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竟然成了大师兄〕〔元始魔域〕〔重生我是一个神〕〔宠妻狂魔:乔小姐〕〔修仙强者重回都市〕〔从扶弟魔开始当首〕〔日常系神壕〕〔我,是你惹不起的〕〔主神在校园〕〔神级负二代〕〔从武林高手到娱乐〕〔我真的不怕鬼〕〔山水密码〕〔都市超级高手〕〔我真不想努力了〕〔娱乐圈的科学家〕〔神工〕〔我就是演员〕〔我真的是武林高手〕〔系统别怕我来了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日常 第228章 省城过年
    来人叫徐占军,是秦天找来送几个孩子上下学的人,徐占军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应该是要分到地方上的公安上的,只是分配还需要一段时间。

    秦天就把人照过来接送几个孩子上下学了。

    姜沫沫先领着人去了大食堂那边,和梁新国交代了一声,给弄了早饭过来,姜沫沫则回去安排了下工作就出来了,带着徐占军去了公共汽车站,两人直接去了乡里的初中,把姜耀祖叫出来,交代了下,然后又和学校说了一声,学校老师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家里亲戚最近闲着,每天要接送孩子,课间时候就在老师办公室待着,毕竟大冬天的,待在外面多冷的。

    姜沫沫又认识学校的校长,送了些东西,就把徐占军安排好了,乡里小学和中学都是对面的,小学平时上下课是不让孩子们出院子的,没登记的大人也不让来接,所以徐占军待在初中部就可以了。

    等着孩子们放学待在门口等着就行。

    安顿好了徐占军,姜沫沫就拿出备用自行车,骑回家去了,姚花枝和姜二河正在弄饭吃,姜沫沫跟着一起吃了饭,顺便把秦天找了个人接送几个孩子上下学的事情给说了。

    姜二河皱眉:“有那么玄乎么,这没几天就放假了。”

    姚花枝瞪了男人一眼:“你吃的饭,其他事情别管,等会吃了饭,我就给小徐安排住处。”

    姜二河看了媳妇闺女一眼,没在说话,这个家啊,婆娘最大,孩子们意见也很重要,都得听啊。

    和姚花枝交代完,姜沫沫就骑车回去了。

    回到县里都下午两点多了,姜沫沫接了点热水洗了手脸,倒了一杯热水才开始上班。

    就在这是门口有人走动,众人都抬头去看,就见一个又瘦又黑的男人,胳膊打着石膏掉在脖子上,另外一个手上拿着个文件袋,看到这众人一脸不认识的自己的样子,浑身颤抖的差点就晕过去,尤其看到姜沫沫这个罪魁祸首,李建国恨不得冲上去给她咬死了。

    李建国这辈子算是顺风顺水吧,遇到最艰难的事情也不过是抉择,朋友需要作证什么的,他最难受的不过是想一晚上难过一阵子就没事了,可是这一次他可以说是终生难忘。

    边疆省啊,光火车就做了五十个多小时,这还不能到牧区,辗转先是长途汽车,然后是拖拉机,牛车,一路上风餐露宿,整整十天他们才抵达牧区。

    牧区都是少数名族,光是语言这一关就过不去,就找汉翻,开始跑牧区,只是牧区的牛都是不卖的,又得联系地方的政府,终于可以买了,这下好了,过去快一个月了。

    接下来就是选种牛,他们畜牧站一共需要四十头,一个地区就可能一次提供这么多的钟奶牛,于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就这样又半个月过去了。

    等奶牛凑够了之后,运输就成了最大的问题,李建国求爷爷告奶奶的,终于找到了一个货车队,只是人家不可能直接给你运回陕省。

    就这样,接力赛一般,一站一站的换车拉牛卸牛,装牛,李建国感觉自己都快死了的时候,终于回来了,只是原本的四十头牛死了十三头,就只带回来了二十七头。

    一共花了两个月半的时间,时间上是比姜沫沫计划的时间断了,可带回来来牛的数量却不够。

    李建国是昨天晚上回来的,早上一早先去了畜牧站,了解下几头牛的情况,畜牧站的发现其中五头牛年龄大大了,都七八岁了的老牛了,还怎么生产啊,还有四五头病了,吃不下东西。

    这下子原本二十七头牛变成了十几头能符合要求的,李建国就想死了算了,他娘的,这日子没发过了。

    这还不算完,他胳膊还被牛给抵断了,一路上缺医少药的,恢复也不太好,都七八天了,还疼得要命。

    李建国却顾不上看病,他都听张德庆说了,他再不回来,他的采购站主任的位置就成姜沫沫的了。

    他走的这段时间,姜沫沫把个采购站经营的风声水起,见天的受到上面的表扬,比他在的时候要风光,李建国心里憋屈的要死,只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赶紧先回到岗位上,不然只怕自己这个采购部的主任都没人知道了。

    等大家认出李建国的时候,都惊呆了,又黑又瘦,胳膊这是断了吧,众人张口结舌,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倒是后面来的张德庆,赶紧通知了下大家伙,在会议室开会。

    姜沫沫则拿了近期的工作进度过去。

    先和李建国打了招呼,姜沫沫就先汇报了下,李建国走的这段时间的一些工作安排,然后又下面接手人员依次来汇报工作进度,和后续情况。

    这种事情这期间大家在姜沫沫的引导下,已经做了很多次了,很是习惯,先讲了下自己接到了哪些工作,都是先怎么做,如今已经到了那个步骤上了,接下来会怎么做。

    就这样六个人都汇报完了,每个人手里都有工作,都干的有模有样的,手里还有个工作进度汇报表,这是姜沫沫自创的,人手都有不少,每个工作都要填写进度,按期汇报情况。

    整体汇报下来,所有的工作一模了然,李建国心酸的厉害,面上却说大家伙这段时间都辛苦了,心里却想着自己走了,这帮孙子干活比自己在的时候干的还要利索,其实并不是,而是人家姜沫沫安排的好,只是李建国不愿意承认罢了。

    经历过一场劫难的李建国变得低调圆滑了,开始大力夸赞大家伙辛苦了,他回来了,就可以帮着大家伙分担工作了等等,又说姜沫沫辛苦了,在他不在期间工作做的这么好,反正什么话好听说什么,不要钱的往外喷。

    姜沫沫只是静静听着没说话,工作进度审核表也交了上去,一点没打拌儿的。

    接下来几天,大家陆陆续续都知道了,李建国的事情,私底下都议论纷纷,县里领导也对此工作对李建国进行了批评,大包大揽,却没有能力完成工作。

    而姜沫沫在这之前就联系了三叔,和她说了她这里有优质种牛的货源的事情,三叔一听就让沫沫准备起来,他则在李建国受到县里领导批评之后,和畜牧局的人对接上了。

    半个月后,畜牧局的领带从外地采买回来十头种牛,牛身花白,体型健硕,产奶量高大之前李建国采购回来种牛的三倍,当然价格也很高,只是经过省里畜牧厅的人下来查验之后,都证明这种牛品种极其优良,批了专项资金养殖不说,还派了各个县里不少畜牧局的技术员带着他们县里的牛过来配种。

    李建国就感觉自己脸被打的生疼。

    接下来就是过年了,姜沫沫直接请了半个月的假,带着家里四个小的,两个老的,以及沈兰去了省里。

    秦天则是提前过来接的,老老小小的,这一路他也放心不下。

    西边院子已经收拾好了,东边院子已经请了设计师给设计了个图纸,确认之后,就可以建了。

    西边院子的有四个房间,因着几个小的都要来,就干脆在一个房间里盘了个炕,这次沈兰突然到来,并没有让人措手不及,姜沫沫干脆当天和秦天用东边院子的青砖和瓷砖盖了一个小炕出来。

    有炕的比床方便,床的话,房间得有铁皮炉子,得有煤炭,不然房间冷的根本没法住人,炕的话烧了就可以住人了,屋子温度也不会太低,住着刚刚好。

    沈兰有些不好意思,秦向明一开始只是和秦天简单说了下,问了下秦天的意见,秦天当然是没啥意见的,这毕竟是秦向明自己的私事,至于原主母亲什么的,他又没见过,听说大革命开始就举报了秦向明改嫁了,这种人有啥好惦记的。

    等晚上安顿下来,秦向明才和姜沫沫和秦天道:“我也是觉得你们沈阿姨人还不错,相处一阵子,我就觉得这人思想和性格和我特别契合,我到也没着急和人家咋样,就想着多照顾些,一个女人家不容易。儿子,沫沫,你们放心,绝对不会让你们养两个人的,沈兰这边我会安排的。”

    姜沫沫到觉得没啥,沈兰这人看着还不错,接触了几次下来,性格也是满爽朗的,有什么说什么,挺好相处的,和秦向明在一起说话的时候,特别像一对儿老夫老妻,看着就特别舒服。

    晚上姜沫沫做饭,沈兰就搭把手,手艺比姜沫沫要强一点,只是见这么多吃食,有些为难,觉得吃一次吃掉这么多好粮食怕后面就跟不上了。

    姜沫沫笑着解释道:“我们私底下买了不少粮食,沈阿姨放心吃。”

    沈兰却还是不好意思,吃了饭,就赶紧帮着洗碗,还给几个孩子辅导作业,帮着孩子们缝补衣服裤子。

    姜沫沫则拿着设计图纸让秦向明帮着看,秦向明之前在京都大学做教授的,中文系的教授,学中文的历史地理都是不错的。

    对于姜沫沫想要一个复古一点的院子,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干脆就拿着笔画了起来。

    按照姜沫沫的要求,把书房以及几个卧室的窗户都弄成了落地的大窗户,虽然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可住着舒服啊,采光好就成了。

    不仅如此,秦向明还绘制了西面院子的楼房样式,欧风多一些,但特别实用,尤其每个房间的布局,和下水道这块都是大家伙一起商量后加上去的。

    就这样,没几天就过年了,姜沫沫和家里去了电报,决定全体都在省城过年,让姜二河带着姚花枝过省里来过年。

    两人一直到年二十七的时候才给秦天办公室打了电话,在二十八这天的凌晨坐着大货车来了。

    两人都有些晕车,一路上颠的浑身都要散架了,特别难受,好在也只有六个小时多一点,大清早到了,姜沫沫早早的就给烧了红糖鸡蛋,两人喝了就睡觉去了。

    姜沫沫则和沈兰两个准备过年的吃食。

    丸子,小酥肉,藕夹,鱼,鸡都要事先准备起来,不仅如此,还有馒头包子,量都特别大。

    晚上的面都是秦天动手发的,他一大老爷们,劲大,几下就给揉好了,早上起来再给揉一揉,再做起来就方便的多。

    中午姚花枝和姜二河起来,姜沫沫就做的大米饭以及烩菜。

    秦天还专门骑车回来吃了,一起来的还有徐占军,徐占军在三天前就被分到了秦天所在的公安局里。

    徐占军是王胖子的老婆刘卫红大哥家的大儿子,刚转业回来,老王的老婆刘卫红就找了秦天,说是看看能不能分到秦天他们局里去,让他帮着带一带,秦天本身能力强是一方面,再来现在可是副局长,年纪轻轻的就硬是凭本事提拔上来了,跟着他也有前途不是。

    所以秦天提出让徐占军帮着接送几个孩子,刘卫红马上就给答应了下来,徐占军一开始也没搞明白是什么原因,都到了局里,他就有点明白了。

    局里发现了一个人贩子集团,秦天家里是担心几个孩子,也有可能是怕被报复?徐占军是这样想的,也是猜对了大半。

    等人走了,姜沫沫两口子回到房间,姜沫沫脱了外面的棉衣,趴在床上,想了想又把棉裤也脱了,秦天瞥了眼,脱了外面的棉袄穿着毛衣也跟着坐在了穿上。

    姜沫沫马上就黏了上来,八爪鱼似的扒着人不放,秦天嘴角扬起,轻轻笑着,姜沫沫这里蹭蹭哪里蹭蹭,好一会才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问道:“老王走了?”

    秦天点头道:“去年就走了。”

    姜沫沫问道:“有消息没,治疗的怎么样?”

    秦天要头道:“那边和这边不通电话的,都是人工带消息回来,刚去安全抵达的时候,花了一千块让人给捎回来个平安消息,然后就没消息了。”

    偷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宅在家里成世界〕〔冷王宠妻:神医狂〕〔全球追妻令:老婆〕〔喻欢情冷冽〕〔六零小夫妻〕〔精灵之种族革命〕〔重生蜜蜜吻:霍总〕〔神医狂妃甜且娇〕〔娱乐之出轨算我输〕〔我的主播升级系统〕〔神医魔后〕〔穿越到异世界的建〕〔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盛莞莞〕〔怎么那么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