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争宋〕〔遇见你遇见白月光〕〔九八年暖又甜〕〔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夫人你已被逮捕了〕〔巧女喜当家〕〔九零空间福运妻〕〔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农门小恶女〕〔带上女儿去修仙〕〔轮回守望者〕〔校草居然是你前男〕〔家有悍妻怎么破〕〔万古丹帝〕〔三国之帝霸万界系〕〔对着剑说〕〔厨子不想当皇帝〕〔我是洪荒第一人〕〔世界第一巨星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二百一十八章 唯一的绿脸俑 (二合一章,今日更新完毕)
    在华夏境内,京城是当之无愧的“博物馆之城”,拥有各类博物馆多达157家。

    当然,除了京城本身拥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之外,还跟它是华夏首都有很大的关系。

    紧随京城其后的,则是魔都,拥有107家各类博物馆。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它是文化交流极度频繁的地区。

    排在第三的,是蜀省省会城市蓉城,有96家博物馆。

    第四位就是长安了,它拥有91家各类博物馆。

    作为十三朝古都,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除了京城可以与之相媲美外,其他城市都不及它。

    不说别的,光是一个秦始皇兵马俑的发现,就已经震惊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二十世纪考古史上的伟大发现。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是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为基础,以秦始皇帝陵遗址公园(丽山园)为依托的一座大型遗址博物院。

    它是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同时也是首批国家5a级景区,每天都有无数慕名而来的游客,前来一睹这珍贵的人类文化财富。

    向南站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前,愣了好半天:

    “老师说挖了坑给我跳,是打算让我修复几天兵马俑吗?”

    他正想着,已经和朱远舟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的江易鸿回身朝向南招了招手,笑道:

    “别傻愣着了,赶紧进去吧。”

    向南闻言,顿时反应了过来,连忙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不想了,既然老师挖了坑,那我就跳,反正他不会坑我就对了。

    “不过,如果真要是能让我修复一段时间兵马俑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要知道,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如今发掘出了一、二、三号3个兵马俑坑。

    一号坑是一个以战车和步兵相间的主力军阵,总面积14260平方米,约有6000个真人大小的陶俑。

    然而直到现在,一号坑都还没有发掘完呢。

    这要是让向南进去了,估计他能在里面待个好几年。

    当然,前提是不能让他闲下来,一闲下来,那得多无趣?

    江易鸿、朱远舟和向南三人刚来到博物馆大门口,一位四十出头的儒雅中年就出现了,他笑着朝江易鸿和朱远舟拱了拱手,笑道:

    “江教授、朱先生,我老师他们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

    说着,又对站在两人身后的向南点头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这儒雅中年,是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副馆长陶屹雷,也是博物馆兵马俑修复团队的负责人。

    陶屹雷也是一位古陶瓷修复专家,但他最擅长的,还是古陶器一类的修复。

    他口中所说的老师,不是别人,正是陕省文物局的老局长、古陶瓷修复老专家吴振峰。

    江易鸿跟陶屹雷并不是太熟悉,笑了笑没有说话。

    可朱远舟是地头蛇啊,他在本地的文博圈子里也是很吃得开的,听了之后,便“哼哼”了两声,打趣道:

    “吴老头倒是挺大架子,自己躲在里面不出来,让徒弟出来接我们。”

    陶屹雷闻言也笑了起来,正要解释两句,身后就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

    “朱老头,你又在说我什么坏话了?我可都听到了。”

    几个转头一看,只见吴振峰和夏振宇两位老专家,正一脸笑意地从里面走了出去。

    朱远舟撇了撇嘴,说道:“你都听到了,还问我干什么?真是多此一举!”

    几位老人一边斗着嘴,一边往博物馆的会议室走去。

    向南则和陶屹雷一起,跟在了后面。

    陶屹雷打量了一下向南,笑道:“向专家,真是久仰大名了。”

    “不敢当,不敢当。”

    向南连连摆手,一脸谦逊地笑道,“我陶馆长面前,我还只是个后学末进。”

    “向专家太谦虚了。”

    陶屹雷笑着摇了摇头,一脸赞叹,“像你这么年轻就能成为古书画修复领域的专家,整个华夏就你一个,更别说,你在古陶瓷修复领域上,还有不亚于古书画修复领域的技术水准……说一句千年难得一见,丝毫不过分哪!”

    “陶馆长,你可别替我吹了,再吹下去,我怕我要爆炸了。”

    向南连连朝着陶屹雷拱手求饶,你可别吹了,咱这小身板,受不了啊。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他可不傻,陶屹雷这么说,明摆着是向自己示好。

    那么,问题来了——

    陶屹雷自己本身就是专家,又是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副馆长,而且还有个老师吴振峰是陕省文物局的老局长,可谓是位高权重、背景深厚啊,他凭什么向自己示好?

    这个问题细究下去,其实也很简单。

    陶屹雷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主要负责什么工作?

    兵马俑的修复与维护工作呀!

    这答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么?

    向南是很希望能够有机会参与修复兵马俑,但要留在这里工作,那他肯定不愿意的。

    太受约束了!

    而且,还一直只有兵马俑可以修复,那他之前苦练古书画修复技艺到底是为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向南还想着窥探一番其他文物领域的精彩历史呢,早早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博物馆里,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听到向南这么一说,陶屹雷也就笑了笑,没再继续“吹捧”了。

    说实在的,让他去吹捧一个看起来比他儿子也就大几岁的小年轻,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笑着问道:“向专家,你也来了几天了,对长安有什么感受?”

    “肉夹馍挺好吃。”

    向南脱口而出,说完又笑了笑,“别的感受就没有了,一来就只顾着比赛了,除了长安博物馆,哪儿都没去成。”

    “那你这趟可就来亏了。”

    陶屹雷哈哈大笑起来,他伸手扶了扶眼镜,点了点头,建议道:“嗯,长安的大雁塔、小雁塔,还有明城墙,都可以去走一走看一看,感受一下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

    “好,谢谢陶馆长。”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陶屹雷说的这些地方,有时间的确是应该去看看。

    两人一路聊着,很快就到了博物馆的会议室里,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等大家都坐下来之后,江易鸿这才开口笑道:“吴老头,怎么样,搞定了没有?”

    “没搞定,我还让你们专程跑到这里来一趟?”

    吴振峰撇了撇嘴,一脸鄙夷地看了江易鸿一眼,然后转头对陶屹雷说道,“小陶,你给他们说说。”

    “好的,老师。”

    陶屹雷应了一声,又对江易鸿等人点了点头,笑道,“我代表博物馆热烈欢迎向南向专家,前来指导工作……”

    “过了,过了,向南在古陶瓷修复方面还是个实习生,可不是什么专家!”

    向南还没反应过来,江易鸿就皱着眉头摆了摆手,打断了陶屹雷的话,“一个实习生,有什么资格来指导工作?这话传出去,是要闹出大笑话的!”

    江易鸿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顿了一顿,又朝陶屹雷笑了笑,继续说道,“陶馆长啊,向南就是来学习的,你们可别把他抬得太高啊,这脚下太虚了,容易摔下来啊!”

    “嗯,老江的话也有道理,向南虽然是古书画修复专家,但他现在是来修复兵马俑的,那他就不是专家了。”

    吴振峰听了江易鸿的话后,也是点了点头,对陶屹雷说道,“不用搞得那么务虚,实在一点,一会儿你就带着向南去兵马俑的修复现场看一看,熟悉熟悉环境。”

    “好。”

    陶屹雷也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应了一声。

    “向南,你有什么想法?”

    江易鸿这时候才转头看了看向南,笑眯眯地说道,“坑我是给你准备好了,跳不跳就看你自己了。”

    “跳!”

    尽管在进来之前,向南已经有所预料了,可亲耳听到陶屹雷这么说,那感觉自然不一样。

    欣喜若狂倒不至于,但开心是肯定的。

    想了想,他又一脸期待地看向江易鸿、吴振峰和陶屹雷等人,问道,“我能在这边学习多久?”

    “哈哈,你想学习多久就多久。”

    吴振峰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立刻回了一句,“嗯,就算你想留下来工作,我们也是举双手欢迎的。”

    “你想得倒是挺美。”

    江易鸿瞥了一眼吴振峰,一脸得意地说道,“我们向南还要读直博的,哪像你,没文化。”

    “唔,读书啊,那还是要的。”

    吴振峰也不跟江易鸿斗嘴,点了点头,又对陶屹雷说道,“你现在就带向南过去吧。”

    “好,那各位前辈老师先聊着,我带向南去转一转。”

    说着,陶屹雷就朝向南示意了一眼,率先出了会议室。

    跟这些老头们在一起,压力太大,还是跟年轻人待在一起自在啊!

    出了会议室,陶屹雷就恢复了之前的那幅淡定儒雅,抬手向前一指,便对向南说道:

    “向专家,我先带你去看看展厅吧,那里有一部分单独陈列出来的陶俑。”

    “行,我跟着你走就可以了。”

    向南点了点头,又说道,“你还是叫我名字吧,‘专家’听着太生分。”

    “好,那我就喊你向南。”陶屹雷笑了起来,“你也别喊我陶馆长了,更何况我还是个副的,你要不是嫌弃,叫我一声陶大哥,或者老陶都可以。”

    两个一路聊着,就来到了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陈列厅。

    陈列厅里面,矗立着一个个玻璃展柜,里面安放着各种类型的兵马俑,有数量稀少的将军俑,也有车士俑、武士俑、军吏俑,还有立射俑和跪射俑。

    每一个兵马俑的相貌、体型、身高,甚至是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从这里也能看出,当年古代的工匠们精湛的技艺,以及在烧制这些兵马俑时的用心程度。

    行走在这些兵马俑之间,向南仿佛看见了无数身披葛衣,头顶束发的工匠们,在有条不紊地制模、翻印、塑形、彩绘,然后一批一批地将这些形状、姿态各异的陶俑送入窑口烧制。

    他也仿佛听见了窑工们的哀叹声,监工们的呵斥声,奴隶们的哭嚎声……

    这一幕幕一声声,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呈现在了向南的眼前。

    “向南,这里还有一个千年之谜哦!”

    在陈列厅里看了一阵,陶屹雷忽然笑了一下,指了指前面对向南说道。

    “哦?什么千年之谜?”

    向南对兵马俑这一块了解还真不多,此刻听到陶屹雷这么说,也是有些好奇。

    陶屹雷也不多说,又向前走了一阵,指着一尊跪射俑笑道:

    “你来看看,这尊跪射俑有什么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向南看了看陶屹雷,然后转头仔细观察着这尊跪射俑,看着看着,他忽然明白过来了,转头对陶屹雷说道,“你指的是,这跪射俑的脸是绿色的?”

    “不错,这是一尊绿脸俑。”

    陶屹雷点了点头,笑道,“这尊绿脸俑,是在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东北部的跪射俑军阵中发现的。”

    “当时,发掘兵马俑的考古专家对此疑惑不解,因为这是从秦兵马俑挖掘出土的唯一一尊绿脸俑。”

    他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到现在为止,文物专家们谁也不能确定,为什么这尊俑的面部要施以绿色颜料,这个秘密,估计也只有当时烧制这尊绿脸俑的工人才清楚了。”

    “这倒是很有意思。”

    向南又仔细看了看这尊绿脸俑,整个陶俑身上都施以彩绘,尤其是面部彩绘完整,白色眼白,黑色瞳孔,双目炯炯有神。

    不同于其他陶俑的淡粉色,这尊绿脸俑淡绿面色尤其引人注目。

    他心道,我是肯定能揭开这个秘密,但就算我说出了正确答案,估计也没人会相信。

    当然,这话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可没打算用“回溯时光之眼”去解开这个谜底。

    “这尊绿脸俑,平日里可是控制得相当严格的,咱们年年都有兵马俑到国外去展出,但这只绿脸俑只去过一次宝岛。”陶屹雷笑道,“你今天能够看得到,纯属运气。”

    向南也笑了起来,开玩笑似的说道:“我运气一向不错啊。”

    两个人在陈列厅里又逛了一圈,陶屹雷便说道:“走吧,咱们去一号坑看一看。”

    两人出了陈列厅,一路径直来到了一号坑遗址大厅。

    一进入游客通道,向南便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幕给震住了:

    在一片极其空旷的场地上,横正竖直的坑道之中,无数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兵马俑,便如同整装待发的百仗之师,一阵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仿佛只需要秦始皇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奋勇向前,斩杀一切来犯之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科举兴家:首辅小〕〔重生最强丹帝〕〔天价宠婚:霍总的〕〔医武兵王混乡村〕〔极品逍遥少年〕〔元仙纪〕〔万界无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