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神祇时代〕〔重生之黎黎归来〕〔都市垃圾大佬〕〔娱乐超级奶爸〕〔叶辰萧初然〕〔至尊龙婿叶辰〕〔上门兵王〕〔生而为王〕〔无敌神婿〕〔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小人国〕〔逍遥神医〕〔云迟晋苍陵〕〔重生原始时代〕〔锦衣娘子〕〔穿越之圣女王妃云〕〔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农家:种种田〕〔帝后世无双〕〔全球崩坏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女权是天使 第83章 84.风雪
    !

    宁玉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两道人影抱着他冒着风雪前行,风雪很大,大到让人睁不开眼。

    宁玉想看清两人的脸,但两人的脸上仿佛有着化不开的浓雾,任凭宁玉极力的瞪大眼睛也无济于事,反而更被风雪模糊了视线。

    最终两人在一道破旧的铁门前停下,宁玉认识那道门,甚至是非常熟悉,那是他小时候孤儿院的门,他还记得自他懂事以来就一直坐在里面的院子向外眺望,仿佛在等什么人,只是后来便成了习惯,自己也忘记了是不是真的在等某个人,或者只是单纯的想去外面看看。

    宁玉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下意识的开始挥舞起双手,想说些什么,但喉咙里却传出咿呀声。

    两人将宁玉放到门口就转身离开,背影在飘零的风雪中渐行渐远,最终隐没,却始终未曾回头看一眼。

    无边无际的绝望从心底涌出,同时还有无法压抑的怨气。

    躺在自己床上的宁玉,眼角缓缓流下一丝晶莹的泪水,眉宇间满是痛苦,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喉咙里梦呓般的吐出几个音节:

    “别……别走,求……求求你们,别走……爸爸,……妈……别。”

    啪~

    “嘶~”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宁玉猛的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宁瑶正瞪着懵逼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

    “呃,……妈?”

    宁瑶此时感觉腰酸背痛,大腿都坐麻了,但也没顾得上自己,看到宁玉现在的样子,只感觉到心疼。

    强撑着身子坐到床上后,宁瑶摸了摸宁玉的额头,同时也拭去他眼角的眼泪。

    “怎么了小玉?做噩梦了?”

    “……”

    “妈,现在几点了?你怎么还没去睡。”

    宁玉看着一旁的椅子和有些昏暗的灯光,明白宁瑶怕是一直守在自己身旁。

    宁瑶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已经快要凌晨五点了,她本来没想睡着,但后来迷迷糊糊就闭上了眼睛。

    “五点了,凉医生说你可能会醒,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但不小心睡着了,做噩梦没事的,妈妈在呢。”

    宁玉起身抱住宁瑶:“妈。”

    此时的宁玉对于母爱的感受尤为深刻,他好怕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最痛苦的事情永远不是遗失某样东西,而是失而复得之后明明已经懂得了珍惜,却依然会失去。

    宁玉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属于他的,他只是一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可他又无比贪婪的想要拥有这一切,所以宁玉恐慌了,他怕有人知道了真相,然后自己就会被扒光,赤裸裸的迎接众人冷漠的神情。

    亲情,友情,爱情,这些他已经拥有过的东西,他一个也不想失去,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或许早已是命中注定,就像宁玉的名字,要么拥有全部,要么一个不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宁瑶轻拍着宁玉的后背,这是上次落水以jsshcxx.jxpxxs..来宁玉第一次向她展示脆弱的一面,她感受得到宁玉对自己的依恋,却又感觉心疼。

    平复好心情后,宁玉放开宁瑶:“妈,我没事了,你赶快去休息吧,一晚上肯定没休息好。”

    “害,你老妈我还年轻呢,以前上学的时候和我的那帮姐妹儿是整宿整宿的不睡觉,还不是依旧生龙活虎的,你多睡会儿,我还顶得住,能多陪陪你。”

    看着宁瑶强打精神的模样,宁玉嘴角微微上扬:“行了行了,都马上奔四的人了还想装嫩,我真不用陪着了,你就赶紧去休息吧,你不在估计我爸今晚也没睡安稳。”

    宁瑶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儿砸,你是不是嫌我老了。”

    “我没有。”

    “你有。”

    “我真没有。”

    “你就有。”

    “……”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

    宁瑶:“真的不用我多陪陪你了吗?”

    “嗯,没事的。”

    宁瑶笑了笑,起身关掉了灯:“哦,对了,今天还去学校吗?要不要再请个假?”

    “e~,不用了吧,已经一周没去学校了,再请假也不太好。”

    “行吧。”

    宁瑶出去以后心底的石头终于落地,疲惫的揉了揉眼睛之后,脚步虚浮的朝楼下走去。

    宁玉却也睡不着了,心里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梦里的两道人影终究消失在了风雪中,但这次宁玉没有了任何情感波动,因为宁瑶和楚乔正站在他身后微笑着看着他。

    既然睡不着,宁玉索性也不睡了,三两下套好一件运动服之后就蹑手蹑脚的下了楼,附耳在父母卧室门口偷听。

    起初还有两人说悄悄话的声音,但声音也逐渐的弱了下去,两人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说实话宁玉有些愧疚,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就没少让夫妻二人操心,自己也没少惹祸。

    宁玉原本打算去晨跑一下,但刚开门就被寒风给吹了进来,冷风灌进衣服以后,他的上下牙齿直打架。

    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进入了十一月,天气霎时间冷了下来,刚才宁玉甚至看到路上铺着一层薄雪,说明夜晚某个时间已经过了零下几度。

    所以宁玉打消了去晨跑的念头,他记得附近有个公园的,去那边转一转也不错。

    重新回房间全副武装之后,宁玉才重新出门,而等他出门以后,身后不远处同样有一道裹得跟个粽子似的人影尾随跟着他。

    凉洺把围巾往上拉了拉,只留下一双大眼睛,但此刻她的眼睛里却逐渐浮现起水雾,那是被冻的,她从小到大最怕冷了,但听到宁玉出门的声音,还是忍不住的想跟上来。

    因为宁玉睡梦中的情绪,凉洺同样感同身受,她的是心理控制,虽然不知道宁玉到底做了怎样的梦,但那种绝望和怨气,到现在对于她的影响都还没有完全消散。

    理论上来说,因为她是的释放者,又对宁玉没有恶意,所以施展对象的情绪不应该影响到她本人才对,但偏偏就奇怪在这个地方,她不但感受到了那种情绪,而且异常真实,仿佛就是她自身产.zyxta.生的一样。

    也因为这个凉洺直接从睡眠中惊醒,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这天都还没亮,又是大冷天的,一个小男生不好好睡觉跑出来干嘛。”对于宁玉的这种行为凉洺表示怨气颇大,因为她怕冷。

    凉洺一直吊在宁玉身后,宁玉也没回过头,要是跟踪他的人本身并不存在恶意,宁玉的第六感是感受不到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这个诅咒太棒了〕〔从姑获鸟开始〕〔稳住别浪〕〔镇妖博物馆〕〔某美漫的传奇人生〕〔重生江志浩〕〔夜的命名术〕〔我儿快拼爹〕〔十方武圣〕〔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梭在轮回乐园〕〔赘婿天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