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至尊龙婿叶辰〕〔上门兵王〕〔生而为王〕〔无敌神婿〕〔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小人国〕〔逍遥神医〕〔云迟晋苍陵〕〔重生原始时代〕〔锦衣娘子〕〔穿越之圣女王妃云〕〔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农家:种种田〕〔帝后世无双〕〔全球崩坏〕〔无敌神医王者〕〔战神医婿〕〔神兽召唤师〕〔秦舒褚临沉小说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女权是天使 232.喂狗也行
    !

    芈煦还是公主的时候有四个贴身丫鬟,以春夏秋冬命名,后来继位也是由这四人负责她的私人事物,平日里是见不到的。

     whhryl.;  宁玉入住未央宫后,芈煦慷慨的给他送过来一个,名唤冬儿,如今也算是他这个挂名皇后的贴身丫鬟。

    此时冬儿丫头眼神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新主子,新主子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看着比女子还要好看,就是脑子好像不太好,行为怪异。

    不过她做下人的也不敢放肆,况且新主子虽然很奇怪,但对待她们却也很好,平易近人。

    “冬儿啊,真不一起吃点儿?味道挺不错的。”宁玉抒发完情怀,看向身后的小丫鬟。

    小丫鬟有些走神,闻言赶忙道:“奴婢不敢。”

    宁玉也没强求,像这种对话这几天已经有很多遍了。

    “时间还早,跟我聊聊天吧。”

    “聊什么?”

    “唔,就说说除你之外的其他人在背后怎么说我的吧。”

    在冬儿即将跪下时,宁玉接着道:“别跪,我没有怪罪的意思,单纯的好奇,有些人的眼神怪怪的,我也不好问。”

    冬儿犹豫了一下,想起芈煦的吩咐“他是男子,是我愧对他,若他有事,尽量帮他。”

    这jsshcxx.才道:“殿里对您并无不敬,只是……”

    “说下去。”

    “自从您住在这里后,陛下从未召见,也未曾过来。”

    “所以我是失宠了?是这么个意思吧?”

    冬儿见宁玉神色如常,松了口气,继续说道:“听说如今朝堂对您的争议颇大,相国甚至以几郡灾情为由,拒,拒绝您的封禅。”

    “呃,挺好的啊,这老头其实也不坏嘛,知道这时候大操大办于民生无利。”

    冬儿表情略微尴尬:“当初提出立后的人就是相国。”

    “……”

    这个糟老头子坏滴很。

    不过封禅什么的,宁玉确实不是太在意。

    “嗯,芈……陛下怎么说?”

    “陛下说,咳,林爱卿为国为民,实乃我朝之幸。”

    “噗,哈哈哈,怎么内涵人呢,阴阳怪气的。”

    冬儿擦了擦汗,感觉这个主子确实脑子有问题。

    宁玉笑着笑着砸吧了下嘴,渐渐回过味儿来。

    ???

    这种工具人的体验感是怎么回事?还是说这才是芈煦的真实目的。

    越想越不对劲,芈煦好算计啊,不但让林老头插手后宫的算计落空,还反过来将了他一军。

    皇后的封禅大典必定很重要,但又恰逢瘟疫,大行操办必然引起民怨动荡,林相国原本的主张是办,借此可以插手后宫,甚至借助乱势获得更大利益或权利。

    芈煦一直反对,但朝中呼吁颇大,不仅是因她到了年纪,更重要的是皇室后继无人,立后之事势在必行。

    本来她是劣势,只是宁玉的出现打破了林相国的谋划,对于一个突然出现的人,他势必会调查,但由于宁玉的特殊性,他肯定调查不出什么,于是有了顾虑。

    宁玉丝毫不怀疑这背后芈煦的推波助澜,说不定还会给他一个让林相国投鼠忌器的虚假身份,不然林老头不会变卦的这么快。

    那么接下来这老头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拦册封大典,若是没有册封,那他宁玉就永远有名无实,皇后之位空缺。

    说难听点只是皇帝后宫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影响不了什么。

    想到这环,宁玉内心复杂,真工具人没跑了。

    他虽然理解芈煦,但这种被人玩弄的感觉却格外膈应。

    “啧,冬儿去拿汤,我们去找她,没做好也没关系,反正是喂狗的。”

    冬儿:“……”

    “陛下,宁公子来了。”

    立政殿内,宁玉动身不久长青便收到了消息,立刻传达给案后处理事务的芈煦。

    芈煦批改折子的动作顿了顿,想了想道:“不必管他,也不必阻拦jxpxxs.。”

    “是,属下告退。”长青瞧了眼女帝,躬身行礼。

    不久后门外传来动静,芈煦唇角微弯,下笔不停。

    宁玉进殿的第一时间就看向认真批折子的身影,桌案上被整齐划为两部分,折子的高度都快超过人了。

    芈煦确实是个好皇帝,据宁玉了解,她每天休息的时间都不超过三个时辰,换算一下六个小时都不到,一般人身体早就垮了,但她却日日如此。

    想到这儿宁玉莫名心疼,白芷也说过柳如仪以前格外操劳,只是不知这心疼是对谁。

    “你们先下去。”

    芈煦淡淡开口,等人都离开后,宁玉上前将食盒拍到桌案上。

    “姓芈的,你玩儿我啊?”

    “何出此言?”芈煦并没有生气,反而颔首,认真看向宁玉。

    “呵,接着装,你的目的就是让那老头放弃封禅大典吧?”

    “或许吧,你生气了?”

    生气也不至于,宁玉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尤其始作俑者长着让他在意的脸,所以他没说话,紧绷着脸。

    芈煦下意识揉了揉眉心,稍微放松一下,开口道:“不管你信不信,既是合作,那我必不会坑害于你,答应你的,我都会做到。”

    “”宁玉仔细瞧着这双让他既熟悉又陌生的眼睛,最终点了点头:“如此最好。”

    “所以,这汤是给我的?”

    “不想喝喂狗也行。”

    “”

    芈煦似是笑了笑,缓缓取出羹汤,姿势优雅。

    “要我试毒吗?哎呀,怪我疏忽,您千金之躯怎可食这随便之物,万一有个好歹我怎么担待得起呀。”宁玉见她瞧着汤发愣,不由出声讽刺。

    芈煦摇摇头:“我只是想起儿时母后为父皇煲的汤,父皇总会没什么,有心了。”察觉宁玉表情奇怪,芈煦急忙禁声。

    “你可别误会了,我没别的意思,日常礼节,总不好空着手过来。”总感觉芈煦没说出口的话不对味儿,宁玉解释了一下。

    “误会什么?”

    还能误会什么,误会我对你有意思呗,宁玉翻着白眼,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明知故问,“没什么。”

    芈煦点头,拿着勺子吹气,看着有了些女儿家的娇憨,这种状态宁玉倒是没见过,柳如仪一般比他还汉子,不可能会烫。

    还挺好看,宁玉不由多看了会儿。

    芈煦耳根缓缓染上粉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这个诅咒太棒了〕〔从姑获鸟开始〕〔稳住别浪〕〔镇妖博物馆〕〔某美漫的传奇人生〕〔重生江志浩〕〔夜的命名术〕〔我儿快拼爹〕〔十方武圣〕〔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梭在轮回乐园〕〔赘婿天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