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日常 第219章 反杀(二合一)
    下了挂面,舀了四五勺子的肉片炒出来的肉臊子,翻滚味道就散开了,面条快熟的时候,放上一大把洗好的菠菜,撒上一大把蒜苗碎,搅拌下就开始捞面。

    太晚了,姜沫沫也懒得折腾,一人一大碗汤挂面,秦天是姜沫沫的两倍,姜沫沫又拿了一个罐头出来,是自己炒好的辣椒兔丁,倒在大盘子里,满满当当的。

    吃了面,洗漱了一番,两人就早早的睡下了。

    铺盖都是他们带来的,屋子里又烧了炉子,一个多小时后房子的湿气就散开了,睡着也舒服多了。

    姜沫沫看着周围的墙壁,虽然看着还不错,可是到底年代久远了些,房子也老久了不少。

    姜沫沫和秦天商量道:“我看西面的房子到是不错,回头把那边的屋子收拾出来,你住着,东边以及前厅全部拆了重盖算了。”

    秦天搂着小媳妇,嗯了一声:“好,只是现在修的话,不能建楼,只能是平房,最多带一个小阁楼。”

    姜沫沫倒也不稀罕楼房,平房住着多舒服的,东边房子全部修成平房,最多书房修一个阁楼出来,她摆一些古董字画啥的。

    西面先不盖,等过了77年之后,直接盖成小楼房,弄得现代化一些,几个孩子可以住在那边。

    东边这边要复古舒适一些,到时候她和秦天住在这边。

    就这样,两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子话,然后就睡着了。

    早上姜沫沫感觉到被子煽动了下,眯着眼睛看了眼,秦天正在穿衣服下床,然后就是开门的声音,接下来就是秦天进屋子烧炉子。

    炉子烧起来,温度很快的上来了,秦天则出去打扫院子去了。

    姜沫沫一直等到温度上来了,才开始嘻嘻索索的穿毛衣穿厚棉袄,穿肥大的厚棉裤,穿上棉靴子出去,才感觉没那么冷。

    秦天已经把东西院子全部都给打扫了一遍,见姜沫沫起来就问道:“我去买点早饭?”

    姜沫沫点头道:“拿一个小铝盆打一盆豆浆,我热一些包子吃。”

    秦天放下扫帚,找出来个铝盆洗干净,然后就出去了。

    姜沫沫给锅里添水把蒸笼摆上去,擦拭干净就把包子放上去,烧上火,另外的锅里添水也给烧上火。

    半个小时的样子,秦天就回来了,端着一铝锅的豆浆,姜沫沫撒了两勺红糖进去,搅拌下,包子这边也热好了。

    两人喝着豆浆吃了一大笼的包子,吃饱之后,两人就去西院看了下。

    西院也有个小灶房,就是没东院这边的灶房大,只有两个灶头,可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够用了,于是两人干脆把东边的家具用具收拾了个干净。

    能用的选出来放在西屋用,暂时用不到的都堆在西屋另外几间屋子。

    然后就到了中午,两人身上也都脏兮兮的了,拿了换洗衣服,干脆的去了附近的澡堂子,一个小时后,两人在门口集合。

    然后秦天骑车带着姜沫沫找了一家羊肉馆子,两人吃了爆炒羊杂碎,羊肉面,羊肉馅饼,喝了喷香的羊肉汤。

    吃饱喝足,秦天骑车把姜沫沫放在离房子最近的一个供销社,自己就骑车先去局里一趟。

    大冷天的路上行人都匆匆忙忙的,姜沫沫去供销社采购了些油盐酱醋,肥皂火柴等日用品,装在篮子里慢悠悠的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个男人抱着个孩子风风火火的撞了下自己朝前前面的巷子跑了。

    姜沫沫被撞了下肩膀,哎呦了一下,站稳了身子,就听身后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另外一边一边跑一边喊道:“救救我的孩子,快抓人贩子啊,快救救我的孩子!”

    就在此时姜沫沫侧面一男的一听就朝着前面跑掉的男人追了上去。

    姜沫沫见状也赶紧追了起来,那女的在后面也不停的跑着,不大一会就有四五个人也跟着追了起来。

    最前面抱着孩子的男人,被追急了,一个拐弯就跑到了一个狭窄的巷子里去了。

    姜沫沫速度很快,已经和几个男人持平了,最后三个男的见人跑的太远了,就折了回来,气喘吁吁的对着姜沫沫道:“姑娘,你和他往前堵着,我们绕过去,去前面堵一堵。”

    姜沫沫嗯了一声,就和另外一个高个子男人朝前跑了一会,不大一会那女人也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问道:“孩子,我的孩子呢?”

    姜沫沫转过头刚要说话,就感觉到一阵轻风扫过来,于是猛地一个后越气,靠墙仰着头瞪着旁边,就见原本站在她旁边的男人手里拿着黑色的布子正要往自己嘴巴上捂,另外一个手也打算要困住自己。

    只是姜沫沫反应太快,一下子就跳开了,男人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

    后面的女人面容一僵,随即面上就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来:“你干嘛啊这是,小妹,快跑,姐在这顶着!”说着女人就要靠近姜沫沫。

    姜沫沫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这是被人堵上了啊,什么抢孩子的,只怕都是演戏。

    说时迟那时快,姜沫沫猛地一脚就踹向了靠近自己的女人。

    那女人原本想着是自己抓住姜沫沫的手臂,让她的同伙好动手抓住她。

    结果她还没靠近呢,就被姜沫沫一脚踹翻了。

    踹翻这女人,姜沫沫没停下来,换了另外一个墙壁,背靠着,那手里举着黑色布巾的男人愣了下,看了眼被揣在地上的女人,也不去管她,猛地就朝着姜沫沫的方向跑去。

    姜沫沫冷笑一声,把篮子丢在地上,一个墩身,双手握拳,对着男人的肚子就猛地击打上去,劲用的特别大,再来姜沫沫打击的又是穴位,男人嗷的一嗓子,疼的就侧翻在地上,圈着身子。

    姜沫沫起身,秦天给她说过,一定不要让你的敌人还有行动力的时候去干别的事情,这样只会给你带来危险。

    所以姜沫沫站起身,一脚就踢在了距离自己最近的男人的小腿骨上,啪的一声,男人嗓子发出尖利如杀猪般的惨叫。

    倒在地上的女人原本要起身想办法逃离,结果姜沫沫根本没给她机会,在踢端了男人腿骨之后,一个跨步,从男人身上跨过去,对着女人刚爬的屁股上就猛地踹了一脚。

    女人没防备啊,一个朝前爬窜了出去,脑门咚的一声,就装在墙上了,女人感觉到整个脑子们一阵子眩晕,哎呦呦的就呻吟了起来。

    这哪里算完啊,姜沫沫几步上前,对着女人的小腿骨就是一脚,啪的一声,小腿骨断裂了,女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姜沫沫正打算假装从篮子里拿东西,顺便摸出来个根空间里麻绳,结果巷子另外一端三个男人拉着一个捆绑好的男人朝着这边来了,其中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个孩子。

    姜沫沫看了眼,冷哼一声,这些人可真是厉害啊,这是一群人演戏呢,抓了的那个男人,看着身形应该就是刚才站在自己侧面的男人。

    只是此时迎面被拉拉扯过来,长相有些个面熟啊。

    姜沫沫蹲下身,翻找篮子,从里面抽出来一铁棍出来,铁棍上带着尖锐的倒刺,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姜沫沫拿起了铁棍,然后伸脚就在躺在男人肚子上猛地一脚,地上一百四五十斤的男人就咚的一身撞在了墙上,在那女人旁边蜷曲躺着了。

    姜沫沫这才满意的站在侧面,一面注意着身后的位置,一边看着已经走上前的几人。

    几人刚才就发现了不对劲来,又见女人把地上躺着的人踢到墙角,才看清楚,地上躺着的两个人都是他们的人。

    拽着捆绑男人前行的男人看着年纪不大,二十岁出头,看到地上躺着的人时候,怒目圆睁,扔了手里拽着的绳子,拿出腰里别着的刀就就冲了出去。

    抱孩子的男人喊了声:“刚子不许冲动!”

    那叫刚子的男人哪里能忍得住,怒气冲冲的跑过来,举着刀子就对着姜沫沫的脑门子砍了过去。

    姜沫沫手里的铁棍子,早就先一步的在男人举起的胳膊上猛地一击,拿把刀啪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然后那叫刚子的男人啊了一声抱着胳膊就要朝后退。

    姜沫沫先一步把地上的刀子踹开,然后手里的棍子也跟换了方向,对着男人的后背猛地一下敲击了上去。

    就听叫刚子的男人啊的一声尖叫,就倒在了地上,姜沫沫冷笑一声,这人拿着刀子就敢劈着她脑门子来,看着架势应该是见过血的,或者说手里是有人命的。

    姜沫沫哪里会客气,轮着棍子对着刚子的小腿骨就敲了下去,啪啪两声,两条腿都给敲断了,就听到刚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叫骂声。

    姜沫沫起身站在刚才的角度看着已经站在对面不动的两个男人和一个被捆绑起来,此时躲在墙边的男人。

    姜沫沫此时才认出来,这人是她认识的,只是这个场合她不敢确认对方是不是一伙的,毕竟这些人已经演了一场戏给她。

    如果再来个大反转,她救了对方的人,结果对方的人再给她一刀,这个结果她可不愿意承受。

    对面被捆绑的人显然也是在惊慌惊吓之余也认出了姜沫沫,惊喜的道:“你怎么也在这里?救救我,我被这些人抓了!”

    姜沫沫举着铁棍指着男人冷静的道:“别动,站在先不要动!”

    别捆着的男人忙点头,然后就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此时站在后面的两个人,一个抱着孩子,一个手里拿着棍子和绳子的男人冷着一脸张看着姜沫沫。

    抱孩子的男人对着姜沫沫道:“小姑娘没看出来啊,这么好的伸手,哥几个今儿个认栽,你带走你的人,我们带走我们的人离开,都别动手了行吗?”

    抱孩子的男人速度极快的做出了决定。

    姜沫沫活动了下脖子和手腕,挑眉:“你说的好像我活该被你们骗,差点被你们抓了一样?”

    抱孩子的男人皱眉:“你想怎么样?”待在这里时间越长越危险,越会出现不可预测的事情来,万一再有人来了,他们想离开就难了。

    只是再次和对方发生冲突,他们也没信心能够顺利的离开,尤其对方已经伤了他们三个人,三人都躺在地上失去了行动能力。

    姜沫沫冷着脸道:“地上三个人,一个人一千块钱赎金,这就是三千块,还有我受到了惊吓,接下来的日子只怕睡不好吃不好,得要五千块的精神损失费,这就是八千块,我买了东西本来要回家的,结果被你们骗到了这里,耽搁了我的时间,我的误工费三千块,夹起来就是一万一千块,给你打个折,给一万块整数吧,我也要记账。”

    几人包括躺在上呻吟疼得要命的三人,以及绑着的男人,都惊呆了,精神损失是什么意思啊?

    抱孩子的男人怒道:“小彪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姜沫沫哼了一声,站在对面大约有个五米的男人,把怀里的孩子放在地上,从腰间拿出来一把匕首,旁边的壮汉,一米八左右,体重最起码有个二百斤,一脸凶相,见男人放下孩子,就放下手里的绳子,拿起来了木棍,大踏步的朝着姜沫沫先一步的走来。

    姜沫沫站在原地保持一个侧站着的姿势,那壮汉刚走两步,后面的抱孩子的男人就飞速移动步伐朝着另外一侧跑了过来。

    壮汉到达的同时,原来抱孩子的男人也到了她近前,姜沫沫举起铁管,一个原地跳跃,跳起两米多高,举着铁棍对着原来抱孩子的男人肩周的位置狠狠的砸了下去,就听男人一声惊叫。

    姜沫沫砸下去之后,没有停留,猛地蹲在地上,一铁棍就敲在那壮汉的膝盖骨上了。

    啊的一声,壮汉倒在地上捂着膝盖惨叫了起来,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小彪子等各种问候她老娘的话。

    姜沫沫原地一个转身,转到男人后背,对着他后背就一个敲击上去,壮汉被砸到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封天妖尊〕〔在妖魔战国当狗的〕〔梦游诸天暴躁神僧〕〔都市逆天神尊〕〔穿梭神卡世界之猎〕〔青梅很高冷,竹马〕〔帝君盛宠:逆天小〕〔天命神相〕〔八零军夫俏佳人〕〔逆天神婿〕〔快一点的节奏〕〔通天之仙尊〕〔闪婚独宠:总裁大〕〔放浪地球〕〔遇见你,倾于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