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舒褚临沉小说〕〔秦舒褚临沉大结局〕〔大秦帝国之二世皇〕〔我有一棵图腾树〕〔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叶楚月和夜墨寒〕〔瓷界无痕〕〔全音阶狂潮〕〔无敌神医王者〕〔我是赘婿〕〔旷世神婿〕〔宋妤秦深〕〔最佳女婿〕〔蚀骨宠婚:早安,〕〔蜜婚超甜:墨少家〕〔三胎萌宝:霸气爹〕〔旺夫小农妻〕〔孕妻狠不乖:总裁〕〔诸天万界之帝国崛〕〔弦月至尊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女权是天使 238.振夫纲
    !

    楚国新帝执政以来,陆续发生了几件大事,其中民间最为关注的,自然是几郡疫情。

    本该民怨四起的局面,却被新帝的妙法化解,日渐平息。

    百姓茶余饭后交谈起来,大都对女帝喜忧参半,原本是收拢民心的好机会,但这位沉寂的女帝偏又做了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冷清的皇宫热闹一时,皇都内外锣鼓喧天,百姓一打听,原来是皇帝红鸾星动,楚国要有一国之后了。

    据说这次女帝的手腕格外强硬,力压群臣,其中跳的最欢的几人当场就被拖出去砍了脑袋,满朝文武全成了鹌鹑。

    礼部官员叫苦不迭,动作却不敢稍有懈怠,连同宗正寺连轴转,硬是用一天一夜的时间完成了布置。

    虽然仓促,但礼法终究是成了。

    大典这天满城同庆,十里红妆,游行的仪仗浩浩荡荡,喧闹的动静连城外都能听见。

    天子亲登祖庙祭典,礼成昭告天下,帛书快马传向全国。

    唯一令人疑惑的事,只是不曾有人窥见国母尊容,让人遗憾。

    ……

    大典一天后宁玉才清醒过来,外面早已没有了前几日的忙碌,静悄悄的,应该是夜晚。

    宁玉睁眼便是满目喜庆的红色,是他的婚床。

    身体有些僵硬,他想换个动作,却发现被束缚着,偏过头才发现手脚都被绑着,看样子是牢里专用的镣铐,另一端钉在床头。

    无奈苦笑了一下,心想还是老婆会玩儿。

    宁玉酝酿了一下,眼中浮现电光,只听几声闷响,镣铐纷纷蹦开。

    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手腕脚腕,他打量四周,发现是在未央宫,只是装饰都换成了红色,墙上窗户上贴着大大的囍字。

    偏殿好像出了什么事,隐约有人喊着陛下。

    不久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吱呀~

    随意披着衣衫的芈煦推门而入,发梢还滴着水,看样子刚刚是在沐浴。

    看到宁玉的时候好像松了口气,芈煦朝外面挥了挥手,说道:“都下去吧,朕无事。”

    门外的丫鬟们对视几眼,躬身称是。

    宁玉见她这个样子没心没肺的笑了,指了指变成一节一节的镣铐:“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吗?”

    本是玩笑的言语却让朝臣心中喜怒无常的女帝红了眼,委屈道:

    “我……对不起……我只是想,你能留下来。”

    “……”

    &nb.jxpxxs.sp; 宁玉叹了口气:“我没怪你,别瞎想。”

    “那你答应留下来了?”

    “啊,这个……不行啊,你先听我说……”

    “……”

    宁玉本想和芈煦仔细聊聊,然而芈煦脸色瞬间冷淡,随意挥手,被他破坏掉的镣铐再度叮叮当当的拷在了他手上,打断他要说的话。

    “这……”宁玉傻眼了,俏媳妇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芈煦好像很满足他这副无辜的模样,笑的诡异。

    “既然如此,便没什么好说的,朕是这天下共主,朕让你留下,你就得留下。”

    原本以为以宁玉的性子会为此恼怒,却不想他眸子亮晶晶的。

    “对,就是这样,有内味儿了,皇帝就该这么霸气。”

    “……”

    “咳咳。”宁玉收回花痴的眼神,瞥向手上的链子,犹疑了一下,还是让这玩意变成了渣。

    虽然这么做可能更加触怒芈煦,但让她认清现实也好。

    “你知道这些东西是困不住我的。”

    镣铐消失的瞬间,芈煦果然低沉下眸子,唇角泛冷:“哦?”

    玄妙的波动自她身上传开,系统声音凝重:“主人,注意分寸,她要开大了。”

    “嗯,看得出来,今天我就振一振夫纲,让娘子尝尝家法的厉害。”

    “……”

    望着跃跃欲试的主.zyxta.子,系统劝道:“要不咱忍忍?反正都要睡在一起的,不磕碜。”

    “行了,我自有办法,再说了,你看她现在像是会和我讲道理的样子吗?”

    “那您打算怎么做?”

    “啧,我倒挺想看她翻白眼的样子。”

    “……”

    系统表示它好像不怎么纯洁了。

    “好,很好!”芈煦脸色阴沉:“你就这么想离开我?还是说自始至终你都想着别的女人?”

    不得不说,芈煦发怒还是挺可怕的,声势骇人,压迫感十足。

    宁玉也挺复杂,媳妇不记得自己就算了,还说她自己是别的女人,我醋我自己?

    “唉~”

    叹息声落下,宁玉消失,虽然芈煦第一时间封住了空间,但他的声音还是如约在耳畔响起:

    “我速度挺快,你封不住的。”

    宁玉虚浮在空中半抱着佳人,嗅到她的气息后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耳垂。

    在芈煦有下一步动作之前,轻轻拂过她的锁骨。

    “要不是你前几天挑逗我,我还真不一定找到碎片位置,藏在这样的地方,你这是专门等我来取啊,嗯?”

    明明似情人间的耳语,芈煦却陡然僵住,谈笑间她与一直佩戴的玉块再无联系。

    见她不再反抗,宁玉兴奋了,得意一笑,感觉夫纲大振。

    接着眼神一肃,和芈煦面对面凶巴巴道:“哼哼,以后还敢违抗为夫吗?”

    芈煦咬唇不答。

    啪~

    “说话。”

    “呀!”.jsshcxx.芈煦捂住身后,表情气恼。

    但宁玉丝毫不慌,手上动作不停,直叫佳人俏目含春,气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宁玉只感觉整个人都通透了,欺负老婆要趁早,上面的感觉真棒。

    见芈煦一副娇滴滴的女儿态,没忍住又抱着亲了几口才罢休,几个月的思念得以释放,没人知道当他得知一直思念的人在身边时有多高兴,哪怕她现在存在的方式让人存疑。

    “现在能听我说了吧?”亲热之余,宁玉也没忘了正事,思想工作还是得做,必须让她心甘情愿放自己走。

    芈煦点了点头,各种诸如发怒等负面情绪早被宁玉的缱绻消除,她只感觉欢喜。

    但宁玉第一句话又让她心慌了一下。

    “我还是要走的。”宁玉轻轻安抚:“别急,我是去做很重要的事情,离开只是暂时的,再说了,你在这里等我,我怎么舍得不回来?”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不要骗我。”芈煦表情柔弱。

    “不骗你。”

    “可我不想跟你分开,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我感觉是你抛下了我,我已经等你好多年了,不要再抛下我好不好?”

    “净说胡话,你才多少岁,呃,再说当时明明跟你通过电话的,你自己不记得了好不好。”

    “什么?”

    “哎呀,你以后就知道了。”

    “可……可是……”

    “听话,好不好?”宁玉颇为亲昵的抵住她额头,轻声哄着:“其实并没有别的女人,我叫的如仪就是你,只是你不记得罢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这个诅咒太棒了〕〔从姑获鸟开始〕〔稳住别浪〕〔镇妖博物馆〕〔某美漫的传奇人生〕〔重生江志浩〕〔夜的命名术〕〔我儿快拼爹〕〔十方武圣〕〔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梭在轮回乐园〕〔赘婿天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