉得可能会慢慢朝裴家倾斜而去。如此只拿一门姻亲就能解决的事,他们为何不干?”

    余乔氏气得骂爹:“做他娘的春秋大梦去!我们余家就是落魄得只能娶乞丐的女儿,也不会要他们裴家的闺女。什么东西!害得我大郎明明有才学,却考不中进士,如今害敢腆着脸来结亲?我呸!”余乔氏平素不是个泼妇,可如今气得恨不能跳过去撕烂裴家人的脸。

    余丰年说:“娘先消消气,此事自不会叫他们家得逞的。如今马家既已如他们的愿退亲了,就看裴家之后的动作了。”

    本来好好的一场回门宴,被半道杀出来的裴家搞得大家心情都很糟糕。坐车回侯府的路上,秋穗问丈夫:“这一场较量,是不是刚刚开始?”

    傅灼这会儿因在想别的事,有心事在,所以一时心思没能放在新婚娇妻身上。但听得妻子这样问后,他则轻叹一声,然后伸出手臂去揽过妻子来。

    二人早有过夫妻之实、亲密接触后,如今再如此这般的搂搂抱抱,也就不算稀奇事儿。傅灼更自然一些,秋穗还有点羞涩,但也还好,抱一起说话还是十分坦然的。

    傅灼将人揽在胸膛前,然后嘴贴在他耳朵附近道:“没事,别怕。有我在,会护你一切周全。”

    秋穗说:“你护我,我也要护你。我们是夫妻,就该同甘苦共进退。不管前面是荆棘还是坦途,我都会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同你一起走下去。”

    傅灼将人搂抱得更紧了些,他沉沉叹息一声说:“娘子,待过了这一劫,日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嗯,我不怕。”秋穗尽力安抚他的心。

    马车摇摇晃晃着慢悠悠往侯府驶去,二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着。虽没再说话,但彼此心中却都知对方在想什么。接下来的路布满荆棘,只有携手一起披荆斩棘,才能共同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

    裴绍卿在家行二,他上头还有一个兄长。只是兄嫂皆英年早逝,留了个女郎下来,全权交由他抚育。女郎名唤瑛娘,如今年十五,正好到了说亲议嫁的年纪。

    虽非裴绍卿所出,但裴绍卿待侄女却一直视若己出。加上他成亲多年膝下却一直没有子嗣,就更是待长房的一双儿女好了。

    侄女瑛娘看上了那余家二郎,即便如今裴家早把余家得罪光了,裴绍卿也极愿意为她筹谋。也愿意为她屈尊降贵,为了这门亲事,他可以亲自登余家的门。

    马家那边,裴绍卿也没对他们怎么样。本来也只是吓唬吓唬,在得知马家夫妇还算识趣乖巧,主动去找余家解除了婚约后,裴绍卿自然就叫人将他们都放了。

    这日,裴绍卿亲自带着厚礼,登了余家的大门。

    若依余乔氏的意思,自然是得像打狗一样将人打出去。可强权逼人低头啊,如今裴家位高权重,又得圣上庇佑,余家别说只是新贵,就算是像傅家那样的底蕴深厚的勋贵人家,也不敢会这样明着结仇。所以,余乔氏只能忍了,然后避而不见。

    余岁安性情也急躁,且此事又同他相关。所以,余淮方和余丰年父子让他也避开了。

    虽说是政敌,也早在朝堂中结了仇。但如今毕竟不是在朝堂之上,是在家里,所以,余家父子多少肯定是要给足裴绍卿脸面和尊重的。

    该给的脸面会给,但不该松的口也绝对不会松。

    父子二人亲自迎了出去,又请人进了正厅叙话后,余淮方身为一家之长,率先笑着问候道:“不知裴帅此番莅临寒舍,是有何指教?”

    裴绍卿也还算礼貌,站了起来朝余淮方抱手作一揖后,才开口说:“今日登门来,为两件事。第一件,是向贵府大郎致歉求和,二则,是家中有一侄女,正值待嫁之龄。我瞧贵府二郎英姿勃发,又学富五车,未来必有前程,所以便想替家中侄女提亲,欲求结两姓之好,日后二家并作一家,再无嫌隙。”

    余淮方余丰年父子听后,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也没想到这裴帅态度会如此谦恭。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掉30个红包~

    感谢在2022-07-24 00:00:24~2022-07-25 16:39: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橘子汽水、小任性 10瓶;wo7788520、周小七 5瓶;lxzdzhk 2瓶;云画的月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这个文字冒险游戏〕〔开错外挂怎么办〕〔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海余烬〕〔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真没想重生啊〕〔病美人和他的竹马〕〔蛊真人之行天下〕〔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