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争宋〕〔遇见你遇见白月光〕〔九八年暖又甜〕〔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夫人你已被逮捕了〕〔巧女喜当家〕〔九零空间福运妻〕〔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农门小恶女〕〔带上女儿去修仙〕〔轮回守望者〕〔校草居然是你前男〕〔家有悍妻怎么破〕〔万古丹帝〕〔三国之帝霸万界系〕〔对着剑说〕〔厨子不想当皇帝〕〔我是洪荒第一人〕〔世界第一巨星
江西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九十三章 丑郎君李玮
    “去去去,快干活去!”

    吴茉莉眉毛一竖,眼睛一瞪,“再闹再闹,小心我扣你们的绩效工资!”

    她是古书画修复中心的主任,手里还是有点权力的,其他人虽然不怕她,但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给领导一个面子的,都嘻嘻哈哈地回去工作了。

    等他们离开了,吴茉莉怕向南不开心,连忙转过头来,对向南解释道:

    “这群猴子,就是没礼貌,让你见笑了啊!”

    “怎么会?”

    向南笑着说道,“吴姐还是很有能力的,这工作氛围多融洽啊!”

    两个人边走边聊,很快就穿过修复中心公共区域,来到里面一个单独的修复室里。

    这间修复室里,只摆放了一张大红长案,显然是专门用来修复一些价值高昂的名贵古书画的。

    此刻,这张长案上正摆放着一幅古画的画芯,一位身材瘦小的男子,正趴在画芯之前,手里拿着竹镊子,小心翼翼地修补着上面的破洞。

    “老朱,歇一会儿。”

    吴茉莉一进门,就敲了敲门板喊了一声,又转身对向南介绍道,“老朱是我们书画修复中心的老员工了,技术也是相当过硬的。这两个月以来,《双喜图》的修复工作,都是我们两个人在做。”

    向南点了点头,朝老朱看了过去。

    此时,老朱也直起了腰,他使劲敲了敲后背,龇牙咧嘴地说道:“再这么干个十年,估计这老腰就得废了。”

    一转身,他就看到了向南,吴茉莉都还没来得及介绍,老朱就连忙伸出了双手,一把握住向南的右手,惊喜地说道:

    “你是向南,向专家!我在电视上看过你,也看过你修复古画的视频!久仰大名啊!”

    “朱师傅过奖了。”

    向南一脸谦虚,又指了指长案上的那幅画芯,问道,“这画芯,修补完了吗?”

    “还差一点,今天晚上加加班,就差不多了。忙活了两个来月,真是累惨了。”

    老朱一脸感慨,忽然他像刚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笑道,“向专家,既然你人都来了,能不能帮忙指点指点,这幅画到目前为止,修复得如何?”

    一旁的吴茉莉顿时笑了起来,说道:“老朱,你怎么傻了?咱们请向专家来,可不就是为了这幅画吗?”

    “指点谈不上,咱们互相交流吧。”

    向南说着,也不客气,上前一步,开始认真看了起来。

    这是向南第一次看见《双喜图》的真迹。

    整个画面,呈现出的是一种深秋萧瑟的场景。

    画面前方是一只皮毛褐黄色的兔子停在草坡上,仿佛听到什么声音,好奇地转过头向上看。

    顺着兔子的视线看过去,一株枯树上正有两只长尾巴的喜鹊,张着嘴叫着飞下来,兔子一脸惊恐,彼此呼应。

    枯叶、枯草、竹叶,向着一个方向不停翻飞,表现出了秋风瑟瑟的意境。

    虽名为“双喜”,却是毫无喜意。

    向南忍了一忍,却是没忍住,“回溯时光之眼”瞬间开启。

    ……

    北宋嘉祐二年(1057年)四月,春意盎然,柳枝吐绿。

    这一日,阳光正好,汴京城里商贾云集,游人如织,都城之内,一片热闹繁华的景象。

    在一处离皇城有些距离的街巷里,一名两鬓斑白,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正拿着鸡毛掸子,在店铺里不紧不慢地掸着柜台桌椅上的灰尘。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须眉皆白的老者,一进门便爽朗地大笑起来:“子西兄,你一堂堂画师,岂可做此等微末小事?”

    灰袍老者也没回头,淡淡一笑:“叔予兄,数日不见,又精神了不少,莫非是遇上了什么喜事?”

    这灰袍老者,名叫崔白,字子西,濠州人氏。

    他早年迫于生活,跟人学习作画,成了一名画工,以此为生计。

    古代画工,指的是在别人花钱聘请的情况下创作画作的画家,他们所作的画,大部分情况下是不能够落款的。

    崔白天资聪颖,又肯钻研,所作画作颇有新意,深受士大夫阶层的喜爱,不少人甚至还为崔白不得赏识、依旧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而打抱不平。

    年前时,崔白感于年岁不饶人,遂以平日积攒的画资,在汴梁外城稍显清净之处,购得一处门面,前店后院,算是定居都城,结束了半生漂泊无定的生活。

    这白眉老者,名为吕顾,字叔予,家就在崔白左近。

    吕顾虽不擅长绘画,却也颇懂画理,时常前来与崔白讨论,闲暇之余,便饮茶煮酒,谈天论地,倒与崔白颇为投缘。

    “我是无甚喜可言。”

    吕顾摇头晃脑,朝皇宫的方向指了指,“官家倒是有大喜。”

    崔白对此不置可否,他对皇家之事,本就不甚热心,再加上终日沉迷于作画,深居简行,倒也没听到什么消息。

    见崔白一副淡然的模样,吕顾摇了摇头:“你呀你呀!不入世,怎出尘?”

    “今日,皇宫之中彩旗招展,丝竹之声喧天,文武百官、皇亲国戚皆是盛装入宫而去,你可知是何故?”

    崔白已经掸完了灰尘,他见吕顾说得兴致盎然,唾沫横飞,也不忍扫了他的兴,便接了一句:“何故?”

    “是福康公主的册封礼,官家晋封福康公主为兖国公主了!”

    吕顾说得那叫一个眉飞色舞,仿佛被册封的那个人是他一样,“官家还花费了数十万缗钱,为公主建造府邸!啧啧,数十万钱造的府邸,该是何等奢华壮观?”

    崔白听了,眉头挑了挑,这倒还算得上一件大事。

    当然,这大事指的并不是官家花了数十万缗钱为公主造府邸,而是福康公主的册封礼。

    自宋太祖赵匡胤建立大宋朝至今,历经近百年时间,还从未曾出现过有册封礼的公主,如此一来,福康公主就成了宋朝第一个行册封礼的公主了。

    早听闻官家对福康公主宠爱有加,谁知竟是宠爱到了如此地步。

    不过,官家为何会忽然册封福康公主?

    要知道,皇家行事,从来不会无的放矢,其中必有缘由!

    果然,吕顾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崔白恍然大悟:“官家严令,公主府邸须于年内完工,届时,公主将与驸马李玮完婚!”

    崔白忍不住问了一句:“哪个李玮?”

    “还能是哪个李玮?”

    吕顾看了崔白一眼,哈哈笑道,“不就是那个‘丑郎君’李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科举兴家:首辅小〕〔重生最强丹帝〕〔天价宠婚:霍总的〕〔医武兵王混乡村〕〔极品逍遥少年〕〔元仙纪〕〔万界无道
  sitemap