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至尊龙婿叶辰〕〔上门兵王〕〔生而为王〕〔无敌神婿〕〔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小人国〕〔逍遥神医〕〔云迟晋苍陵〕〔重生原始时代〕〔锦衣娘子〕〔穿越之圣女王妃云〕〔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农家:种种田〕〔帝后世无双〕〔全球崩坏〕〔无敌神医王者〕〔战神医婿〕〔神兽召唤师〕〔秦舒褚临沉小说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女权是天使 236.翻车
    !

    “统统,你说如仪现在在干嘛?”宁玉抄着手在御花园散步,身后宫女太监都被他赶到了远处,眼巴巴的望着他,深怕他有个好歹,得个伺候不周的罪名。

    偌大的御花园只有宁玉一人,宫里实在是有些冷清了,好在他有着任务,拿到碎片,顺便帮芈煦治理一下国家,倒也不会太寂寞,反正都要走的。

    想来应该也快了。

    没得到.whhryl.系统回应,宁玉有些恼火,这系统太不像话了,本来就没什么相熟的人,和它说话也得不到回应,几天也憋不出一句话。

    “您尽快拿到碎片就能回去了。”

    宁玉皱眉,虽然系统语气还是毫无波澜,但他总觉着这声音有些疲惫?

    “你怎么回事?又出问题了?你这届系统质量不太行啊。”

    系统:“我没事,请您抓紧时间。”

    “知道知道,你可别再出问题了,抓紧修复好,别到时候回不去了。”

    “”

    宁玉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串数字,“嗯?这干嘛用的?”

    “坐标,若是我有预料之外的情况,您可以自己构建虫桥,一定要赶回去。”

    “”闻言宁玉眼皮跳了跳,大感不妙:“哇靠,这是遗言没错吧?你t能不能靠谱点?”

    系统没再吱声,他揣摩着脑海里的一段坐标,无奈摇头,还好穿越虫洞的后遗症已经没了,能力也恢复的不错,就算没系统帮助也不至于什么也做不了。

    “公子,陛下差人请您去立政殿。”冬儿的话语让宁玉回过神,转身向回走。

    “知道了,走吧。”

    来到立政殿门外,下人们自觉停下脚步,只有宁玉独身向内走去,看起来和往日并无不同,他还以为芈煦会生气的不叫自己了呢。

    殿内熏香袅袅,帘幕被不知何处来的风吹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不但不显聒噪,反而挺悦耳。

    照常绕过回廊掀起帘子往里走,宁玉脚步缓缓停住,忍不住倒吸凉气。

    “嘶~”

    案后的人儿俏脸发红,忍不住内心恼着自己的丫鬟,但好歹是女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很快便调整过来。

    “咳,傻站着作甚,还不快过来。”

    见芈煦直勾勾望过来,宁玉视线游移,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啧啧,今天的太阳真白,咳,真大,确实闷得慌。”

    “…你休得胡言,成何体统。”

    芈煦拢起薄衫,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

    “没胡言啊,肯定是天气太闷热才换的衣服啊。”

    紧盯宁玉表情片刻,芈煦松了口气。

    “挺好看的。”

    “真……真的?”

    宁玉目光澄澈,认真点头,一国之主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儿般羞红了脸。

    “不过也别着凉了,会难受的。”

    芈煦点了点头,莲步轻移,从软踏上拿起袍子披上,遮住傲人的身材。

    宁玉松了口气,也不知她发什么疯,居然穿着纱衣,搭配齐胸襦裙,一眼望去便叫人移不开眼,含羞带怯,犹抱琵琶半遮面。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宁玉果断选择非礼勿视,为了她的身体健康,又让她套上袍子,这才停住无处安放的视线。

    不愧是一个正直的人,宁玉如是想到。

    “呆子,还傻站着作甚,我会吃了你不成?”

    “呵呵呵。”宁玉干笑了一下,喉咙耸动,在芈煦身旁坐下,霎时间满是对方的气息。

    芈煦狡黠的望着他通红的耳垂,原来他害羞是这个样子的。

    &nb.jxpxxs.sp;“不舒服吗?怎么不看我?”

    宁玉感觉耳边拂过香风,芈煦的声音传来,呵气如兰。

    “……”

    这妮子故意的吧?

    其实平常两人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只是如今却感觉格外不同,连空气都暧昧了几分。

    就在宁玉打算坚决拒绝这份福利时,芈煦却突然贴近他的耳边轻轻吹风。

    本是女儿家大胆的举动,意在让心上人更加沦陷,却不想出了意外。

    心上人,他软了……

     .jsshcxx.;  芈煦和瘫软在自己怀里的人大眼瞪小眼,一时无言,只感觉事情发展的轨迹是不是不太对?

    “你……你别吹气,我会受不了。”

    如今变成宁玉呵气如兰,可怜的乞求着。

    芈煦愣愣,犹疑着又轻轻吹了一下。

    “嘤~别……”

    不知想到了什么,女帝嘴角勾起的弧度渐深,明明是非常奇怪的一幕,偏偏让她越来越兴奋,仿佛血脉中隐藏着的某种野兽被唤醒,嗅到了血腥气般蠢蠢欲动。

    “好软,可好喜欢……”芈煦的手逐渐移向宁玉的腰腹,无师自通的挑逗。

    “想死……”

    这是宁玉目前唯一的想法,他脑海中只感觉现在就是大型的社死现场。

    母星也就算了,好歹所有男性都那样,可在这里算什么?怎么还要在下面啊?

    宁玉欲哭无泪,怕是要被玩儿坏了。

    还有,这欺负人的手法怎么这么熟悉!芈煦你是女帝哎,就不觉得奇怪吗?

    最终所有的思绪都被芈煦的动作打乱,宁玉迷乱了,脑袋微微拱着她的脖子。

    两人呼吸逐渐加重,芈煦眼底泛起一抹冰蓝色的光华,一闪而逝,妖媚的舔了舔嘴角。

    “如…如仪,我……上面……”

    正打算吃干抹净的某人身体僵住:“你……说什么?”

    宁玉眼神迷离,以为要求被拒绝,讨好的勾起那人的手指摇晃,“好不好?”

    芈煦神情逐渐骇人,她只感觉内心有股破坏欲在极速膨胀,还有心底止不住的害怕。

    他是不是也曾在某个人面前露出过这样的神情?是谁?

    “她是谁?”

    语气平静,但芈煦快要忍不住杀人的欲望了。

    嗡~

    剧烈的气息波动,殿内的物品以两人为中心层层化作湮粉。

    “什么?”宁玉眼里湿漉漉的,满是茫然。

    “如仪……是谁?”

    “你……”

    哗~

    各处洞门大开,芈煦泛着冷笑:“你居然,将朕当做旁的女人!”

    外面传来惊呼声,女帝眼中含霜,仅动动手指便将一切恢复原样。

    系统警告声突然响起,宁玉瞬间清醒不少,“快远离她!”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刚回神的他刹那间被拉入泥潭,沉入烟暗……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

    长青领着一大帮宫女太监闯了进来,看到芈煦的身影才松了口气。

    “朕无事。”芈煦怀抱着沉睡的宁玉,无视众人离开大殿。

    “传朕旨意,皇后的封禅大典明日举行,不得有误,另外,长青。”

    “属下在。”

    “牢里那些犯了死罪的……都杀了吧。”

    门口乌泱泱跪下一片人,皆胆战心惊的望向女帝背影。

    而芈煦说完也不管身后如何,抬步离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这个诅咒太棒了〕〔从姑获鸟开始〕〔稳住别浪〕〔镇妖博物馆〕〔某美漫的传奇人生〕〔重生江志浩〕〔夜的命名术〕〔我儿快拼爹〕〔十方武圣〕〔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梭在轮回乐园〕〔赘婿天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