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日常 第254章 开学
    傍晚吃了饭,姜沫沫就陪着两个孩子学习,姜杨无忧无虑的坐在她旁边做手工,丑宝躺在摇篮里,已经睡了。

    等姜杨睡着之后,姜沫沫就让秦天把丑宝抱回去了,然后安顿姜楠和姜榆睡下,然后和两个孩子又聊了下。

    第二天一早,姜沫沫就开着吉普车带着一家人除了秦天和丑宝,其他人都出发去了百货那边,全家除了丑宝,每人都买了一身运动服,运动鞋,然后都一个书包,还有些一些文具和笔记本。

    这年代人喜欢记录板书,因为课外资料太少了,所以老师总结的板书就特别的重要,要重点记录下来,在复习的时候拿出来复习用。

    所以姜沫沫给每个孩子都买了十个大小不一样的笔记本,还有练习本和钢笔,又给买了些布料,和奶油蛋糕面包这些。

    回去之后,姜沫沫让赵大姐把新买来的运动衣都给洗了,自己则用缝纫机开始给姜楠和姜榆做床单被罩,缝制了两套,又给每人准备了一床被子和一床褥子,用大包装起来。

    中午的时候,赵大姐按照姜沫沫平时的做法做了大盘鸡,拌了凉菜,又下了不少面,一家人坐在一起吃。

    下午的时候姜沫沫就带着全家去了秦向明那边,刚进院子就见沈阿姨出来了,一出来就专门看了眼秦天,一脸的紧张。

    姜沫沫莫名其妙,瞥了眼秦天,秦天正抱着丑宝,丑宝现在八个多月了,是个小肥墩子,平时出门都是秦天全程抱着,一般人正吃不消,这孩子活动量特别大,被抱在怀里的时候,高兴地时候就在怀里跳来跳去,你要扶着防止摔地上不说,还得小心他那一下一下的蹦跶。

    沈大姐刚要说什么,身后的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的女人站在了那里,看到秦天就喊道:“小天,呜呜呜呜,你怎么都不来找我啊!”

    姜沫沫眨眨眼,秦天皱眉看向女人,记忆中正女人的面貌一直在脑海里,只是现在这个女人的面相变了许多,看着凶狠了不少,虽然认出来了,秦天却没有说话,只淡然的看着。

    女人吸了吸鼻子,用手帕擦了下眼泪道:“小天,是不是你爸爸和你说什么了,我们离婚是我们的事情,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怎么连妈妈也不要了啊?”

    姜沫沫一脸痴呆,这女人是秦天的亲妈啊?

    之前就听说了,秦老爷子出事那会,很多家庭为了保护孩子和爱人,都假装离婚了,秦向明的老婆也提出了离婚,只是她却是真的离婚,迅速的和亲家的对家结婚了,并且在那么大年纪的情况下为对方生下了一个孩子,这孩子今年也不过才七岁。

    一时间姜沫沫也沉默了,按照秦天之前说的,这个女人从离婚后,已经七年没有联系过秦天了,这个时候找过来,又倒打一耙,还说秦天回来为什么不找他,真是脑子有病。

    秦天抱着丑宝,朝前,一把推开女人,对着沈兰道:“沈阿姨,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放进来,快点都进来。”

    说着侧开身子,朝着姜沫沫几人招呼,姜沫沫忙拉着弟弟和三个孩子朝着屋子里去了,沈兰一脸尴尬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女人。

    房间里,秦向明站在桌子跟前,也听到了秦天的话,见秦天进来,忙过来把他怀里的丑宝过去,坐在沙发上。

    秦天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东西,走出去,塞给了目瞪口呆的女人,然后拉扯着人走到院子门口,在女人闹着不愿意出去,嘶喊着:“小天,我是你妈妈,你不能这样对我”的时候,秦天小声道:“你干的那些事情,你以为这辈子都没人知道了吗,赶紧滚别惹我,不然我就把你那些破事抖落出来,林从戎,何秦安,齐宣,怎么死的,你忘了吗,还是你以为这些事情没人知道了吗?”

    说完,秦天就一把把站在门口呆傻掉的女人推搡了出去,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道:“当年你让吴亮弄死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来之前怎么就不打听下吴亮现在在哪里?我爸当年腿摔断,也是你的功劳吧,你自以为天衣无缝,可是这天底下那有什么天衣无缝的事情,赶紧滚,别来找我,就当还了你的生恩了,如果下次你再犯在我手上,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易放你走了!”说完秦天啪的一声关上门,转身回屋子去了。

    秦天站在那里说话,大家伙都看到了,可具体说了什么,谁也没听到,秦天进屋关上门,就对秦向明道:“爸,我们去书房说个事情。”

    秦向明放钟云雪进来,其实也是觉得就算他们离婚了,可秦天毕竟是钟云雪的亲儿子,总不能让人家母子两断绝关系吧。

    秦向明也想过这些年,钟云雪都没有去看过儿子,一封信一块钱一床棉被都没有为儿子准备过,儿子必定是心怀怨气,不能原谅的,只是没想到儿子做的竟然这样决然。

    听到儿子说是去谈一谈,秦向明忙就起身,沈兰赶紧过来把丑宝抱在怀里,丑宝见气氛不对,就伸手指着秦天呜哇哇的喊起来。

    原本有些低沉的气氛突然就松懈了下来,沈兰笑着抱着丑宝哄道:“爸爸和爷爷要说话呢。”

    丑宝突然就喊道:“叭叭...”

    众人都转过头来,姜沫沫自从丑宝喜欢呜哇哇叫开始就不停的教他说话,喊妈妈,喊爸爸,喊哥哥爷爷,可小家伙,每次都高兴的呜哇哇,怎么都不吭叫人,今天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叫了爸爸。

    秦天先是愣在原地,突然脸上就扬起了笑容,原本就帅气的脸,此时如春暖花开一般,整个屋子都亮堂了,秦天的五官长得特别好,只是平时不爱笑,板着一张脸,难得一笑,让所有人都惊艳了。

    丑宝叫爸爸,就继续开始呜哇哇玩了,好不开心,根本不记得刚才是自己叫了爸爸,接下来姜沫沫哄了许久,小家伙就是不张口了,惹急了,就嘴巴一撇做出要哭的样子,姜沫沫只得放弃了。

    父子两谈了将近两个小时,沈兰和姜沫沫把饭都做好了,姜沫沫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块的猪肉和春菠菜,沈兰擀面,做了炸酱面。

    炸酱早早的就好了,面刚擀出来,秦培松就带这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进来了。

    那女人头上裹着个大红色格子的头巾,身上穿着大花棉袄子,脸蛋又哄又黑,女人没想到家里有这么多人,有些不好意思,缩了缩脚,站在那里。

    秦培松扫了眼就笑着道:“沫沫来了啊,哎呦我的小孙孙们都来了啊。”说着秦培松就拉着一旁五大三粗的女人介绍道:“那天我刚回来,急哄哄就过去了,这是你小婶子,叫王春花,我们去年结婚的,你小婶子长得五大三粗的,可人特别善良。”

    姜沫沫忙道:“小婶好,我叫姜沫沫,是秦天的媳妇儿,这四个都是我儿子,这个大的是我弟弟,姜耀祖。”

    王春花笑着捂嘴,点头道:“嗯。”

    姜沫沫见状忙道:“二叔,和你小婶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王春花一听忙就解下头巾,脱了外面的棉袄去厨房了,姜沫沫进去就见她接手了沈兰的擀面杖开始擀面,沈兰笑着对姜沫沫道:“你小婶老家甘肃那边的,擀面那叫一个好啊,你爸都夸好几次了。”

    进来看一眼的秦培松也笑了:“春花的面做的就是好,我最爱吃她做的面了。”

    王春花朝着秦培松瞪了眼,害羞的垂下头继续擀面,姜沫沫一看鸡皮疙瘩差点掉一地,感觉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做出这样小女儿的娇态,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啊。

    尤其秦培松这胃口也够重啊。

    不大一会秦向明和秦天出来了,秦向明红着眼圈儿,秦天冷着一张脸没说话,显然父子两说了什么不愉快的话题。

    姜沫沫带的肉多,炸酱面量大,每人都吃了两碗朝上,还有一个就是,王春花擀的面超级棒,真是的一绝啊,姜沫沫觉得应该是力气大的缘故,面条压得特别细,劲道的很。

    吃饱喝足,男人们喝茶说话,姜沫沫则对着王春花道:“小婶子,我们之前也不知道你也来了,之前让秦天送东西,也没给你带一点布料啥的,这样吧,等会,都去我家,晚饭在我家吃,我给你哪一些布料,做两身衣服。”

    王春花忙摆手道:“不用不用,那啥,大嫂给我布了,我都裁剪出来都给我做好了,就是没舍得穿,再来这两天还有点冷。”

    沈兰笑着对姜沫沫道:“你小婶手艺好,回头你给孩子做衣裳啥的,叫她帮你裁剪,尺寸把的可准了。”

    姜沫沫惊喜的瞪大了眼睛,实在是没想到,看着五大三粗的小婶竟然这样有厉害,茶饭烧的好,还擅长做衣服。

    让姜沫沫没想到的是,王春花不仅仅会这些,人还特别的聪明,学什么都快,姜沫沫开春制茶的时候,就发现这人实在是聪明,心灵手巧,制茶的也只是看了一遍,就能一步不差的全部给做好了,比姜沫沫这个熟手都做得好。

    在下放乡之前,秦培松是结过婚,有个妻子的,只是不知道谁的问题,结婚七八年了,两口子一直没孩子,出事之后,两人就离婚了,这七八年以来两人也没联系过。

    秦培松回来大概一个多月后,军区让他训练三个月后,重新回到部队,给一个特战团做教官。

    王春花则也跟着去了部队,随军了,临走的时候,姜沫沫还挺舍不得的,小婶子其貌不扬,甚至还有些五大三粗的,可性子又好,会很多姜沫沫不善产的事情,几个月下来,几个孩子也喜欢上了这个高高壮壮的叔奶奶。

    而姜沫沫和秦天,还有姜耀祖则在三月初的时候开学了。

    姜沫沫是历史系的,秦天是法律系,姜耀祖是水木大学的机械系,开学后,为了让姜耀祖尽快的适应大学生活,姜沫沫就让他住校了,周末闲了回来一趟吃吃喝喝,洗洗衣服啥的。

    而姜沫沫和秦天却没有办理入住,家就在学校对面,从学校出来,最多十五分钟,中午也来得及休息,所以两人就都没办理住宿,办的走读。

    这一届的学生和姜沫沫上辈子上大学时候学生差别特别大,这个时候的学生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疯狂的吸收所有的知识,各种讨论会,学习会,还有讲座,场场都爆满,姜沫沫参加了机场之后,就不再去了,偶尔去几场有名的讲座,其他时候都是在图书馆看书,要么回家看孩子。

    早上起床,赵大姐的早饭就买回来了,一家子先吃早饭,按照课程表,夫妻两如果早上都有课,就让秦天骑车送姜杨去上课,中午的时候,夫妻两会有一个去接他回来。

    而赵大姐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里待着,做做饭,以及带丑宝,小家伙快要一岁了,最是爱玩闹的年纪,所以姜沫沫就让赵大姐专心带好丑宝,其他的事情大多数都是姜沫沫和秦天来做。

    就这样一下子就到了七月份,快要放暑假的时候,姜沫沫就开始收拾屋子,家里空置的两间屋子要收拾出来,她已经邀请了爷爷奶奶还有姥姥姥爷,爸妈来京城玩一趟。

    原本姜沫沫不想这样一次性把老人们都集中在一起招待,可四位老人年纪大了,姜沫沫怕越往后机会就越少了,不如趁着现在时间上还空余,他们两口子都在上学的时候,把老人全部接过来玩一趟。

    七月中旬,姜沫沫彻底放假了,考完试当天就回到家,接了姜杨,就开车去接姜楠和姜榆,噢,忘了,两个孩子在三月份的时候已经改名字了,姜楠叫林楠,姜榆叫林榆,还是以前的名字。

    现在两个孩子都在大院那边的一个附属小学读书,整个小学里的孩子几户都是大院里的二代三代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护国上将〕〔总裁爹地:敢不敢〕〔神尊归来当奶爸〕〔我的末日女子军团〕〔从无限世界出来的〕〔蚀骨强宠总裁妻〕〔六零小夫妻〕〔鸦龙城寨〕〔超级神助推〕〔最强武屠〕〔武道剑主〕〔我的硬核人生〕〔不准跟我说话!〕〔群峰之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