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争宋〕〔遇见你遇见白月光〕〔九八年暖又甜〕〔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夫人你已被逮捕了〕〔巧女喜当家〕〔九零空间福运妻〕〔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农门小恶女〕〔带上女儿去修仙〕〔轮回守望者〕〔校草居然是你前男〕〔家有悍妻怎么破〕〔万古丹帝〕〔三国之帝霸万界系〕〔对着剑说〕〔厨子不想当皇帝〕〔我是洪荒第一人〕〔世界第一巨星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九十一章 有意思的古画
    北宋画家崔白的画?

    听了吴茉莉的话,向南顿时了然。

    难怪会让他来负责这幅画的接笔工作,原来是北宋的画。

    向南给国宝《千里江山图》接笔的事,虽然不能说是人人皆知,但在圈内基本上也是传遍了。

    毕竟,这件事当初可是召集了全国各地的接笔高手们齐聚京城,而且还相互切磋了一番的。

    可到了最后,这接笔的任务还是落在了向南的头上。

    更重要的是,向南很年轻,而且接笔的效果几乎无可挑剔。

    这么一件大事,谁要是说不知道,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文博界里混饭吃。

    而《千里江山图》,就是北宋时期的古画!

    一般情况下,专业接笔的人都是临摹高手。

    而临摹高手,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往往只会钻研某一个时代或者某一个方向,甚至是某一个名人的画。

    比如说,有的人会专门临摹北宋时期的青绿山水画,有的人则是专注临摹白石老人的画,不一而足。

    至于向南,他实际上并没有太专注的方面,发展得算是比较均衡。

    可由于他常常出人意表,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印象,所以这次吴茉莉接到修复北宋画家崔白的《双喜图》时,脑子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向南。

    北宋=向南,向南=北宋?

    吴茉莉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奇怪的等式,她笑道:“这幅画,你应该听过吧?”

    “听过。”

    向南点了点头,一脸向往,“这幅画,很有意思啊!”

    崔白的《双喜图》,向南之前并没有看过真迹,只在网络上看到过相关的照片,还不是很清晰。

    在那幅《双喜图》里,描绘的是一副深秋的场景。

    枯木衰草,落叶凋零,两只喜鹊和一只灰兔对峙,呈现出一派秋风肃杀的冷峭凄凉景象,令人顿生寒意。

    然而有意思的是,就这样一幅肃杀、凄凉的画,取的名字却是《双喜图》,这其中的意味,就颇耐人寻味了。

    第二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双喜图》上有清代《石渠宝笈初编》著录,题为《宋人双喜图轴》。

    后世认为,可能是因作者题款字小又很隐蔽,未被人发现,所以题为“宋人”。

    《双喜图》上的题款,到底有多隐蔽呢?

    崔白签上去的这一款识,就藏在画中树干的纹理之中——“嘉祐辛丑年崔白笔”。

    如果不细心一点,还真是看不出来!

    崔白为什么要把题款藏得这么严实?

    他还有这种恶趣味?

    实际上,宋朝画家已经开始在画作上题上自己的名字了,只是为了不破坏整体画作的美感,他们都会找一个特别隐蔽的地方签上款识。

    五代及北宋画家李成《读碑窠石图》藏“李成画树石,王晓补人物”于画中残碑之侧面。

    再如南宋画家李唐《万壑松风图》隐款“皇宋宣和甲辰春,河阳李唐笔”于远处山峰之中;而《采薇图》则藏款“河阳李唐画伯夷,叔齐”于石壁之上。

    但是,崔白的用意仅仅只是如此吗?

    看到向南站在那里想得出神,吴茉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傻弟弟,明天就可以看到那幅画了,现在就别想了,再想也看不到,博物馆都关门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吴茉莉的心里也在感慨,俗话说,成功的人大多相似,失败的人各有各的瑕疵。

    这话说得真是太有道理了。

    像向南一样,对文物修复如此专注,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与之相关的事和物,也难怪他年纪轻轻就能够取得这么高的成就。

    向南没有注意到吴茉莉的异常,而是自顾自地问道:“吴姐,《双喜图》现在修复到什么地步了?”

    “哦,这幅图是两个月前就送来了。”

    被向南这么一问,吴茉莉顿时回过神来,说道,“两个月前,我就带着人开始着手修复了,如今画芯的修补工作已经快要完成,所以前几天就开始物色接笔人选。”

    说着,吴茉莉笑了起来,问道,“向南,你不会怪老姐没事给你找事吧?”

    “怎么会?”

    向南挑了挑眉,也笑道,“最近也正好没什么事,再说了,我也一直想来湘楚看一看,这次正好就过来了。”

    “你会没什么事?”

    吴茉莉一脸惊讶,夸张地说道,“我看你是恨不得就住在博物馆里,天天都有无数的文物给你修,你才会满意吧?”

    向南原本打算出去走走的,这一下问到了将要接笔的画作是《双喜图》,心里面就忍不住跃跃欲试了起来,连散心的心思都没了。

    干脆就和吴茉莉两个人坐在酒店大堂一角的沙发上,闲聊了起来。

    晚饭的时候,楚天遥又让人开着那辆考斯特,将三位专家带到湘江边上的一处颇为高档的酒店,吃了一顿极具湘江特色的饭菜。

    什么口味虾呀,剁椒鱼头呀,毛氏红烧肉呀……一道道油汪汪、红艳艳,香气扑鼻的菜色,让人看了都垂涎欲滴。

    刘其正都只吃了一点蔬菜和其他不带辣椒的菜,口味虾和剁椒鱼头,他是敬谢不敏,估计是曾经被辣怕了。

    也是,魔都本帮菜口味偏甜,连肉包子都是甜的。

    在魔都生活了一辈子,习惯了这种口味的刘其正,忽然让他吃辣,那比杀了他该难受。

    孙福民还好一点,什么菜都尝了一下,但也不敢多吃。

    湘楚菜给他的感觉是,所有菜都只有一个味道,那就是辣。

    倒是向南,百无禁忌,吃得满头大汗。

    他虽然美怎么出过金陵,但现在满大街都是火锅和川菜馆,吃辣也不是第一次了,习惯得很。

    席间,湘楚博物馆的正副馆长和文保中心的主任一行人,都来到酒店的包厢里给大家敬了酒。

    原本,博物馆方面是打算举行一次盛大的欢迎宴的,毕竟三位国家级专家莅临,这对于湘楚博物馆来说,算得上是很重大的事情了。

    但刘其正和孙福民一再婉拒,强调他们两个老头子只是来旅游,来散散心的,就不给博物馆的各位领导们添乱了。

    博物馆方面见他们确实是不愿意,也就懒得折腾了,但该到的礼数还是要到的。

    因此,在嘱托楚天遥等人一定要做好专家们的接待工作的同时,又在晚饭时亲自跑了一趟,给各位专家们敬酒。

    这一餐吃得也算是宾主尽欢,吃完饭后,向南几个人就回了宾馆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三个人就在楚天遥和吴茉莉的陪同下,来到了湘楚博物馆。

    向南也是精神奕奕,心中充满了期待感。

    终于要看到那幅《双喜图》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科举兴家:首辅小〕〔重生最强丹帝〕〔天价宠婚:霍总的〕〔医武兵王混乡村〕〔极品逍遥少年〕〔元仙纪〕〔万界无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